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大道争锋 > 《大道争锋》正文 第四十四章声非寂绝波未平

第四十四章声非寂绝波未平

    参霄道人见曜汉相邀,心中也是有些意动。

    就算回去之后,他因此番功劳还回了自由身,可张衍方才击退那位存在,声威正盛不说,法力也必然因此再提升一截,他已然不可能再去打造化之地的主意了,那与其在后者门下伏低做小,那还不如换一个地界,那不定还有什么机会。

    只是若要做成此事,他一个人是不成的,于是看向玄澈道人,道:“道友如何说?”

    玄澈道人细想一下,下来要还是躲在布须天中,那是永无出头之日,而且他身为太冥祖师亲传弟子,那是绝不可能屈从张衍的,四域造化之地有主,他也不可能再抢夺回来,去得外间,或许也是一个选择。

    他其实也存着与参霄道人一样的心思,且因为他还有太冥祖师伟力可以调用,只要条件允许,骤然发难,是的确有可能反客为主的。

    现在唯一顾虑是,那处托庇之地是否当真如对方所言,可以与布须天相比较?要只是一处寻常造化之地,却还不值得他这般付出。

    曜汉道人看出两人所想,笑道:“两位尽管放心,我方才所言,并无丝毫虚语,纵然外间斗战激烈,身后那处托庇之地也未曾受得丝毫波及。”

    参霄道人与玄澈道人神意对言了几句,便是确定下来,道:“那好,我与壬都道友愿意随道友而去。”

    玄澈道人也是点头道:“我亦同往,”说着,他抬手一礼,“到时还需道友多多照应了。”

    曜汉道人客气还了一礼,道:“哪里哪里,能得两位到我那里,我与域中道友都是无任欢迎。”

    在与两人交代过后,他转过身来,对张衍打个稽首,神情稍正,道:“我有一言受人请托,有几句话要对道友言说。”

    张衍知他今回突然现身,当不会只是为了这几人而来,便道:“尊驾请言。”

    曜汉道人道:“道友此次将那一位存在逐退,并使得神元三分,这固然是有功,可实际上仍无法阻止其侵夺诸有之势,只是使其往后延缓,这个道理道友想来不难明白。”

    张衍道:“贫道也略微猜到了这一位来历,本也未曾指望能将其如何,不过我既能逐退那位存在一次,往后不见得不可再做得一次。”

    曜汉道人点头道:“若是道友,确有可能做得此事,那位同道托告知道友一声,望道友就此收手,今后若真要阻止这一位,那不妨修行到此为止,不要再去追觅更上一层境界了,否则这只会令那一位更快恢复元气。”

    张衍冷哂一声,道:“道友可回言于他,贫道修持与他何干,若他觉得不妥,大可亲自来寻贫道理论。”

    他方才看得十分清楚,曜汉道人同样是从那处镜湖之中走出来的,其口中所言那位道友极有可能就是那无面道人,就算不是,也当与之有关。

    此辈之保守他之前领教过了,其不敢去阻止那位存在,却偏要让他百般退让,说来也不过是畏强欺弱罢了。

    若他也有随时倾灭此辈的能耐,此辈又何敢多言半句?

    曜汉真人呵呵一笑,道:“我此行只是负责把话带到,这位道友之言,也非我之意,不过我有一言要请教道友,对于那一位存在化出的两具分身,道友又是如何思量的?”

    张衍看他一眼,淡笑道:“哦?不知道友有何想法?”..

    曜汉道人言道:“不瞒道友,就在我方才出得托庇之地时,其中一具化身却是向我等请求托庇,只是被我等回绝了。”

    张衍思考了一下,道:“贫道亦不会如此做。”

    那位存在剩下的最强一具化身可称得上是“元身”了,比之原来,实力的确是削弱了不少,其肯定是要将被分斩出去的分身吞夺回来的,如此才能重新回至巅峰,若是他的想法,这两个分身不但不能上去镇压,还要设法相助一把,令其等躲避元身追索。

    可是要说让其托庇入布须天中,那也是绝然不行的。

    他倒不是怕那位存在的元主之神找来,凭对方现在能耐,并不能把他怎么样,就算那位道人不在,他也敢出去与之放对,只是其分身再是如何,同样也拥有吞夺诸有之能,一样是诸有诸灵的威胁,要是放了进来,那就是开门揖盗了。

    曜汉道人道一声好,但又问了一句,“那若有人如此做呢?”

    张衍目光微闪,但凡拥有造化之地之人,相信应当都是明白这个道理,可有些事不是自家认为不会发生便不会发生的,他道:“自当设法劝说,若是劝说不成,那也只好出手阻止了。”

    曜汉道人深沉一笑,道:“望道友记得今日之言。”

    张衍这时道:“我观道友,方才似是从那方镜湖之中出来的?”

    曜汉真人笑了一笑,道:“道友若有闲暇,不妨上门一叙,让我一尽地主之谊,”

    张衍看他一眼,道:“有暇自当前来拜访。”

    曜汉道人道一声好,随后打个稽首,道:“那便与道友拜别了。“

    说完之后,他便带着参霄三人离去了,只是一晃,身影就没入了那镜湖之中。

    张衍看着那方地界,心中转过几个念头,稍候才转身过来,问道:“那一位而今退走,诸位下来待往何处去?”

    神常道人打个稽首,道:“我等恐怕还要叨扰道友一阵。”

    青圣道人没有犹豫,道:“只要那位存在不曾彻底斩除,那我等便只能托庇于道友这处了。”

    余下诸人不觉都是点头。

    虽说那位已被逐退,虚寂之中看来没什么危险,可那只是暂且退走罢了,并不是当真被镇压了,那元身仍是保留着那名存在的绝大部分力量,纵然现在不敌他们联手,可那倾夺诸有之能还是依旧存在的。

    再则,今次驱逐此人亦有他们一份,要是离开托庇之地,万一被其等找上门来,那可不是什么好事。而在造化之地内修行便不同了,既可后顾无忧,又有同道可以切磋论道,不知比在虚寂之中好上多少倍。

    张衍见此,笑了一笑,便转动造化伟力,带着众人往布须天中回返,须臾之间,便落回那方聚议大殿之内,在稍作交代后,就由得众人自去,他留得一具分身在此看顾,正身则是准备回去消化此次战果。

    全道二人离了大殿后,就回了自家驻地,待坐定下来,銮方冷笑道:“曜汉之辈,先前坐观不动,不曾出来对抗那位存在,现在却是冒了出来。”

    秉空道:“由得他去,只要寻得造化残片后,其不来碍我就是。”

    銮方道:“这却不可能,之前慑于那位存在威能,此辈不敢做得此事,现在可没那么多顾虑。”

    他感到不满的是,他们跟随张衍辛辛苦苦打退了那位存在,现在却反倒让曜汉这等不曾出力之辈捡了便宜去。

    秉空道:“道友可是顾虑参霄等人?”

    銮方道:“正是如此,曜汉等人本就胜我一筹,现在又得了这三人相助,要是再与我相争,我二人又怎斗得过此辈?”

    秉空略作沉吟,道:“我等也不是没有援手,若得青圣道友相助,也不惧他。”

    銮方道:“我以为,若得玄元道友相助,此辈又岂敢与我相争?便是不成,也可邀得神常道友他们过来相助。”

    秉空摇头道:“此事却要舍去不少情面,现下有尘姝道友那处造化之地,我等不妨多多寻觅宝胎,这般所获好处更大,也不必与他们次次相争。”

    銮方道:“宝胎是要寻,可造化残片也不能放过,否则岂非显得我等可欺?”

    秉空想了一想,终是道:“也好,稍候我等一同,到几位道友处走上一回。”

    与此同时,尘姝却是邀得神常、簪元等人分身到她造化之地内作客,自她去往人世中走过之后,时不时去转过一圈,每次回来后,都是以人身品茶,以调和心境,现下也是同样以自身调蕴茶水奉客。

    神常品味过后,笑道:“道友心境却是比以往稳固许多了。”

    尘姝称谢一声,因对抗那位存在时见得不少玄理,自己因道行之故,难以分辨清楚,便向两人请教,神常、簪元二人也是耐心作答,同时也是相互印证。

    一番论道下来,尘姝不觉大有收获,她忽然想起一事,道:“妾身有一事请教,玄元道友放那参霄等人离去,会否对我这处不利?”

    神常道人道:“道友可是也有意离去么?”

    尘姝摇头道:“与诸位同道一起修持方才最好。”

    要找寻宝胎,凭他自己一人可是不成,与众人一道,找起来却更是容易。何况即便没有了那一位存在侵吞诸有,也不见得就没人觊觎她身后这方造化之地了,还是庇托在张衍门下为好,至少不怕有人前来招惹了。

    神常道人笑道:“那就无碍了,由得他们去也好,彼辈心思深重,留在界内也非是什么好事,纵然他们知晓道友所在,可往后只要搜寻宝胎时小心一些,便当无事。“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