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帝傥死了,他的理想,他的目标,都随着他的死而烟消云散。

    身为帝子,原本在星空古路上大有可为。

    然而,他的狂妄葬送了他本该有的锦绣前程。

    帝路残酷!

    充满了血与骨,无数天骄倒在了路上。

    而他,也只是帝路上的一个缩影。

    “死了!”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一声叹息,一位帝子,就这样陨落了,令人感叹。

    “真的镇杀了!”

    武仙发丝晶莹,浑身笼罩在圣光之中,如一尊真仙,这样自语了一句,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而他身后的追随者们则完全被震惊了,吃惊于叶帆的强大,连帝子都强势镇杀了。

    从他最后一击的淡定和从容,不难看出,他并未尽全力。

    帝子的强大是毋庸置疑的,尤其是最后,帝傥动用禁忌秘术,短暂的借用了神明大帝年轻时的战力,结果却仍旧不敌,被生生镇杀,拍成肉泥。

    难道……叶帆已经有了可以与年轻时的大帝争雄的实力了吗?

    这个猜测让他们心中悚然。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叶帆将是所有有志帝路的年轻至尊们难以逾越的一道关卡,会将很多年轻至尊挡在门外。

    小鹏皇神色凝重,战意高昂,浑身战衣猎猎作响,整个人如一柄锋利的杀剑,散发出危险的气息。

    叶帆强势镇杀帝傥,给所有年轻至尊敲响了警钟,这是一个极度危险的对手。

    想要踏上证道之路,必须要将他战败,做到同代无敌,否则他将是压在所有年轻至尊心头的一座大山。

    小鹏皇身后的追随者们噤若寒蝉,叶帆的强势深深的烙印进他们的神魂,让他们终其一生,休想有片刻能够忘记这一幕。

    霸苍天神色同样凝重,他从叶帆身上感受到了强烈的危机。

    这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对手,毫无顾忌,即便面对帝子也毫不手软,强势镇杀。

    不过,有志于帝路的他有着无敌的信念和坚不可摧的武道意志,无惧一战!

    这一刻,他眸光坚定,战意如海。

    他不惧,但是站在他身后的准帝子辛不足却吓得浑身冰冷,脸色苍白。

    叶帆摧枯拉朽一般的将帝傥强势镇杀,带给他无与伦比的冲击和震撼,手脚冰冷,如坠冰窟。

    他暗暗庆幸,当初没有和叶帆动手,否则叶帆反手就能将他镇杀,不会有丝毫悬念。

    紫樱仙子也是脸色苍白,双眼无神,她恨不得抽自己几个嘴巴子,早知道叶帆如此强大,当初说什么也得追随在他身边。

    只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能祈祷叶帆大人有大量,不会找他们算旧账,否则恐怕真的如他所说的那样,他要杀的人,天也保不住。

    木青衣等人脸色大变,一个个惶恐不安,生怕叶帆一怒之下将他们所有人全都斩了。

    毫无疑问,叶帆是有这个能力的,而且在刚才,他们为了阻止叶帆镇杀帝傥都出手了。

    以己度人,他们认为,叶帆绝不会轻易放过他们。

    将圣和霸凌两人脸色阴晴不定,像吃了死孩子一样,难看到了极点。

    身为年轻至尊,出手阻止叶帆镇杀帝傥,却徒劳无功,根本攻不破他的领域,这让他们心头发寒,隐隐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杀得好,就该如此!”

    “屡次辱我玄界试炼者,理当镇杀!”

    “帝子又如何?照样镇杀。”

    玄界众人沸腾了,一个个喜笑颜开,议论纷纷,一扫之前的颓废与阴霾。

    叶帆以一己之力,强势镇杀帝傥,为他们报了仇,挣得了荣誉,彻底出了一口鸟气。

    “叶子威武!”

    大魔激动的大吼,脸都涨红了,彻底出了心中一口闷气。

    之前他和玉蝉子两人被帝傥的追随者狂虐,早就憋着一口气呢。

    现如今,叶帆举手之间就将帝傥强势镇杀,让他心情大好。

    “我佛慈悲!”

    玉蝉子道貌岸然,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诵了一声佛号,道:“叶帆兄弟,杀得好,简直太对和尚的胃口了。”

    众人一起鄙视他,明明是大德高僧,却如此血腥暴戾,让人擦汗。

    殊不知,他血和尚的大名也是响彻星空古路,一路上不知道斩杀了多少挑衅者。

    之前在帝傥的追随者手中吃了暴亏,这口气他焉能咽得下?

    李愚儿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眼中那兴奋的光芒却将他的心情暴露无遗。

    “什么狗屁帝子,不过如此!”

    白眼狼兴奋的嗷嗷乱叫,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让降圣古星的人怎么看它都觉得腻歪。

    这家伙,典型的哪壶不开提哪壶,帝傥不可谓不强,如果不是遇到叶帆的话,换上任何一人他都未必会败。

    最后那终极禁忌秘术,连神明大帝的力量都借用了,却仍旧不敌,被强势镇杀。

    不是他不够强,而是对手太强了,二者根本不在一个档次上。

    “看什么看?说的就是那狗屁帝子,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还不是被叶小子反手镇杀?”

    白眼狼瞪眼,尾巴翘的老高,一副神气十足的样子。

    “没错,一个小小的帝子,也敢在叶小子面前张狂,不是找虐是什么?”

    黄金神龙也随之附和,一副唯白眼狼马首是瞻的小弟相。

    “不堪一击!”

    孔雀一脸冷酷的做总结陈词,言简意赅,差点将降圣古星众人气得吐血。

    出了一口恶气,玄界众人心情暴爽,一个个像是吃了十全大补药一般,精神抖擞。

    仙碑消失,空余一地血泥与晶莹的碎骨,证明帝傥曾经存在过。

    叶帆负手而立,眸光锐利如刀,越过众人,扫向木青衣、将圣和霸凌等人。

    “降圣古星所有人,现在立刻向玄界试炼者道歉,认错,并自斩一成修为,过去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我不再追究,或者,你们一起上!”

    叶帆的话语铿锵有力,强势霸道,不容置疑。

    此话一出,众皆哗然,谁也没想到,叶帆竟然如此强势霸道,逼着降圣古星所有人认错道歉,自斩一成修为。

    要知道,一成的修为对于修士来说,太珍贵了,谁肯无缘无故的自斩修为?

    这等于是自斩了一刀,从此与证道之路无缘了。

    “什么?”

    “欺人太甚!”

    将圣和霸凌两人眸露凶光,战意如汪洋一般喷薄,他们宁愿拼死一战,也绝不甘心屈辱的自斩一成修为苟活。

    “你们可以一起上,我给你们证明自己的机会。”叶帆毫不在意。

    “你……”

    两人憋屈到爆,怒火直烧九重天,他们从来没想到过,自己有一天竟然会被人如此逼迫。

    “你已经杀了帝傥,也算为临仙古星的试炼者出气了,何必欺人太甚、赶尽杀绝?”霸苍天皱眉,沉声说道。

    “你算什么东西?也敢管我的事情??”叶帆目光如刀一般扫向霸苍天。

    “你……”

    霸苍天暴怒,如一头狂狮,浑身散发出危险的气息,举拳向叶帆攻杀,拳芒浩荡,撕裂虚空。

    呼!

    叶帆不闪不避,双眸灿若星辰,如一尊大帝,气吞八荒,横扫**,生死轮回拳破灭一切阻挡,迎击过去。

    “砰!”

    毫无悬念,叶帆为求慑敌,将万千杀招融于一式,直接撞上了霸苍天的铁拳。

    “咔嚓——”

    骨骼爆响,鲜血喷溅,霸苍天整个拳头完全爆碎,化成了血泥,被叶帆一拳击碎。

    “啊!”

    霸苍天惨叫一声,身影暴退,眼眸中是无尽的惊骇。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连一招都没接下来就被叶帆震碎了拳头。

    不过这也正常,他的肉身再强,能强的过准帝兵吗?

    叶帆可是连准帝兵都击碎了,更何况他的血肉之躯。

    “唰!”

    叶帆身影没有停留,一个闪灭,如镜花水月一般,穿行在虚空之中,刹那间来到将圣和霸凌两人身边。

    “哧!”

    “哧!”

    两声轻响,叶帆以一招最为普通的野马分鬃,双手拂在两人的丹田,各打出一道神光,将他们的修为硬生生斩去一成。

    “噗!”

    两人同时喷血,脸色惨变,仅仅一瞬间便失去了一成的修为,让他们的心在滴血。

    “我跟你拼了!”

    将圣一声大吼,古铜色的肌肤闪烁着耀眼的光芒,一股霸气无边的气息弥漫开来。

    “算上我一个!”

    霸凌也怒了,将战力提升到极致,准备拼死一搏,就算是死,也要让叶帆付出巨大的代价。

    被斩去一成的修为,他们与帝路已经无缘了,除非能够寻到天材地宝,或许还有希望。

    “想死的话,我成全你们!”

    叶帆淡漠的说道,神色平静,没有丝毫波澜。

    “……”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从彼此的眼中看到了恐惧,他们毫不怀疑,叶帆会毫不犹豫的杀死他们。

    因为,降圣古星本身和玄界就是宿怨已久,杀死他们,对叶帆的心境不会有丝毫影响。

    最终,两人还是没敢动手,无比憋屈的接受了这个事实。

    在全盛时期还能被叶帆轻易的靠近,并斩去一成的修为,如果贸然动手的话,绝对有死无生。

    在生存和尊严的选择中,他们只能无奈的选择前者。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如果他们真的一时义愤,向叶帆出手的话,那么最后死的肯定是他们。

    “轮到你们了!”

    叶帆说道,冰冷的眸光向木青衣等人扫去。

    “不劳你动手,我们自斩!”

    看到将圣和霸凌两人都毫无还手之力的被叶帆斩去了一成修为,他们彻底胆寒了。

    此刻,见叶帆的目光扫向他们,顿时像是被猛兽盯上的小绵羊一般,浑身发冷。

    “哧、哧、哧……”

    木青衣等人一咬牙,直接自斩了一刀,斩去了一成修为,丝毫不敢有半点折扣。

    在叶帆眸光的注视下,他们就算是想作弊都不可能。

    自斩之后,木青衣等人一下子萎顿下来,双目无神,精神萎靡。

    ……

    ……

    ps:两更完毕,欠大家的那章,争取这两天还上。

    。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