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历史军事 >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 16第16章要求她给他织围巾

16第16章要求她给他织围巾

    江雨菲拿着多出来的毛线,对他叫道:“你把这些拿回去放着。”

    他恍若未闻,一会儿,他抱了一堆毛线过来。

    有红色的,也有白色的。

    面对她疑惑的表情,他淡淡解释道:“红色的给妈,白色的给你。”

    “那这个多出来的……”江雨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明白了一切。

    她抬头疑惑的打量他,似是要看看他是不是冒牌的。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阮天凌会主动要求她给他织围巾。

    他从头到脚的穿戴,哪一样不是名牌。

    她真的想不通,他会稀罕她织的围巾。

    阮天凌被她看得不自在,这还是他第一次有种窘迫的感觉。

    “看我做什么,有什么问题吗?”他淡淡反问她。

    江雨菲摇头:“没问题,毛线买好了,我们回去吧。”

    她不点破他,也不说要给他织,反正大家都装傻好了。

    回到家里,江雨菲拿出毛衣针,开始给爷爷织围巾。

    阮天凌看她动作娴熟,就知道她并没有说假话,她是真的会织围巾。

    她织围巾的样子很认真,柔软的长发被她别到耳后,露出她带着珍珠耳钉的小巧耳朵。

    她的脸上没有涂抹任何化妆品,眉毛修得细细的,弯弯的,长长的睫毛纤细清爽,也没有涂睫毛膏。

    红润的嘴唇透着自然的粉红,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还能看到表皮下细细的青色血管。

    阮天凌有一瞬间的出神,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不施粉黛就如此漂亮的女人。

    她的美,不光体现在她的外表上,也发自内心。

    那种女人天生的柔软端庄,被她无形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真是奇怪,以前他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她漂亮的一面呢?

    阮天凌不是一个会被外貌所迷惑的男人,他的出神也只有一刹那。

    收回思绪,他去了书房工作,江雨菲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的一举一动。

    织了几个小时,她就织了手掌长那么一截出来。

    放下围巾,她扭动脖子,伸手揉揉酸痛的地方。

    阮天凌刚好从书房回到卧室,看到她的动作,他没有什么反应,直接去了浴室洗澡。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哗啦的。

    江雨菲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打算等他出来了她就去洗。

    忽听得阮天凌在浴室叫她,“江雨菲,给我一条内~裤。”

    她动作微顿,眉心轻轻皱着,很不想给他拿他贴身的衣物。

    里面的人等了一会儿,又开口叫她:“江雨菲,给我一条内~裤!”

    江雨菲随便拿了一条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阮天凌在里面说道:“门没关,拿进来。”

    让她拿进去,怎么可能!

    江雨菲犹豫着不想进去,她的指尖捏着他的内~裤,感觉手中拿着的不是一块布料,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内心犹豫一番,她把门推开一条缝,捏着裤子的手伸进去,“给你。”

    “拿进来。”里面的人好像非要她进去。

    江雨菲没有多想,只是感觉他太爱使唤人了,他就不能多走几步过来拿吗?江雨菲拿着多出来的毛线,对他叫道:“你把这些拿回去放着。”

    他恍若未闻,一会儿,他抱了一堆毛线过来。

    有红色的,也有白色的。

    面对她疑惑的表情,他淡淡解释道:“红色的给妈,白色的给你。”

    “那这个多出来的……”江雨菲的话还没有说完,就明白了一切。

    她抬头疑惑的打量他,似是要看看他是不是冒牌的。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阮天凌会主动要求她给他织围巾。

    他从头到脚的穿戴,哪一样不是名牌。

    她真的想不通,他会稀罕她织的围巾。

    阮天凌被她看得不自在,这还是他第一次有种窘迫的感觉。

    “看我做什么,有什么问题吗?”他淡淡反问她。

    江雨菲摇头:“没问题,毛线买好了,我们回去吧。”

    她不点破他,也不说要给他织,反正大家都装傻好了。

    回到家里,江雨菲拿出毛衣针,开始给爷爷织围巾。

    阮天凌看她动作娴熟,就知道她并没有说假话,她是真的会织围巾。

    她织围巾的样子很认真,柔软的长发被她别到耳后,露出她带着珍珠耳钉的小巧耳朵。

    她的脸上没有涂抹任何化妆品,眉毛修得细细的,弯弯的,长长的睫毛纤细清爽,也没有涂睫毛膏。

    红润的嘴唇透着自然的粉红,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还能看到表皮下细细的青色血管。

    阮天凌有一瞬间的出神,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不施粉黛就如此漂亮的女人。

    她的美,不光体现在她的外表上,也发自内心。

    那种女人天生的柔软端庄,被她无形中发挥得淋漓尽致。

    真是奇怪,以前他为什么就没有发现她漂亮的一面呢?

    阮天凌不是一个会被外貌所迷惑的男人,他的出神也只有一刹那。

    收回思绪,他去了书房工作,江雨菲压根就没有注意到他的一举一动。

    织了几个小时,她就织了手掌长那么一截出来。

    放下围巾,她扭动脖子,伸手揉揉酸痛的地方。

    阮天凌刚好从书房回到卧室,看到她的动作,他没有什么反应,直接去了浴室洗澡。

    浴室里的水声哗啦哗啦的。

    江雨菲从衣柜里拿出睡衣,打算等他出来了她就去洗。

    忽听得阮天凌在浴室叫她,“江雨菲,给我一条内~裤。”

    她动作微顿,眉心轻轻皱着,很不想给他拿他贴身的衣物。

    里面的人等了一会儿,又开口叫她:“江雨菲,给我一条内~裤!”

    江雨菲随便拿了一条走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

    阮天凌在里面说道:“门没关,拿进来。”

    让她拿进去,怎么可能!

    江雨菲犹豫着不想进去,她的指尖捏着他的内~裤,感觉手中拿着的不是一块布料,而是一个烫手的山芋。

    内心犹豫一番,她把门推开一条缝,捏着裤子的手伸进去,“给你。”

    “拿进来。”里面的人好像非要她进去。

    江雨菲没有多想,只是感觉他太爱使唤人了,他就不能多走几步过来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