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17第17章看着好可爱

    江雨菲没有多想,只是感觉他太爱使唤人了,他就不能多走几步过来拿吗?

    她的再次迟疑让阮天凌失去了耐性。

    “我叫你拿进来!你还在磨蹭什么?”

    江雨菲淡淡推开门,垂眸走进去。反正他们是夫妻,她没什么放不开的。

    凭着感觉走到她面前,她把手伸给他,“拿去。”

    一只湿漉漉的大手伸过来,不接她手中的内~裤,而是握住她的手腕。

    手腕上又湿又热的感觉,令她心里一跳,下意识的就抬眸看向他,正好撞进他半垂的黑眸里。

    他的眸光幽暗,带着几分异样的色彩。

    江雨菲暗叫不好,她想挣扎,他已经握紧她的手腕,一把扯过她的身子。

    她的鼻子顿时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他刚洗完澡,没有擦干身子。

    她的嘴唇沾染上了他胸膛上的水珠,水润粉红。

    阮天凌眸色暗沉,幽深的眼睛盯着她的唇瓣,好像恨不得把她整个人吃掉。

    江雨菲被迫靠着他的胸膛,手掌下起伏的身体,令她紧张不已。

    “你做什么,裤子给你了,放开我!”她羞恼的挣扎,阮天凌松开她的手腕,不是要放开她,而是圈着她纤细的腰,让她更加贴紧他。

    江雨菲的身上只穿着薄薄的裙子,如此近距离的贴近,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灼热温度,以及他身体的变化。

    她脸色发红,也不知道是太羞涩,还是太生气。

    “你到底要做什么!”江雨菲咬牙质问他,这个时候她才醒悟自己的天真。

    他根本就不是让她拿东西,他的目的是她……

    阮天凌的另外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和她鼻尖相贴。

    “你我是夫妻,你说我要做什么?”

    又是这句话!

    昨天晚上不小心让他得逞了,今天晚上可不能再让他得逞。

    江雨菲垂眸哀求道:“今天不行,我太累了,下次吧。”

    阮天凌忽然将她抱起来,朝着放满水的浴缸走去。

    “既然你累了,洗澡的事情就让我来侍候你。”他含笑从善如流的说,仿佛两人之间的感情一向都如此亲昵。

    江雨菲惊愕的看他一眼,随即就是挣扎。

    “不用了,我自己能洗,你出去吧,我不用你侍候。”

    “你不是累了吗,那就乖乖听话,让我帮你洗澡。”

    “我说了不用,我又不是没有手脚!”江雨菲再也忍不住生气道。

    阮天凌可不理她的气愤,他几步走到浴缸面前,把她人轻轻扔进去,江雨菲忙抓住浴缸边缘,还是不小心呛了一些水。

    “咳咳,咳咳……”她气愤的抬头,蓦然看到了不该看的。

    江雨菲的脸色顿时僵住,还一阵红一阵白,变化多彩,“你……流氓!”

    阮天凌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刚才江雨菲睁大的眼睛和受惊的样子,看着好可爱,很有喜感。

    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娶回来的这个妻子也有搞笑的一面。

    心情大好的他跨进浴缸里,缸里的水再次溢出,江雨菲的白色裙摆在水里飘荡,宛若水里的一条薄纱。江雨菲没有多想,只是感觉他太爱使唤人了,他就不能多走几步过来拿吗?

    她的再次迟疑让阮天凌失去了耐性。

    “我叫你拿进来!你还在磨蹭什么?”

    江雨菲淡淡推开门,垂眸走进去。反正他们是夫妻,她没什么放不开的。

    凭着感觉走到她面前,她把手伸给他,“拿去。”

    一只湿漉漉的大手伸过来,不接她手中的内~裤,而是握住她的手腕。

    手腕上又湿又热的感觉,令她心里一跳,下意识的就抬眸看向他,正好撞进他半垂的黑眸里。

    他的眸光幽暗,带着几分异样的色彩。

    江雨菲暗叫不好,她想挣扎,他已经握紧她的手腕,一把扯过她的身子。

    她的鼻子顿时撞在他结实的胸膛上。

    他刚洗完澡,没有擦干身子。

    她的嘴唇沾染上了他胸膛上的水珠,水润粉红。

    阮天凌眸色暗沉,幽深的眼睛盯着她的唇瓣,好像恨不得把她整个人吃掉。

    江雨菲被迫靠着他的胸膛,手掌下起伏的身体,令她紧张不已。

    “你做什么,裤子给你了,放开我!”她羞恼的挣扎,阮天凌松开她的手腕,不是要放开她,而是圈着她纤细的腰,让她更加贴紧他。

    江雨菲的身上只穿着薄薄的裙子,如此近距离的贴近,她能感觉到他身上的灼热温度,以及他身体的变化。

    她脸色发红,也不知道是太羞涩,还是太生气。

    “你到底要做什么!”江雨菲咬牙质问他,这个时候她才醒悟自己的天真。

    他根本就不是让她拿东西,他的目的是她……

    阮天凌的另外一只手抬起她的下巴,低头和她鼻尖相贴。

    “你我是夫妻,你说我要做什么?”

    又是这句话!

    昨天晚上不小心让他得逞了,今天晚上可不能再让他得逞。

    江雨菲垂眸哀求道:“今天不行,我太累了,下次吧。”

    阮天凌忽然将她抱起来,朝着放满水的浴缸走去。

    “既然你累了,洗澡的事情就让我来侍候你。”他含笑从善如流的说,仿佛两人之间的感情一向都如此亲昵。

    江雨菲惊愕的看他一眼,随即就是挣扎。

    “不用了,我自己能洗,你出去吧,我不用你侍候。”

    “你不是累了吗,那就乖乖听话,让我帮你洗澡。”

    “我说了不用,我又不是没有手脚!”江雨菲再也忍不住生气道。

    阮天凌可不理她的气愤,他几步走到浴缸面前,把她人轻轻扔进去,江雨菲忙抓住浴缸边缘,还是不小心呛了一些水。

    “咳咳,咳咳……”她气愤的抬头,蓦然看到了不该看的。

    江雨菲的脸色顿时僵住,还一阵红一阵白,变化多彩,“你……流氓!”

    阮天凌不但不生气,反而哈哈大笑起来。

    刚才江雨菲睁大的眼睛和受惊的样子,看着好可爱,很有喜感。

    他从来都不知道,他娶回来的这个妻子也有搞笑的一面。

    心情大好的他跨进浴缸里,缸里的水再次溢出,江雨菲的白色裙摆在水里飘荡,宛若水里的一条薄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