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18第18章无法掌控她了

    “你够了没有,我自己可以洗,出去!”江雨菲侧头狠狠瞪着他,就怕他会乱来。

    阮天凌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眼眸幽暗。

    他一把拉过她的身子,两人的目光一上一下对上,一个深邃,一个含着毫不掩饰的羞恼。

    男人不说话,嘴角的笑意也渐渐消失,眼里的色彩像是打翻的墨汁,迅速晕染开。

    他的手贴着她的腰,缓缓施力,江雨菲忽然就动弹不得,就好像他的眼睛会点穴一样。

    这样的阮天凌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在她的印象里,他冷漠无情,平时连正眼都不会看她一下。

    可是今天的他好陌生,他的眼神也很陌生,令人感到慌乱和害怕。

    江雨菲想不明白,为什么她重生之后,他也跟着变了。

    她不再是原来的她,他也不再是原来的他。

    她很担心,人变了,有些事情也会跟着改变……

    不过不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对他都不会再心动半分。

    江雨菲曾经深深爱过他,但是那份爱死了,永远的消失了。

    这辈子,谁也不能再伤害她!

    她眼底的惊慌,厌恶和冷漠,被阮天凌尽收眼底。

    他捏紧她的下巴,眼睛深深望进她的眼底:“江雨菲,告诉我,你都在想些什么?”

    这个女人的情绪越来越超出他的想象,他感觉自己渐渐的无法掌控她了。

    江雨菲的眸色瞬间恢复淡然,她的手贴上他胸膛,突然用力一推,人迅速从浴缸里跳出去。

    “我在想,今晚我还是不洗澡了!”说完,她飞奔似的逃出浴室,也不去看他错愕的表情。

    阮天凌并没有起身追上去。

    他没有心思再做那事了,他的脑子里,全是刚才江雨菲看他时的眼神。

    厌恶和冷漠……

    他没有看错吧,曾经她溢满爱慕的眼睛里,会出现厌恶和冷漠。

    阮天凌很不解,他到底做了什么,竟让她讨厌他至此。

    如果是为了他在外面包养女人,也不可能。从他们结婚的第一天起,她就应该明白他的女人不止她一个。

    再说,她那么爱他,就算他伤了她,她也该有伤心难过的表现。

    可她的表现,却从爱慕直接变成了冷漠,完全没有伤心的过度。

    阮天凌死活想不通,在江雨菲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从她生病那天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一切的反常都有原因,他分析不出原因,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呵!

    男人勾唇露出一丝趣味的笑容:江雨菲,我真想看看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

    罗氏总裁的千金,罗柔云二十岁的生日宴,在a市最大的酒店举行。

    江雨菲换上阮天凌派人送来的礼服,戴上珠宝首饰,盘起头发,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就开门走出去。

    男人在楼下等她,看到她盛装出来,他的眼眸微微亮了一下。

    除了结婚那天江雨菲认真打扮过,这还是她第二次好好打扮自己。

    不过结婚那次,阮天凌并不觉得她有多美。“你够了没有,我自己可以洗,出去!”江雨菲侧头狠狠瞪着他,就怕他会乱来。

    阮天凌嘴角含着淡淡的笑容,眼眸幽暗。

    他一把拉过她的身子,两人的目光一上一下对上,一个深邃,一个含着毫不掩饰的羞恼。

    男人不说话,嘴角的笑意也渐渐消失,眼里的色彩像是打翻的墨汁,迅速晕染开。

    他的手贴着她的腰,缓缓施力,江雨菲忽然就动弹不得,就好像他的眼睛会点穴一样。

    这样的阮天凌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

    在她的印象里,他冷漠无情,平时连正眼都不会看她一下。

    可是今天的他好陌生,他的眼神也很陌生,令人感到慌乱和害怕。

    江雨菲想不明白,为什么她重生之后,他也跟着变了。

    她不再是原来的她,他也不再是原来的他。

    她很担心,人变了,有些事情也会跟着改变……

    不过不管他会变成什么样子,她对他都不会再心动半分。

    江雨菲曾经深深爱过他,但是那份爱死了,永远的消失了。

    这辈子,谁也不能再伤害她!

    她眼底的惊慌,厌恶和冷漠,被阮天凌尽收眼底。

    他捏紧她的下巴,眼睛深深望进她的眼底:“江雨菲,告诉我,你都在想些什么?”

    这个女人的情绪越来越超出他的想象,他感觉自己渐渐的无法掌控她了。

    江雨菲的眸色瞬间恢复淡然,她的手贴上他胸膛,突然用力一推,人迅速从浴缸里跳出去。

    “我在想,今晚我还是不洗澡了!”说完,她飞奔似的逃出浴室,也不去看他错愕的表情。

    阮天凌并没有起身追上去。

    他没有心思再做那事了,他的脑子里,全是刚才江雨菲看他时的眼神。

    厌恶和冷漠……

    他没有看错吧,曾经她溢满爱慕的眼睛里,会出现厌恶和冷漠。

    阮天凌很不解,他到底做了什么,竟让她讨厌他至此。

    如果是为了他在外面包养女人,也不可能。从他们结婚的第一天起,她就应该明白他的女人不止她一个。

    再说,她那么爱他,就算他伤了她,她也该有伤心难过的表现。

    可她的表现,却从爱慕直接变成了冷漠,完全没有伤心的过度。

    阮天凌死活想不通,在江雨菲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好像是从她生病那天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一切的反常都有原因,他分析不出原因,唯一的解释就是她在玩欲擒故纵的把戏。

    呵!

    男人勾唇露出一丝趣味的笑容:江雨菲,我真想看看你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

    罗氏总裁的千金,罗柔云二十岁的生日宴,在a市最大的酒店举行。

    江雨菲换上阮天凌派人送来的礼服,戴上珠宝首饰,盘起头发,化了一个精致的淡妆,就开门走出去。

    男人在楼下等她,看到她盛装出来,他的眼眸微微亮了一下。

    除了结婚那天江雨菲认真打扮过,这还是她第二次好好打扮自己。

    不过结婚那次,阮天凌并不觉得她有多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