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历史军事 >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 19第19章阮大哥把你藏得真好

19第19章阮大哥把你藏得真好

    然而今天他却感觉她很美,他也说不清两次的感觉为什么会不一样,或许是心情不一样吧。

    毕竟当初娶她的时候,他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伸出手,阮天凌对她优雅的微笑。

    江雨菲把手给他,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走吧,我准备好了。”

    今天阮天凌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叫他的助理卫平开车。

    车子到了酒店门口,他牵着她走上红地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宴会大厅。

    阮天凌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睛。

    在a市,他是年轻有为的总裁,阮家又根基深厚,财大气粗,自然阮天凌的身价也很高。

    很多人不认识江雨菲,阮天凌每和一个人握手,都会介绍她的身份。

    她在他身边一直保持优雅的微笑,并没有半点怯场的表现。

    她的从容镇定,大方得体让阮天凌感到很惊讶。

    毕竟她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场面,她也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她的从容真的很令人讶异。

    阮天凌又哪里会知道,江雨菲经历了两世的生死,心态早已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的稚嫩心态了。

    死她都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又何足恐惧。

    “阮大哥,我还以为你不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呢,看到你能来,我好高兴啊。”

    罗柔云婀娜多姿的朝着他们走来,脸上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令她看着越发美丽动人。

    阮天凌微微挑眉,嘴角含笑:“柔云妹妹的生日我怎么能不来,今天你满二十岁,这么大的日子,谁又舍得不来?”

    罗柔云捂着嘴咯咯一笑,她身子优雅一转,带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双手顺势挽上他的另外一条胳膊。

    “阮大哥,今天我生日,一会儿跳舞我能不能邀请你陪我跳第一支舞啊。”她眨着大大的美目,纯真的问他。

    阮天凌却看向另外一边的江雨菲,故意露出为难之色:“若是我夫人不反对,我就陪你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这才看向江雨菲,好像是刚注意到她一样,表情微讶。

    “这就是阮大哥的妻子吧。你好,我叫罗柔云,和阮大哥从小就认识。阮大哥把你藏得真好,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你。”

    江雨菲脸上的笑容不变。

    罗柔云话里的意思她岂会听不懂。

    罗柔云跟阮天凌从小就认识,自然感情很好。可阮天凌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起过她,就说明她这个妻子有多不得宠了。

    前世的时候,罗柔云也说了这样的话,当时她不懂得掩藏自己的心事,脸上立马露出了委屈之色。

    还记得她委屈的看向阮天凌,希望他能为她辩解一点什么的时候,他却眼神冷淡,说她小心眼,若是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就让她早点回去,免得丢他的脸。

    那个时候她能来参加罗柔云的生日宴,还是她非要跟着来的。

    阮天凌本来不打算带上她,她死缠烂打的要来,他自然很不痛快,巴不得她早点走。

    不过这一世,她不是自己要来的,而是他请她来的。然而今天他却感觉她很美,他也说不清两次的感觉为什么会不一样,或许是心情不一样吧。

    毕竟当初娶她的时候,他是一百个不情愿的。

    伸出手,阮天凌对她优雅的微笑。

    江雨菲把手给他,也露出淡淡的笑容:“走吧,我准备好了。”

    今天阮天凌没有自己开车,而是叫他的助理卫平开车。

    车子到了酒店门口,他牵着她走上红地毯,在服务员的带领下走进宴会大厅。

    阮天凌的到来,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睛。

    在a市,他是年轻有为的总裁,阮家又根基深厚,财大气粗,自然阮天凌的身价也很高。

    很多人不认识江雨菲,阮天凌每和一个人握手,都会介绍她的身份。

    她在他身边一直保持优雅的微笑,并没有半点怯场的表现。

    她的从容镇定,大方得体让阮天凌感到很惊讶。

    毕竟她没有接触过这样的场面,她也没有受过这方面的训练,所以她的从容真的很令人讶异。

    阮天凌又哪里会知道,江雨菲经历了两世的生死,心态早已不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女人的稚嫩心态了。

    死她都经历过,这样的场面又何足恐惧。

    “阮大哥,我还以为你不来参加我的生日宴呢,看到你能来,我好高兴啊。”

    罗柔云婀娜多姿的朝着他们走来,脸上带着天真可爱的笑容,令她看着越发美丽动人。

    阮天凌微微挑眉,嘴角含笑:“柔云妹妹的生日我怎么能不来,今天你满二十岁,这么大的日子,谁又舍得不来?”

    罗柔云捂着嘴咯咯一笑,她身子优雅一转,带着白色蕾~丝手套的双手顺势挽上他的另外一条胳膊。

    “阮大哥,今天我生日,一会儿跳舞我能不能邀请你陪我跳第一支舞啊。”她眨着大大的美目,纯真的问他。

    阮天凌却看向另外一边的江雨菲,故意露出为难之色:“若是我夫人不反对,我就陪你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这才看向江雨菲,好像是刚注意到她一样,表情微讶。

    “这就是阮大哥的妻子吧。你好,我叫罗柔云,和阮大哥从小就认识。阮大哥把你藏得真好,都没有在我面前提起过你。”

    江雨菲脸上的笑容不变。

    罗柔云话里的意思她岂会听不懂。

    罗柔云跟阮天凌从小就认识,自然感情很好。可阮天凌没有在她的面前提起过她,就说明她这个妻子有多不得宠了。

    前世的时候,罗柔云也说了这样的话,当时她不懂得掩藏自己的心事,脸上立马露出了委屈之色。

    还记得她委屈的看向阮天凌,希望他能为她辩解一点什么的时候,他却眼神冷淡,说她小心眼,若是不习惯这样的场面,就让她早点回去,免得丢他的脸。

    那个时候她能来参加罗柔云的生日宴,还是她非要跟着来的。

    阮天凌本来不打算带上她,她死缠烂打的要来,他自然很不痛快,巴不得她早点走。

    不过这一世,她不是自己要来的,而是他请她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