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20第20章她很有心机

    不过这一世,她不是自己要来的,而是他请她来的。

    而且,她也不再是那个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的江雨菲了。

    罗柔云等着看她的好戏,江雨菲却笑容优雅的嗔怪阮天凌:“你也真是的,罗小姐既然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要好,怎么没有在我面前说起过她。早知道罗小姐是你的妹妹,今天我就多准备一份见面礼了。”

    以牙还牙,谁怕谁啊。

    罗柔云脸色微僵,阮天凌却笑得意味深长。

    他眸色深邃的看她一眼,露出讨好的笑容道:“都是我的错,夫人就不要怪我了。”

    江雨菲故意板着脸道:“自然要怪你,还要罚你呢。既然今天是罗小姐的生日,我就罚你满足她的愿望,陪她跳第一支舞吧。”

    若是他同意了,那也是她让他陪罗柔云跳的,不是罗柔云自己要求的。

    当然他如果不同意,就等于是直接不给罗柔云面子。

    反正横竖不是她吃亏,她都无所谓啦。

    阮天凌的眸色又深邃了几分,他似笑非笑的样子,令江雨菲有些不自在。

    怎么,是不是发现她很有心机?

    呵,若是不喜欢就早点和她离婚!

    罗柔云一向是被人吹捧着的千金小姐,勾心斗角她听说的多,在她面前上演的却不多。

    所以面对江雨菲接连的反击,她一时找不到理由应对她。

    她的心里其实讨厌死江雨菲了,面上却还得保持几分笑容,免得阮天凌不喜欢她。

    “既然这是夫人的要求,我岂敢不从命。”阮天凌笑着点头,同意陪罗柔云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尽管知道这不是她自己要求来的,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

    她立刻亲切的拉着江雨菲的手,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笑道:“姐姐,走,我带你去认识其他夫人小姐去,这里的应酬就交给阮大哥自己去应付,免得累着了姐姐你。”

    江雨菲做出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只好笑着点头:“那好吧,就麻烦罗小姐了。”

    “哎呀,别罗小姐罗小姐的叫我,姐姐就跟阮大哥一样,叫我妹妹吧。”

    罗柔云天真无邪的笑,若不是上辈子就认识了她,江雨菲还真以为她一个不染俗事的单纯女孩呢。

    想到她在今天宴会上安排的事情,江雨菲半垂眼帘,眸色微冷。

    她这样的妹妹,她可不敢要!

    跟着罗柔云认识了一些豪门夫人和小姐后,罗柔云就安排她在一个角落休息,而她自己继续去招待其他客人。

    江雨菲靠坐在沙发上,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带着白色手套的服务员用托盘给她送了一杯酒红过来。

    她笑着道了谢,手优雅的端着酒杯,轻轻晃动着,然后凑到唇边浅抿一口。

    不一会儿,音乐响起,灯光暧昧迷离,该是跳舞的时候了。

    看着阮天凌和罗柔云在最中央跳舞的样子,江雨菲垂下眼眸,闪烁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仿佛是她现在的心情。

    “哎呀——”一杯酒突然泼在她的身上,一个女人忙急急的跟她道歉。不过这一世,她不是自己要来的,而是他请她来的。

    而且,她也不再是那个单纯得就像一张白纸的江雨菲了。

    罗柔云等着看她的好戏,江雨菲却笑容优雅的嗔怪阮天凌:“你也真是的,罗小姐既然和你从小一起长大,感情要好,怎么没有在我面前说起过她。早知道罗小姐是你的妹妹,今天我就多准备一份见面礼了。”

    以牙还牙,谁怕谁啊。

    罗柔云脸色微僵,阮天凌却笑得意味深长。

    他眸色深邃的看她一眼,露出讨好的笑容道:“都是我的错,夫人就不要怪我了。”

    江雨菲故意板着脸道:“自然要怪你,还要罚你呢。既然今天是罗小姐的生日,我就罚你满足她的愿望,陪她跳第一支舞吧。”

    若是他同意了,那也是她让他陪罗柔云跳的,不是罗柔云自己要求的。

    当然他如果不同意,就等于是直接不给罗柔云面子。

    反正横竖不是她吃亏,她都无所谓啦。

    阮天凌的眸色又深邃了几分,他似笑非笑的样子,令江雨菲有些不自在。

    怎么,是不是发现她很有心机?

    呵,若是不喜欢就早点和她离婚!

    罗柔云一向是被人吹捧着的千金小姐,勾心斗角她听说的多,在她面前上演的却不多。

    所以面对江雨菲接连的反击,她一时找不到理由应对她。

    她的心里其实讨厌死江雨菲了,面上却还得保持几分笑容,免得阮天凌不喜欢她。

    “既然这是夫人的要求,我岂敢不从命。”阮天凌笑着点头,同意陪罗柔云跳第一支舞。

    罗柔云尽管知道这不是她自己要求来的,不过心里还是很高兴。

    她立刻亲切的拉着江雨菲的手,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笑道:“姐姐,走,我带你去认识其他夫人小姐去,这里的应酬就交给阮大哥自己去应付,免得累着了姐姐你。”

    江雨菲做出一副盛情难却的样子,只好笑着点头:“那好吧,就麻烦罗小姐了。”

    “哎呀,别罗小姐罗小姐的叫我,姐姐就跟阮大哥一样,叫我妹妹吧。”

    罗柔云天真无邪的笑,若不是上辈子就认识了她,江雨菲还真以为她一个不染俗事的单纯女孩呢。

    想到她在今天宴会上安排的事情,江雨菲半垂眼帘,眸色微冷。

    她这样的妹妹,她可不敢要!

    跟着罗柔云认识了一些豪门夫人和小姐后,罗柔云就安排她在一个角落休息,而她自己继续去招待其他客人。

    江雨菲靠坐在沙发上,一个穿着深蓝色制服,带着白色手套的服务员用托盘给她送了一杯酒红过来。

    她笑着道了谢,手优雅的端着酒杯,轻轻晃动着,然后凑到唇边浅抿一口。

    不一会儿,音乐响起,灯光暧昧迷离,该是跳舞的时候了。

    看着阮天凌和罗柔云在最中央跳舞的样子,江雨菲垂下眼眸,闪烁的灯光打在她的脸上,忽明忽暗,仿佛是她现在的心情。

    “哎呀——”一杯酒突然泼在她的身上,一个女人忙急急的跟她道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