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历史军事 >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 21第21章你过来一下……

21第21章你过来一下……

    “对不起,我刚崴了一下脚,我不是故意把酒泼在你身上的。”

    江雨菲忙站起身子,她看向对面的女人,露出不悦的神色:“我的裙子打湿了,这可怎么办?”

    女人内疚的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带你去休息室换衣服,你看行不行?”

    江雨菲叹气,“也只能这样了。”

    见她同意了,女人松了一口气,拉着她友好的笑道:“跟我来吧,我知道哪里有专门供女客休息的房间。”

    来到一个包厢门口,那女人推开房门,带着她走进去。

    “这里没有人,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找人给你送衣服过来。”

    江雨菲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那女人又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关上门离开。

    她一走,江雨菲就开始打量这个休息间。

    休息间不大,也就五六十平方米,不过有一个配套的洗手间,还有一个放着几瓶名酒的储物柜。

    她打开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拿出手机拨通阮天凌的电话。

    “阮天凌,我突然很不舒服,你过来一下……”

    当她挂上电话的时候,一个服务员正好给她送了一条裙子过来。

    江雨菲接过衣服,跟服务员道了谢,又关上门。

    她端起酒杯含了一口酒,默数几声,阮天凌就来敲门了。

    “江雨菲,你在不在里面?”他在外面问她。

    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人顺势倒入他的怀里,还吐了他一口的酒。

    阮天凌接住她的身子,看到胸前的酒渍,脸色发黑。

    “对不起,我刚才喝多了!”江雨菲一边拉着他进来,一边推着他去洗手间。

    “你快点去洗洗,里面有吹风机,可以把衣服吹干。”

    “江雨菲,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阮天凌回头皱眉问她。

    江雨菲却突然打了一个嗝,满嘴的酒气,让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我没事,就是喝多了,怕自己失态,才叫你来的。”她无所谓的说,故意没有意识到她的‘小题大做’。

    阮天凌脸色发冷,冷哼一声,还是走进洗手间先弄干净胸口的酒渍。

    江雨菲关上洗手间的门,这才开始脱身上的裙子,打算换衣服。

    服务员给她送来的不是一般的裙子,而是一条十分露骨的裙子。裙子的领口很低,若是穿上了前面一定会暴露一大片。

    后背也会露出大片雪白的背部。

    她勾唇淡笑,不紧不慢的把手伸到背后,拉开裙子的拉链,刚把拉链拉到底,一个人跌跌撞撞的闯进休息间。

    她大片雪白纤细的后背,顿时映入醉酒男人的眼里。

    男人眯了眯浑浊的小眼睛,手轻轻关上门,发出猥~琐的笑声。

    “你就是这里的招待吗?不错,果然很有姿色,过来侍候好老子,好处少不了你的。”

    江雨菲惊慌的回头,双手交叉按着肩带,防止裙子掉下去走光。

    “你是谁?我不是这里的招待,是谁跟你说的我是这里的招待?”她看似慌乱,却犀利的问出关键问题。“对不起,我刚崴了一下脚,我不是故意把酒泼在你身上的。”

    江雨菲忙站起身子,她看向对面的女人,露出不悦的神色:“我的裙子打湿了,这可怎么办?”

    女人内疚的说道:“不如这样吧,我带你去休息室换衣服,你看行不行?”

    江雨菲叹气,“也只能这样了。”

    见她同意了,女人松了一口气,拉着她友好的笑道:“跟我来吧,我知道哪里有专门供女客休息的房间。”

    来到一个包厢门口,那女人推开房门,带着她走进去。

    “这里没有人,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去找人给你送衣服过来。”

    江雨菲点点头,走到沙发前坐下。

    那女人又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关上门离开。

    她一走,江雨菲就开始打量这个休息间。

    休息间不大,也就五六十平方米,不过有一个配套的洗手间,还有一个放着几瓶名酒的储物柜。

    她打开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然后拿出手机拨通阮天凌的电话。

    “阮天凌,我突然很不舒服,你过来一下……”

    当她挂上电话的时候,一个服务员正好给她送了一条裙子过来。

    江雨菲接过衣服,跟服务员道了谢,又关上门。

    她端起酒杯含了一口酒,默数几声,阮天凌就来敲门了。

    “江雨菲,你在不在里面?”他在外面问她。

    门从里面被打开,一个人顺势倒入他的怀里,还吐了他一口的酒。

    阮天凌接住她的身子,看到胸前的酒渍,脸色发黑。

    “对不起,我刚才喝多了!”江雨菲一边拉着他进来,一边推着他去洗手间。

    “你快点去洗洗,里面有吹风机,可以把衣服吹干。”

    “江雨菲,你到底在搞什么鬼?”阮天凌回头皱眉问她。

    江雨菲却突然打了一个嗝,满嘴的酒气,让他的眉头皱得更深。

    “我没事,就是喝多了,怕自己失态,才叫你来的。”她无所谓的说,故意没有意识到她的‘小题大做’。

    阮天凌脸色发冷,冷哼一声,还是走进洗手间先弄干净胸口的酒渍。

    江雨菲关上洗手间的门,这才开始脱身上的裙子,打算换衣服。

    服务员给她送来的不是一般的裙子,而是一条十分露骨的裙子。裙子的领口很低,若是穿上了前面一定会暴露一大片。

    后背也会露出大片雪白的背部。

    她勾唇淡笑,不紧不慢的把手伸到背后,拉开裙子的拉链,刚把拉链拉到底,一个人跌跌撞撞的闯进休息间。

    她大片雪白纤细的后背,顿时映入醉酒男人的眼里。

    男人眯了眯浑浊的小眼睛,手轻轻关上门,发出猥~琐的笑声。

    “你就是这里的招待吗?不错,果然很有姿色,过来侍候好老子,好处少不了你的。”

    江雨菲惊慌的回头,双手交叉按着肩带,防止裙子掉下去走光。

    “你是谁?我不是这里的招待,是谁跟你说的我是这里的招待?”她看似慌乱,却犀利的问出关键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