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历史军事 > 誓不为妻:全球豪娶少夫人 > 23第23章眸色瞬间阴鸷可怕

23第23章眸色瞬间阴鸷可怕

    这明明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为什么就没有成功呢?

    还有,阮天凌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她还以为他接到电话后,去某个角落回电话了呢!

    更可恶的是,这个姓毕的,居然反应那么迅速,把他们的计谋猜了**不离十。

    不过罗柔云也不会轻易被吓到,她惊讶的睁大眼睛,一脸冤枉的叫道:“毕叔叔,我们的确给你找了一个女招待啊,可是女招待在隔壁,你走错路了!”

    毕总一噎,强制辩解道:“你们跟我说的明明是这间,怎么又变成隔壁了?”

    “毕叔叔,真的是隔壁。如果真是说的这间,也是说错了,事先我们又不知道姐姐会在这里,难道我们能掐会算吗?就算是我们送错了房间,姐姐总该跟你说过她不是女招待吧,如果姐姐跟你解释过,你为什么还要欺负她?”

    “这……”毕总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罗柔云的话又将他推向风口浪尖。

    他心虚的看向阮天凌,涎着脸笑:“阮少,这真是一个误会,绝对的误会!我当时喝醉了,况且我也没有对你的夫人做什么,改天我亲自登门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阮天凌冷冷看着他们的争论,心里早就有了计较。

    不理会姓毕的,他的视线落在罗柔云身上,淡淡问她:“你们怎么会突然冲进来?”

    罗柔云急忙解释:“是这样的,刚才我听说姐姐在宴厅里出了一点事情,就带着几个姐妹来陪陪她。刚走到外面听到她的尖叫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就冲了进来。”

    说的可真是天衣无缝。

    江雨菲垂眸掩盖眼里的冷色,再抬眸,她略带委屈的对阮天凌说:“罗小姐没有说错,我的确出了一点事情。有个人不小心把酒洒在我的身上,然后她领我到这里来换衣服,你看,那就是她找人给我送来的衣服。”

    随着她的视线看去,阮天凌看到了沙发上放着的一条裙子。

    裙子整齐的铺在沙发上,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条多么露骨的裙子。

    今天江雨菲的穿戴很端庄,就算不认识她,也该知道她的身份不简单。对方拿这种裙子给她换上,到底居心何在?

    阮天凌的眸色瞬间阴鸷可怕。

    他勾唇扯出一丝冷笑,对在场的人说:“这是不是误会我自会查清楚,放心,我绝不会冤枉你们任何一方。”

    他的话,就像一股寒气,令罗柔云和毕总都暗暗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自然能听懂他的潜在意思,他不会冤枉任何一方,当然也绝不会放过有过错的那方!

    “阮大哥,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陷害姐姐的意思。”罗柔云眼圈一红,十分委屈的看着他。

    阮天凌再次冷笑:“我说了,我不会冤枉你们。你若没错,就不用担心什么。”

    所以你越是这样解释,就说明你越心虚。

    罗柔云暗暗咬牙,只能不甘心的闭嘴。

    江雨菲有点惊讶阮天凌的明智。这明明是一箭双雕的好计谋,为什么就没有成功呢?

    还有,阮天凌为什么会到这里来,她还以为他接到电话后,去某个角落回电话了呢!

    更可恶的是,这个姓毕的,居然反应那么迅速,把他们的计谋猜了**不离十。

    不过罗柔云也不会轻易被吓到,她惊讶的睁大眼睛,一脸冤枉的叫道:“毕叔叔,我们的确给你找了一个女招待啊,可是女招待在隔壁,你走错路了!”

    毕总一噎,强制辩解道:“你们跟我说的明明是这间,怎么又变成隔壁了?”

    “毕叔叔,真的是隔壁。如果真是说的这间,也是说错了,事先我们又不知道姐姐会在这里,难道我们能掐会算吗?就算是我们送错了房间,姐姐总该跟你说过她不是女招待吧,如果姐姐跟你解释过,你为什么还要欺负她?”

    “这……”毕总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罗柔云的话又将他推向风口浪尖。

    他心虚的看向阮天凌,涎着脸笑:“阮少,这真是一个误会,绝对的误会!我当时喝醉了,况且我也没有对你的夫人做什么,改天我亲自登门道歉,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好吗?”

    阮天凌冷冷看着他们的争论,心里早就有了计较。

    不理会姓毕的,他的视线落在罗柔云身上,淡淡问她:“你们怎么会突然冲进来?”

    罗柔云急忙解释:“是这样的,刚才我听说姐姐在宴厅里出了一点事情,就带着几个姐妹来陪陪她。刚走到外面听到她的尖叫声,以为她出了什么事就冲了进来。”

    说的可真是天衣无缝。

    江雨菲垂眸掩盖眼里的冷色,再抬眸,她略带委屈的对阮天凌说:“罗小姐没有说错,我的确出了一点事情。有个人不小心把酒洒在我的身上,然后她领我到这里来换衣服,你看,那就是她找人给我送来的衣服。”

    随着她的视线看去,阮天凌看到了沙发上放着的一条裙子。

    裙子整齐的铺在沙发上,一眼就能看出那是一条多么露骨的裙子。

    今天江雨菲的穿戴很端庄,就算不认识她,也该知道她的身份不简单。对方拿这种裙子给她换上,到底居心何在?

    阮天凌的眸色瞬间阴鸷可怕。

    他勾唇扯出一丝冷笑,对在场的人说:“这是不是误会我自会查清楚,放心,我绝不会冤枉你们任何一方。”

    他的话,就像一股寒气,令罗柔云和毕总都暗暗打了一个寒颤。

    他们自然能听懂他的潜在意思,他不会冤枉任何一方,当然也绝不会放过有过错的那方!

    “阮大哥,你不相信我吗?我真的没有陷害姐姐的意思。”罗柔云眼圈一红,十分委屈的看着他。

    阮天凌再次冷笑:“我说了,我不会冤枉你们。你若没错,就不用担心什么。”

    所以你越是这样解释,就说明你越心虚。

    罗柔云暗暗咬牙,只能不甘心的闭嘴。

    江雨菲有点惊讶阮天凌的明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