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逆血天痕 > 第九百七十七章恶魔之爪

第九百七十七章恶魔之爪

    再一次见到这个女性黑甲统帅,天闲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毫无疑问,她还是先前那个人,尽管她带着战盔,而且就算不戴也看不到脸,因为她的脸上还有一层古怪的面具,但以天闲现在的观察力,体型的细节和微小的动作习惯都尽收眼底。

    不过也正因为这样,天闲感到心中阵阵发寒。

    她变了。

    虽然还是从前的那个人,但和从前又不一样了。

    沉稳而从容,骑着她的战马缓缓从战阵中走出,无形中一股压迫力散发出来,让她周围的士兵们个个挺直腰杆,目不斜视,那匹战马也极为柔顺,不像其他战马上阵的时候嘶鸣奔腾,而是缓步向前。

    她的小动作也减少了,显得安静了许多,但给人更多的感觉是镇定,和极度自信的从容。

    这些说起来似乎有些玄乎其玄,但从小就和各行各业,尤其是见不得光职业的各色人物打交道的天闲却十分明白一个道理,微末处才是真实,努力展现出的,只是伪装。

    不入流的小混混变成一代大哥,昨天还被打断腿的毒贩今天已然叱诧风云,在阳光背后,见不光的世界里的挣扎远非常人能够想象,能从鲜血中站起来的人,他们的变化天闲见的多了。

    而且最令天闲感到愕然的是,这个女性黑甲统帅的身型有了微妙的变化。

    这才半个月左右的时间不见,她变得更加……丰满一点点了。

    并非是变胖了,因为她的个头也稍微的长高了一点点。

    当初在龙渊帝国的大营中,天闲亲眼看过她洗澡时候的**,虽然没看几眼,但天闲深深的记住了这个敌人的任何资料,包裹她的体型。

    她……成长了,天闲只能这样说。

    显然她年龄不大,个头也不够高,身材也远远没到十分具有女人味的地步,但这短短半个月的时间里,她却出现了惊人的变化。

    不安在天闲心中蔓延着,这种变化是始料未及的,从前并没有考虑过,甚至连向这个方向想都没有想过。

    巴巴洛特难道又弄出了什么古怪的东西?还是说……

    “小鬼,怎么了?”

    露娜见天闲神色古怪,“没有时间了。”

    女性黑甲统帅走出阵来,在阵前牵住战马,已经站在阵前,

    天闲压下心中的不安,对露娜点了点头,“你们也要小心,防止巴巴洛特偷袭。”

    说完,整个人瞬间没了踪影,消失的干干净净。

    天闲把自己缩进了阵法当中,黄沙吹拂的土地上,天闲只有一只甲虫大小,一阵风吹来,天闲飞了起来。

    有一件事天闲几乎可以断定,那就是巴巴洛特在关注火叶城的情况,之前支援圣灵殿好歹是在圣灵殿军中逗留,换了铠甲才出来的,现在直接跳出去,必然会被发现。

    当然,发现了火叶城头天闲忽然消失了,巴巴洛特一定知道天闲有所行动,但不被发现行踪却直接占了天大的便宜。

    三角改良天闲之前探查时使用的阵法,这一次进去之后虽然会越走越小,但如果是外力的话则不受限制,天闲乘着风飞到城外母王腾的藤条上,开始极速穿梭在密集的母王腾从林之中。

    虽然身型变小了,但是天闲的速度倒没有受到太多的限制,反倒是变得轻便了很多,加上母王藤的掩护,谁也不会发现一只甲虫正以超高的速度接近战场。

    极速穿过母王藤占领的区域,黄沙迎面吹来,沙砾就好像大石头一样再过来,天闲直接就地一钻,进入了地下。

    在这沙漠环境下,再没有什么比地下更安全更方便的通道了,沙漠里移动最快的是什么?既不是屁颠屁颠奔跑的骆驼,也不是勇猛善战的沙特里战士,而是沙王的座驾——沙奴,以及这个沙漠里任何生物都不敢随便招惹的霸王,熔火金蚁。

    沙地松软,天闲在沙子下面前进比地面上狂风呼啸的环境不知道要快多少倍。

    等天闲一路溜到古恩的战马下,钻出来顺着马尾巴一路爬到古恩的肩膀上时,这位久经战阵的老将根本没有发现,而对面的黑甲统帅还在饶有兴趣的看着他,根本还没进攻。

    “老人家,又是你啊。”女性黑甲统帅声音柔和,听起来好像在市场上买菜遇见了熟人。

    古恩双眉皱起,这算的上是仇人想见,分外眼红了。

    上一次古恩大败而回,全身受了重伤被送回圣灵殿总部修养,这算是他一生之中罕见的败北了,而且还是败在一个女孩子的手里。

    这次之所以这么痛快的就答应了天闲的条件,在古恩的心中,不乏有着想要报仇雪恨的意思。

    “又是我,有什么问题吗?”古恩扬起了手中大剑,眼中开始燃烧起怒意,“你如果现在立刻下马投降的话,我可以以我大将的身份,保你不死。”

    天闲听了这话心中暗暗点头,这老先生倒是不含糊,这把岁数了居然开打之前还要放狠话,和那些小年轻一模一样,

    这样的战场哪个不知道没有投降的道理,要是投降了,这边倒是有可能不杀你,但问题是你还没到这边,恐怕身后的刀子就捅过来了。

    那女性黑甲统帅发出一阵轻盈的笑声,随意又开心,在马上笑的身体微颤。

    天闲心中又沉重了几分。

    这黑甲统帅的声音,也稍稍有了几分变化。

    更加的……绵长了。

    “老人家,您真是会开玩笑,上一次我饶了你一命,本以为你会感激我,这次见面居然喊打喊杀,圣灵殿果然都是些不懂规矩的人,连老人都是如此,何况其他人了。”

    古恩眼角抽动一下,“废话少说,出招吧!”

    那女性黑甲统帅也不着急,双手牵着马缰绳,剑还插在腰间,丝毫没有要上来拼杀的意思,她歪歪头,吐了口气,语气变得森然起来,“老头儿,我对你已经没什么兴趣了,你不值得我再浪费力气,叫之前的那个家伙出来,我很想看看他还有什么手段。”

    之前的那个家伙?

    天闲想了想,那说的就是我喽?之前一天之中把龙渊帝国所有黑甲统帅打的打败的不就是自己。

    古恩大怒,一催战马,直接冲了出去。

    那女性黑甲统帅摇摇头,“这么老了,却还看不清楚实力的差距,圣灵殿也不过如此,诸神的后裔,嘿嘿嘿……”

    她慢慢抬起手,叉开五指,要要对准了古恩。

    “老头子,别再出现了。”

    天闲就在古恩的肩膀上,眼看着对面忽然伸出手来,一种莫名奇妙的恶寒猛的从心中升起,全身瞬间被冻透。

    这一惊非同小可,天闲直接飞起一脚踹在毫无防备的古恩脸上,同时自己弹了出去。

    古恩正发力冲锋,哪想到就在脸边还会有人攻击,只感到脸上挨了重重的一击,愕然中失去平衡,连人带剑一头栽下战马。

    几乎与此同时,那女性黑甲统帅五指猛的一抓。

    只听一声闷响。

    古恩的战马连叫都没叫出来,身体如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挤压,凭空扭曲变形,瞬间爆成一团血花。

    古恩一头栽到地上,战马血肉横飞,顷刻间喷了一头一脸。

    哗啦啦的声音中,战马的血肉骨头碎了一地,带着冲锋的力量拖出十几米的距离。

    古恩倒在地上,愕然的望着眼前笔直的血腥之路,刚才根本毫无察觉,要不是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倒了下来,那么……

    一股寒气不由从古恩心中升起。

    迅速爬起来,古恩凝视着远处的女性黑甲统帅,这次他可不敢贸然靠近了。

    摸了摸右边脸颊,隐隐作痛,好像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不,是的确被人狠狠打了一拳。

    站起来的古恩迅速恢复了清醒,回想刚才的情况,无论如何都是有人暗中救了自己一命。

    忍不住的,古恩看了看火叶城的方向,但距离稍微有些远,根本看不清城头的情况。

    女性黑甲统帅愣了愣,看看地上拖出长长血迹,碎肉内脏撒了一地的战马,又有点奇怪的看了看自己的手,“躲过去了?”

    难道被发现了,这似乎不到可能,只不过是一个凡人而已。

    想不通其中的缘由,黑甲统帅索性把手再一次对准了古恩。

    有些事思考是浪费时间,一次不行或许是偶然,那么再来一次就好了。

    古恩顿时额上冒出了冷汗,战马的血还在他身上向下躺着,血腥气刺激着鼻孔,而那只手似乎在告诉自己,接下来闻到了的就是自己鲜血的围到了。

    “砰!”

    古恩一个踉跄,人笔直的向一旁扑了出去。

    起码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

    女性黑甲统帅这次呆住了,她看看自己握紧的手,然后把目光投向了古恩,眼神顿时怪异起来。

    不可能的,绝对不可能!

    古恩感到右边肩膀又挨了莫名的一下,人扑了出去,抬头看到黑甲统帅放下闭合的手,心中顿时明白了过来。

    再不做他想,古恩直接舍弃了跟随自己多年的大剑,转身向圣灵殿的战阵狂奔而去,同时发动大地圣痕,全力进行防御!

    古恩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攻击是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帮自己,但多年的经验在告诉他,再不走的话,必然会血溅当场!

    荣耀!是要用生命去延续的!

    战败并不可耻!洗刷自己的耻辱才算勇士!

    这次,那女性黑甲统帅完全愣住了。

    所有的情况都开始偏离预想的轨迹,简直……有些莫名奇妙。

    把手再次对准古恩,但她很快叹了口气,放下了手。

    这老家伙逃的倒是真快!

    摇摇头,她催动战马上前几步,拔出了自己的佩剑,摇摇指向了圣灵殿的大营营门。

    挑战!

    圣灵殿几乎立刻的关闭了营门,一分钟都没耽误。

    一大早就起来挑衅,太阳还没完全升起来就已经龟缩了回去,圣灵殿这一出一进的效率快的让龙渊帝国这面有点错愕。

    一直到胳膊都开始累了,对面也没动静,这女性黑甲统帅不得不放下佩剑,轻轻叹了口气。

    这都是搞什么鬼!!

    圣灵殿大门紧闭,一副你打死我我也不会出去的架势,龙渊帝国一时间也没什么办法,毕竟排兵布阵打不过人家,攻坚的话就更不要说了。

    看了看火叶城的方向,这女性黑甲统帅思索了一阵,还是选择了回营。

    火叶城的坚固程度远比圣灵殿的大营强悍的多,之前的战争中受到多国联合攻击的时候已经印证了这一点,不解决掉圣灵殿联军这个麻烦的话,攻击火叶城并不是一个明知的选择。

    古恩一路狂奔回营,冲进营门就一头栽倒了地上。

    周围的将士们大吃一惊,迅速过来搀扶。

    古恩看起来万分狼狈,满头全是冷汗,“快……快去火叶城!请天闲大公!”

    “不用了,我在呢。”

    众将士吃惊的回过头,发现天闲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那里了,营门口的士兵们都在干瞪眼,刚才明明这里还没有人。

    古恩吃惊的望着天闲,上下打量几下,忽然明白了什么,“刚才,是你?”

    这老先生脑子转的够快,天闲直接点点头,“事情有点超乎想象,我想现在必须和教皇联系才行。”

    古恩擦了擦头上的冷汗,“联系教皇大人,事情真的这么严重?”

    天闲点点头,神色变得凝重起来,“本来……我以为不会是什么太麻烦的事,毕竟就算是龙渊帝国的幕后黑手我也有信心一战,但是现在……”

    天闲抿了抿嘴唇,“事情变得复杂了,我现在需要联系到教皇,麻烦你现在就去传递消息,而我现在回火叶城去,这边一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古恩一愣,“如果是足够重要的事,教皇大人立刻就会回应的,大公可以在这里稍等一下。”

    天闲摇摇头,“在和教皇联系之前,我还要先去见一个人。”

    古恩顿觉奇怪,见什么人比见教皇还要重要,“不知道……”

    天闲闷闷吐出一个名字,“灵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