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都市言情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0章二次进宫

第20章二次进宫

    【《绝色总裁爱上我》是耀阳祖师在山鸡开的第二本书,新书上传,求收藏推荐!谢谢!】

    “不好,张铁根出事了!”那个漂亮女孩也不知道为什么,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来。“赶快想办法捞人!”

    警察将张铁根二人人弄上面包车,另两名警察则呼叫救护车。

    面包车载着张铁根和铁蛋一路呼啸,向乌龙乡派出所驶去。

    进了派出所,铁蛋被带去录口供,张铁根则被小平头关到一间狭小的房间。

    铁门铁窗,空间狭窄,光亮昏暗,如同外面即将入夜的天光,让人感觉很逼仄。

    这些人显然将张铁根当成危险分子,双手反拷也不给解开,就这么套在铁椅子上坐着。

    这里面的摆设与先前的审讯室差不多,给张铁根一种熟悉感,心里暗叹,这才回家几天,就二次进派出所了。

    没多久铁门被打开,进来两个人。走廊过道的灯光,斜斜地从门口射在地面上,如同霜一样白,映着他们被拉长的影子。

    张铁根抬头一看,我勒个去,遇到熟人了。这不上次审他的那个科长警花咩?好像姓魏,还是个小科长!

    另一个人,是抓张铁根进来的小平头。

    张铁根心中一叹,说实话,他真不想总是以犯罪嫌疑人的身份见这个如花似玉的警花。

    但是,他又不得不承认,这个警花长得就是漂亮,身材真是够辣,足以让他百看不厌。

    当然,好色如同张铁根这样的人,肯定觉得看是不够的,他的追求更是很长远的了。

    然后,张铁根在偷瞄警花的衣领部位的时候,才发现她戴的牌子,坐在下面不仔细看还真看不到。

    好在他的眼神好,原来这警花叫做魏新晨,名字很青春,很有活力嘛!

    警花坐下后瞧了张铁根一眼,见是张铁根,微微愣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之色,看来她对张铁根的印象还真有点恶劣。

    “姓名?”警花面若寒霜,一开口就又是老一套的程序。

    张铁根心中很是不爽,这不是明知故问吗?

    “姓名……”警花拉长声音重复了一遍。

    “张、铁、根!”张铁根故意学着她拉长声音。

    “家庭住址?”警花瞪了他一眼,很不满他的态度。

    张铁根详细说了。

    “年龄?”魏新晨继续问道。

    “你知道还问我?”张铁根撇撇嘴道。

    “年龄!”魏新晨跟张铁根较上劲了。

    “你不是知道吗?”张铁根继续撇撇嘴。

    “啪!”警花拍了一下桌子:“张铁根,你老实点,少给我摆这种态度。”

    警花今儿的火气挺大。

    其实,这不是警花故意刁难张铁根,或是大【女夷】妈光临。而是她最近一直在警务系统网查张铁根的资料,结果一无所有,自然会对张铁根本人有点意见。

    “魏新晨,我现在急着回家吃饭,你这些程序拜托能不能省略一下?”张铁根不爽地说道。

    魏新晨听张铁根叫出她的名字,不由得愣了一下,又见张铁根出言不逊,黛眉一皱就要发作。

    小平头见她脸色不对,便轻轻的碰了碰魏新晨,说道:“魏科长,你认识他?”

    魏新晨被他一问,觉得自己有点失态,气呼呼地说道:“谁认识这个家伙,不认识!”

    小平头则是说道:“魏科长,要不要让我来审问这小子?”

    “谢谢,不用,我自己来就行。”魏新晨这才深吸一口气,对张铁根说道,“张铁根,别的也不问你了,说说今天究竟怎么回事。”

    张铁根满不在乎说道:“如果我告诉你,其实我才是受害者,你信不?”心里却在想,如果你信才怪。

    果然,魏新晨鄙夷地撇了撇嘴,说道:“你说我会信吗?”

    张铁根耸了耸肩膀说道:“那我就没什么可说的了,告诉你不是我的错,你又不信。”

    警花哼了一声,说道:“张铁根,你知道犯了多大的事吗?不仅打架斗殴,而且还重伤二名警察,你真够狠的!”

    张铁根不满地说道:“鬼才知道他们是警察。他们穿着便衣一下车就向我冲来,我当时正忙对付那些痞子,判断失误,这怪得着我吗?”

    然后,张铁根对小平说道:“你说,当时你们冲过来时,先出示了警察证没有?”

    小平头愣了一下。

    他们其实不是乌龙乡派出所的,而是市局重案组的,过来这边查一件案子,结果路上正好遇到张铁根在打架。他们下车想要拿下人人再说,也就没想到要出示警官证,哪里想到遇到张铁根这么一个硬茬,结果悲剧了二个人。

    魏新晨见小平头沉吟着没出声,心中猜测张铁根八成说的是实情,只好转换方向,说道:“好,那我问你,今天和人群殴是怎么回事?”

    张铁根笑嘻嘻地说道:“很简单啊,我是除暴安良,不为恶势力所屈服。他们是当地的一群痞子,想要来收保护费,我不给,然后后面的结局你应该知道的了。”

    “别嬉皮笑脸的,严肃点!”警花斥道,“他们为什么要跟你收保护费?”

    张铁根无语了,扬声道:“魏新晨,你的问题能不能稍微有点技术含量?他们是地痞,不向善良老百姓收保护费,难道还给我保护费不成?”

    “你……就你还善良老百姓?”魏新晨嘲讽道,“但是,你也不能够将人伤成那样,四个人二个重度昏迷,二个重度骨折!你这是过度自卫。”

    “你母亲的,老子从不自那个啥慰的,更别说是过度!等你以后跟老子好上了之后,我就天天让你知道老子的厉害。”张铁根心里无聊地想着。

    口中却是委屈地说道:“这不能够怪我,他们当时手里拿着刀,我能够不被砍死,给你们派出所和乌龙乡的名声带来恶劣影响,你们是不是更加应该感激我呢?”

    “你这是在狡辩!”魏新晨想不到这个张铁根这么能说,扬声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