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都市言情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21章私人律师

第21章私人律师

    “行了。”张铁根装作不耐烦地说道,“我知道你的想法,不就是想我认罪:蓄意伤人、聚众闹事、袭警!还要不要再加一条非法占道经营?”

    “哼,你还知道你犯的事,早说不就成了,耽误我时间!”魏新晨见张铁根终于要认罪,心里不由得生出一丝快意。

    “嘿,我就知道你是这样想的。”张铁根突然笑道,“你丫的做梦吧,我是受害者,我凭什么认罪?!”

    “你……好你个张铁根……”魏新晨发现被张铁根耍了,俏脸涨得通红,咬牙切齿道,“哼,我还不信,治不了你了……”

    魏新晨胸口急剧起伏,跳动不已,看得张铁根差点流口水。我的乖乖,这警花的怕不比柳如烟小啊!都是大大的啊!

    小平头还是比较冷静的,见魏新晨气成那样,提醒道:“魏科长,你别上当,这个小子皮得很。你越生气他就越高兴,还是我来让我来审吧?”

    “不行,就我来审。”魏新晨断然拒绝,她也是倔脾气。

    小平头的级别比魏新晨高了不知道多少,但是魏新晨的身份他知道,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市局警员可以招惹的。

    他不由得摇了摇头,自己是无事献殷勤了。

    其实,他在旁察言观色了很久,发现这魏新晨科长有些不对劲,情绪特别容易激动,不就审问个嫌犯而已,情绪也不用这么激动吧?难道她跟这个叫做张铁根的农民有什么猫腻不成?

    这时,外面响起敲门声,一名协警探头进来,道:“魏科长,外面有位律师要见你。”

    “不见。”魏新晨不耐烦地说道:“没看见我正忙着吗?出去。”

    然后,魏新晨惊奇地扭头问道:“你说谁来了?”

    “律师!”

    魏新晨的脸色惊奇之色更浓了。

    这乌龙乡就一穷乡僻壤,派出所里几年也不见一个律师来过,今天怎么就来了呢?这究竟什么情况?

    美女警花情绪不好,还是不要招惹为妙。协警连忙走人,关上铁门。

    但是很快地,那协警又探头进来,苦笑道:“魏科长,你还是处理下吧?那律师一再要求见他的当事人。”

    “见就见呗,你带他去,别来烦我,这正忙呢!”美女警花不耐烦了。

    “可是,那律师说,他的当事人叫张铁根。”

    “谁?张铁根!”魏新晨奇道。

    “是的,就是你现在正在审问的这位。”

    魏新晨回头瞪了张铁根一眼,恶人屎尿多!“让律师进来。”

    张铁根听得真真的,心中更是感觉极其奇怪,他在国内哪里认识什么律师?何况这里还是乌龙乡这样的穷乡僻壤,律师谁肯下来?

    正想着,律师进来了。

    这个律师文质彬彬,细皮嫩肉的,一看就知道是喝过不少墨水。

    此人三十来岁,西装革履,眼睛上戴一副无边框的眼镜,手里提个黑色的公文包。

    “二位警官好,我姓高,是天南市博德律师事务所的律师,这是我名片。”高律师将名片分别递给魏新晨和小平头。

    魏新晨心中惊讶,博德律师事务所在省内业界的名气很大,在省城浮云市和这里天南市都有事务所,几个合伙人据说都是号称政法院校航母的西政大学校友。

    “所以,张铁根是你的当事人?”魏新晨奇道,“可是,天南市下到我们这里,至少也要二个小时,你是怎么赶过来的?”难道是坐飞机不成?

    “没错,我的当事人就是张铁根。我最近在这边有业务,一直都在这边。”然后,高律师向坐在铁椅上的张铁根问道,“你就是张铁根先生吧?”

    张铁根疑惑地点点头,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

    高律师见张铁根双手被反铐,皱眉对魏新晨说道:“这位警官,你们这样反铐住我的当事人,是违反审讯条例的。”

    “我怀疑他……”

    “怀疑?”高律师打断魏新晨的话头,说道,“我现在有充分的理由,质疑你们警方虐待我的当事人,进行刑讯逼供。对此,我向你们上级主管部门申请行政调查的权利。现在,请你们立即解开我当事人的手铐。”

    魏新晨与小平头面面相觑,你母亲的,这个张铁根是个贱骨头,他的律师更贱。她才说了“怀疑”二字而已,这律师就开始给她头上扣屎盆子!

    小平头只好去将张铁根的手铐解开,魏新晨也不愿惹上麻烦,而被上级部门行政调查。

    高律师见魏新晨二人还算合作,又说道:“现在我要申请保释我的当事人。”

    “不行,绝对不行。”魏新晨断然拒绝道。

    高律师不以为意地说道:“这不是你可以决定的,我会去找你们所长。”

    “见我们所长也没用,我说不能保释,就不能保释。”魏新晨态度决绝地说道。

    魏新晨的家世显赫,还真不怕高律师拿胡海压她。

    高律师不再说什么,只是掏出手机走出审讯室。

    等到高律师回来的时候,胡海屁颠屁颠地跟来了,一脸的小人神态。

    胡海将魏新晨拉到走廊,一脸讨好地笑道:“小魏啊,咱先让张铁根保释出去不成吗?”

    “不行,要是他潜逃了怎么办?”魏新晨拒绝道。

    “不是。”胡海急的脸都红了,“小魏,你就可怜可怜我这个小小的派出所长行不?你这个姑奶奶我得罪不起,但是柳如烟和李副市长那边我也得罪不起啊!张铁根是柳如烟男人,高律师就是柳如烟公司的法律顾问!”

    “张铁根真是柳如烟丈夫?而且她还找了市里的领导?”魏新晨问道。“可是我查过,张铁根是未婚啊!”

    “也许人家是男女朋友关系呢?总之,刚刚李副市长亲自给我打电话关照,把我都吓到了。”胡海哭丧着脸,求道,“小魏,你说我一直对你都关照有加吧?这次帮帮我行不?”

    虽然魏新晨不怕得罪一个副市长,但是胡海平时对她确实好,也不想让他难做。

    她叹了口气道:“好吧。”

    然后,魏新晨快步走进审讯室,瞪着张铁根道:“张铁根,你被保释了!哼,没用的男人,就知道靠老婆!”

    “我老婆?”张铁根奇道。“谁啊?”他可是正经八百的未婚青年!

    “快滚。记住,这件事还没完!”魏新晨气道,根本不愿意回答张铁根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