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都市言情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5章意外收获

第35章意外收获

    等到差不多九点多钟的时候,夜色弥漫,街上灯光点点,如同洒落地上的繁星一般,张铁根开着摩托车来到张明亮家的小别墅外头停下。

    这里是一个小别墅群,里面林林总总有、十几栋小别墅,外面围着高高的围墙,还设有保安岗亭,规模颇为宏大。

    也不知道这穷乡僻壤的乌龙乡,哪来的那么大的财力,修建这么多别墅给领导住!

    张铁根开着摩托车在外面转了两圈,找清楚所有摄像头的位置,选取一个摄像头的死角,如同灵猫一般轻巧地越过去。

    身为世界杀手之中的王者,张铁根做这点事情简直易如反掌!

    张铁根潜伏而入,很快找到了张东生家的门牌号,轻松破窗而入。

    张东生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乌龙乡副乡长,但家里却布置地出乎意料地豪华。

    张铁根在国外不知道见过多少富豪的家,其中很多人的家,都没有张东生家里来得豪华!简直是触目惊心!

    别墅有二层,张铁根以最快的速度对所有房间展开搜索。

    他虽然不知道自己要找什么,但是直觉告诉他,只要肯找,像张东生这种人问题一定多的是!

    当张铁根在一间卧室里面找的时候,看到桌子上放着一台dv机。

    他拿起来打开,里面传出二个男人和二个女人的很不和谐社会的声音!

    张铁根本来以为,这种场面,只有世界上最无耻的大河民族的子民,才能够做得出来的。所以猜想,dv机里面装着的应该是岛之国拍出来的动作片,但是一看画面便愣住了。

    里面的男主角赫然是张东生和张明亮这对父子!

    张明亮前面是一个年纪五十岁出头的女人,姿色一般,脸上颇多皱纹,画着非常浓的妆,身材肥胖,一堆赘肉。

    这种货色张明亮居然还那个兴奋,那个卖力。这个张明亮的口味真是太重,简直让人受不了。

    二张东生前面的那个女人,年纪不过二十多岁,长得倒是漂亮,身材也很不错,大叫不已,一看就知道是在装。

    然后,接下来他们之间的对话,差点让张铁根吐血三升。

    张明亮兴奋地对那个老太婆,道:“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啊?”

    儿子……她居然是张明亮的妈!

    “啊……舒服!妈妈感觉真是太好了!儿子,用点力,对!!”老太婆心满意足地高声道。

    这个张明亮一家当真乱来啊!但是,接下来还有更加惊叹的呢!

    张明亮一脸得意地对张东生道:“爸,我这个新交的女朋友很是不错吧?”

    “不错,真是很不错!”张东生也是一脸满足地笑道,“下次有好货色,还给带回家来!真特么的带劲!!”

    几分钟之后,张东生和张明亮互换位置……

    【和谐社会,此处省略一万字】

    然后,十分钟不到,张东生和张明亮就完事了,气喘吁吁地,筋疲力尽。

    “爸,你今天真强,比平时多了三分钟时间呢!”张明亮讨好地说道。

    “那是。你也不赖!”张东生得意地笑道,从抽屉拿出二颗蓝色小药丸,给张明亮一颗,“这是好东西,强身健体,包你一夜不倒。”

    二人吞下蓝色小药丸,继续一起冲杀起来。

    “你母亲的,那不是伟哥吗?特么强身健体,不让你们这对无耻无知的父子啊!而且事情居然还拍摄下来,想要时不时拿出来观摩回味吗?”张铁根脸上一阵厌恶,觉得很恶心,肚子里面今晚吃下去的东西已经在翻腾。

    为了不让自己吐出来,他连忙关掉dv机,抽出里面的存储卡,将dv机放回原处。

    说实话,这种作风问题的事情,是可以拿来用来威胁张东生的好东西,张铁根当然不会放过。雷政富和女英雄红霞同志的录像,张铁根即使当时身处国外,也是如雷贯耳。

    收起储存卡,张铁根继续在房子里面搜索。

    在一间书房里面,张铁根在一副挂在墙上的印刷油画后面,找到了一个保险柜。

    张铁根冷笑一声,像他这样的人,开个保险柜那也不是什么难事的,他以前就没少干过!何况,这个保险柜是老式的,使用的还是机械锁!

    张铁根从衣袖里面抽出一根短短的铁丝,伸进锁眼里面鼓捣起来。

    只听咔嚓咔嚓几声,保险柜就被打开。真心是太容易,几乎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的东西。

    保险柜挺大,装了不少好东西,绝大部分都是金条,居然还有一些美元和欧元,甚至还有三本出国的护照。

    这是以备不时之需,随之准备潜逃外国的节奏么?看来这一家子一定是干了不少违法乱纪的事!

    那些钱张铁根不会动,还要拿去银行兑换,很容易被抓到。

    至于那些金条,张铁根是有点想要拿走,但是一则太重,二则上面有记号,在这种穷乡僻壤的地方,出手还是容易被人逮!

    于是,张铁根只好作罢,拿起放在保险箱低沉的一个文件夹。

    张铁根翻了一会儿之后,顿时精神一震,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

    这里面所记录的,全部是张东生非法所得记录。

    什么哪一年从谁手里收到的钱;私自卖出了多少的土地等;还有哪一天,他为了能够当上副乡长的位置,给上面的哪个官员送多少多少钱之类的事情,全部记录得是清清楚楚!

    “就是这些了!”张铁根得瑟地笑道。“张东生、张明亮,这次我还不搞死你们二个混账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