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 都市言情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74章信根哥得永生3更

第74章信根哥得永生3更

    【《绝色总裁爱上我》今天继续三更,求打赏、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张铁根将口中叼着的那支哈德门,用另一只手夹出来,吐出了一个烟圈,笑道:“猪哥,你也来一根?我这哈德门便宜是便宜,但是够味儿,抽习惯了,别的烟你都不想碰了!”

    朱守心惊肉跳地看着眼前的这个长得有点黑的家伙,他现在真心不想碰张铁根烟,他只想说:小哥,你别碰我就行了啊!

    然后,朱守偷眼看了一下旁边。

    我的天啊!他今天带过来的人马,现在居然只剩下不到三分之一,其余的已经全部被眼前的这个可怕的农民给干掉!

    一个人干掉的啊,兄弟们!

    “这个,这个就不用了,我抽不惯。”朱守胆战心惊地说道,“大根哥……”

    “怎么,你不给我面子?”张铁根打断朱守的话,冷冷地说道。

    “不是,大根哥,我真的不是这个意思。”朱守的冷汗就从从额头上面冒出来了,身子直打颤!

    “你母亲的!你侄子那叫啥的秦寿生的混蛋,前几天居然敢不给我面子,结果被我狠狠地修理了一顿!好啊,你也不给我面子是吧!赵伟,猪哥交给你了,给我好好地伺候!”张铁根高声说道,夹在手里的哈德门只剩下个燃着的烟p,拿起来就按在朱守的嘴里掐灭了。

    “哎呀……”朱守被烫得惨叫起来,可见张铁根一旦发狠,真的是够狠的。

    张铁根在朱守身上重重的踹了一脚,朱守那肉山一样的身体,便朝赵伟那边冲过去。

    赵伟他们那边,这边已经差不多结束任务,血虎帮剩下的几个人,早就已经逃之夭夭。

    “放心吧,这头肥猪交给我!”赵伟现在是胆气倍儿状,人也是变得倍儿嚣张!“兄弟们,这个家伙可是血虎帮的老大啊,大家跟我一起上,这绝对是百年一遇的机会,给我往死里打!”

    赵伟首先冲向朱守一阵拳打脚踢,他的那些兄弟也围了上去。

    朱守像个肉球般,他这些家伙打得是满地打滚,口中大喊求饶,简直是惨绝人寰。

    朱守现在心里那个后悔,自己怎么就把那个农民给看走眼了呢?刚才人家是在跟自己玩低调,自己居然还以为人家是怕了!

    “救命啊,救命啊……”一阵的鬼哭狼嚎。

    好一会儿之后,朱守几乎被打得叫不出来了。

    中年女人也看傻眼了,嘴巴越张越大,脑袋里面除了塞满脂肪之外,就是一片空白。

    张铁根见张伟这些家伙,已经打的差不多,再这样打下去的话,极有可能出人命,扬声说道:“赵伟,你们都住手!”

    虽然赵伟这些人这时候,都已经打得有些红了眼。但是张铁根的话里面,却是如同夹着寒气的风雨一般,霎时间扫过他们的心田,让他们大家的心里跟着是一颤,便连忙都停手了。

    一时间,场上除了朱守跟他的那些被打倒的手下,口中发出的哼哼唧唧声之外,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赵伟等人全都向着张铁根这边,投来崇拜之极的眼神。

    今天要不是有大根哥,他们就是一群永远扶不起的阿斗!今天要不是有大根哥,他们就只能够是,一群被血虎帮的人打个半死的怂包!

    他们的心中全都浮现出一句话:信根哥,得永生!

    张铁根又慢悠悠地掏出那盒哈德门,一看里面只剩下一根烟,将之抽出来,很是潇洒地丢掉纸盒,将烟刁在嘴里,开始在裤袋里面掏打火机。

    “大根哥,我来。”王冲那厮果然是个有眼力的,掏出自己的打火机,屁颠屁颠地跑过来给张铁根将烟点上。

    “有前途。”张铁根叼着烟,拍着王冲的肩头说道,一副老子是老大的架势。

    “多谢大根哥夸奖!嘿嘿嘿嘿……”王冲兴奋地退到一边。

    张铁根吐出一个烟圈,对朱守的老婆笑道:“大婶儿,我妹妹的衣服,你还要还要买走吗?”

    中年女人早就已经被张铁根吓破胆了,脸色一片煞白,不住地摆手道:“不要了!我不要了!这件事是我不对,我对不起大根哥你,求求大根哥高抬贵手,放过我们夫妻一次吧!”

    “别啊。你不是说,我们农民的孩子,穿不了那样的好衣裳吗?”张铁根呵呵笑道。

    “没有,绝对没有的事情,那是我有眼无珠,大根哥你的妹妹天生丽质,那件衣服最适合她了。穿起来一定最好看!”中年女人连忙说道。

    “我看也是这样呢!”张铁根呵呵冷笑道,“不过,我这些兄弟们的医药费,还有我们妹妹的精神损失费,我们貌似要算一下哟?”

    中年女人心中真的是又怒又怕,从来都是她勒索别人,现在居然有人敢勒索她,简直岂有此理!

    但是,人在屋檐下不的不低头,中年女人为了保住自己不受伤害,连忙说道:“大根哥,我身上并没有带钱,您这次就高抬贵手吧?你看,我们这边的人,全都伤的不轻啊!”

    “乌龙镇上不是有银行的吗?你去取就有钱了!”张铁根叼着哈德门说道。“你要是不赶快,你男人要是耽误了治疗,那就不太好了吧?”

    “这个,这个……”

    “臭婆娘,你特么的还愣着干嘛,快给大根哥去取钱啊!”朱守用着所剩不多的力气叫道。

    像朱守这种人,平日里作威作福惯了,可以将别人的生命视作蝼蚁,但对自己的小命却极其爱惜。

    中年女人则是骂道:“老娘哪里有钱,家里都是你在管钱,你还敢说?”

    张铁根向赵伟试了一个眼色,赵伟立刻上前抢走中年女人的包包。

    “不要,我的包包!”中年女人尖叫着,想要将包包抢回去,却是被赵伟给一脚踹倒在地上。

    赵伟在包包里面翻找一下,拿出一个钱包,对张铁根笑道:“大根哥,有不少钱呢!起码好几千,这个臭婆娘还说没钱!”

    “还给我,那都是我的私房钱!”中年女人尖叫道,又被赵伟给踹倒了。

    “你这个臭婆娘,有钱也不肯救老子!”朱守也怒道。

    “才几千块而已,把他们所有人的钱都翻出来!”张铁根笑道,今天哥就打劫了!

    赵伟的手下纷纷过去,在那些血虎帮的人的身上一阵翻找,啥钞票、手表和金饰品,全部拿走。

    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