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3746章 师伯不白叫
    第3746章师伯不白叫

    老李头听完张铁根所讲的事情之后,脸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的。Δ 猎文网en.cc

    毕竟说实话,张铁根现在所讲的事情并没有多少涉及到张铁根,这个他老李头的亲传徒弟身上的。

    这个事情顶多就是涉及到,张铁根的一个女人的事情而已。更何况,张铁根的女人的数量只怕用一双手的指头都不够用的。

    因此,对老李头这样的大灵导来说,他其实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关注用在这个事情的上面去的。

    这就是大灵导和一般人在思维上面的不同之处。这点也是张铁根这样的升斗小民,确实是不懂的。

    老李头就显得态度有些冷淡地说道:“这王家已经是大大有名的有钱人家了,怎么还尽想着干这样的缺德事啊果然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见到老李头态度是如此,张铁根赶紧催促道:“老头,你就出手把王家给拿下了呗反正这个王家本来就不是什么好鸟,为富不仁不说,特么还尽想着要成火打劫,听说还暗中跟着外国的势力一直在勾勾搭搭的这可是背叛了我们伟大的祖国的节奏,节操实在是不行啊”

    老李头看了张铁根一眼,没好气地说道:“你小子真的以为我是万能的吗”

    张铁根耸耸肩,笑着说道:“你可是大灵导,灵导可是掌握着绝对的权力的,有权力就是万能的啊偏偏的,你就是一个大灵导,老李,我对你有信心”

    张铁根的话实在是让老李头哭笑不得,批评道:“你小子不要胡说八道来酸我,以为我听不出来吗我可告诉你了,王家的生意能够坐到如此之大的规模,特别是他们家从事的可是房地产行业,这在暗地里可是绝对的特许行业,否则他能够那得到开的土地吗”

    “所以”张铁根想了想后,说道,“你的意思说,王家背后的后台十分的硬手了”

    “你觉得呢”老李头反问道。“这个王家可不是那么好动的。我跟你说,你给我老实点儿,待会儿孙老来了,就看你小子的了。”

    张铁根一听老李头这话,感情这个死老头子还想要拉上孙老一起干的节奏咩其实也对,人家孙老的级别还是要比老李高一些的。

    “好,待会儿我一定好好的表现,绝对不再给你添乱。”张铁根立刻信誓旦旦地保证道。

    看着张铁根那十分严肃认真的样子,老李头的心里不由得是对人家司徒子惜,居然是生出了那么一种羡慕嫉妒恨的感觉来了。

    毕竟,在他老李的面前,张铁根什么时候这么认真过啊现在就为了那么一个女人

    都什么人呐老李头心里郁闷又酸酸地想到。

    跟着,老李头和张铁根继续聊天起来,内容当然是张铁根是怎么从人家聂家人手里,将这两个寻宝图残片搞到手的经过。

    很快的,可能是因为寻宝图的缘故,孙老过来的度是特别的快。

    孙老一进门来,就十分兴奋地对着老李头说道:“寻宝图在哪儿呢”

    好吧,张铁根这货直接是被人家大灵导给无视掉了,压根就没有看到他的存在的样子。

    老李头立刻从座位上起来,笑着对孙老招手说道:“你怎么来的这么快呢今天路上不堵车呢”

    孙老微微一笑,指着外面的窗户说道:“你倒是看看现在外面的天气,可能不堵车吗我一接完你电话之后,我就直接搭乘直升飞机过来的。”

    张铁根闻言,不由得是翻了个白眼,你母亲的,当大灵导果然就是浪费啊机油多贵你不知道吧那些油钱可是老子辛辛苦苦的纳税钱啊

    一时间,张铁根的心里代替广大的贫困纳税人又流了一次血

    “怪不得过来的这么快呢”老李头爽朗地笑道,指了指他的办公桌那边,“都放在我的桌子上,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孙老点点头,立马快步地就走去了老李头的办公桌那边,走的度都比老李头要快多了。

    也就可以看得出来,此时孙老的心情确实是十分兴奋的,也同时可以看得出来,孙老的一身功底确实够硬。

    当然了,孙老虽然叫做孙老,但是以现代人的存活年龄来说,他其实并不是太老,否则我国官场的七上八下的规矩到底还要不要了

    反正吧,无论怎么说,孙老的年纪确实是比老李头大了那么一点,但是顶多也就只有五十来岁而已吧。就是不知道下次换届他还有没有机会了,但是张铁根很清楚的是,老李头肯定是还有的,谁让他的年纪小呢

    于是,一大一小两个小老头,就一个拿起放大镜,一个在旁边快地翻着一本线装书,一切十分兴奋的在那边窃窃私语起来。

    当然了,随着时间的流逝,孙老的脸上的神色也跟着变得越来越兴奋,简直都变得特别红润起来,就跟一下子吃了好几斤的东阿阿胶似地。

    张铁根这边当然又一次被人给甩在一边,自己个儿感觉越来越无聊起来。男人一个人,果然就是容易感觉孤单寂寞冷,果然还是跟妞儿在一起的时候最有意思了。

    一时间,张铁根不由得开始想念起来,他的那些婆娘们来。

    又过去了大半个小时之后,张铁根这边终于才看到,两个小老头终于结束了窃窃私语,只是脸上的微笑都变得更加厉害。

    跟着,孙老放下手里的放大镜,显然终于是对那二个残片的坚定完毕,心情看起来贼好的样子。

    张铁根那可是十分会来事儿的人,立刻从沙上面站起来,十分殷勤地向着孙老那边问好道:“孙老,您好。”

    孙老这才终于现张铁根的存在,笑着问道:“铁根啊,原来你在这里,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张铁根翻了个白眼,心说:我比你还早过来的,好吗

    微微一笑,张铁根用着十分灿烂的微笑回答道:“我老早就到了,只是您老刚才没有看到我,就只看到那两个寻宝图的残片了。”

    “呵呵呵呵我刚刚太着急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孙老爽朗地笑道。“对了,那两个残片又是你带给你师父的”

    “是滴孙老。不过,我可不仅仅是带给我师父的,我也是带你这个师伯的。”张铁根十分殷勤地笑道。

    孙老一听张铁根又叫他师伯了,心里不由得一个突突,就知道事情只怕又不单纯了,张铁根这货肯定又有事情要求他的。

    这个张铁根的师伯,那可从来都不会白叫的。

    果然的,在大家坐下之后,张铁根就跟孙老提起了王五聪家和司徒子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