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历史军事 >风花醉 > 《风花醉》正文 第1389章生死攻杀
    轰,普斯克城大军如遭雷击,苏格斯也露出惨然的笑容,已经不需要打了,东方人把人头扔到这里,目的太明显了,就是要打击普斯克大军的士气。人困马乏,士气全无,真要开战,东方人会欣然笑纳这份军功的。马佐维亚的人头在这里,也就意味着费斯塔克易主,没有了费斯塔克,再多的厮杀都失去了意义。

    苏格斯拿得起放得下,他抬起手深深地望了一眼菲斯特克方向,随后缓缓调转马头。普斯克城大军撤走了,史文恭也没有下令追击。普斯克大军已经不足为患,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只会越来越被动,何必这个时候白白牺牲士兵的性命呢?

    普斯克城大军撤走,另一侧的教会兵团同样遇到了大麻烦,他们半路上碰到了杨再兴和耶律沙统领的大军,先头骑兵根本没什么废话,直接开始厮杀在一起。杨再兴以锐锋营骑兵为先锋,直接撕开教会骑兵阵型,耶律沙率领步兵从侧翼逼过来,这股隶属于教会的霍亨索伦骑兵顷刻间感受到了无穷的压力。为了保存实力,霍亨索伦骑兵只能暂时退却。双方在不勒泗河附近对峙,一时间谁也奈何不得谁。杨再兴有些忧心的敲打着额头,目光炯炯的望着眼前的作战图,“耶律将军,教会兵团似乎知道了费斯塔克的情况,他们现在一心保存实力,我们到底该怎么寻找战机?耶律将军莫忘了,殿下可是嘱咐过,一定要打垮这支教会武装。”

    “绍烈,你觉得我们如果做出进攻尤姆斯堡的架势,教会兵团会是什么反应”耶律沙认真的询问道,他心中有个想法,但并不成熟。杨再兴在战略方面也有着独到之处,他很快就想通了耶律沙的意图,“耶律将军,你是想借尤姆斯堡把教会兵团调过来打?这个想法是好的,可有个问题,尤姆斯堡可是有着不少守兵,凭我们手中的实力,短时间内根本打不下尤姆斯堡,这一点我们清楚,教会兵团的人也清楚,他们会上这个恶当么?所以这一招很难凑效。”

    第1044章震惊西方

    “嗯,绍烈所言甚是”耶律沙轻轻地点了点头,这事真有些想当然了,二人全都皱着眉头。过了良久,杨再兴有些不敢确信的说道,“杨某有个方法,就是太过凶险了,我们可以趁夜横渡不勒泗河,偷袭教会大军。”

    “绍烈,你是不是疯了?这种鬼天气,潜水过不勒泗河,兄弟们谁能扛得住?”耶律沙有些咋舌的挑着眉毛,杨再兴这个馊主意何止是凶险,搞不好还没偷袭日耳曼人呢,自己就先被冻死了,“绍烈,这个想法就不要提了,如果能够搭建一座桥,反而可以尝试一下偷袭。”

    “搭桥?嘶,杨某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杨再兴瞳孔放大,露出一丝兴奋之色,他握紧拳头,掩不住心中的喜悦,“耶律将军,杨某有办法了,记得之前听殿下说起过。这边的天气冷得很,洒上水不出一刻钟就能冻成冰。不勒泗河虽然终年不结冰,但我们可以在怒水山巅搭建一座冰桥。”

    怒水山巅位于不勒泗河北端,地势高耸,不勒泗河从中间穿过,虽然怒水山巅相距距离最短,但是悬空十几丈,跟悬崖一样,无路通行,所以从来没人关注过这里。怒水山巅东西相距三丈,凭着杨再兴的能力完全可以跃过去。只需要飞爪和绳索即可。耶律沙看到杨再兴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忍不住仔细询问起来,当得知搭建冰桥的方法后,他暗自点头道,“不管成不成,这个方法值得试上一试,总比你那招强行游过河的办法好多了。”耶律沙对什么冰桥并没有太大的兴趣,他觉得只要能到达对面,一夜之间搭建一条三丈长的空中铁索桥是完全有可能的,简易铁索桥再加上冰冻形成的冰层,或许真的可以短时间内将大批兵马送到对面去。

    在怒水山巅另一侧,近两万教会兵团并没有因为不勒泗河的存在而放松戒备,他们全都是来自霍亨索伦一带的教会士兵,对教会忠心耿耿,所以明知道危险重重,依旧毫不犹豫来到不勒泗河抵挡东方人的脚步。关于东方人的传说有很多,这是一群如同魔鬼一样的东方异教徒,在他们的屠刀下,上帝的子民就像一群羔羊。教皇格列高列的成功的将大宋帝国塑造成了一个无恶不作的魔鬼形象,这些霍亨索伦士兵并不是红袍骑士团那样的存在,但格列高列的洗脑工作做的非常到位,将一帮子霍亨索伦信徒打造成疯狂的教会战士。纽伦斯来自霍亨索伦北部的山庄,他并非真正的教会士兵,但是听了教皇的号召后,还是相应教会,加入到抵抗东方人的行列中来。东方人都是恶魔,如果让他们进入神圣帝国,日耳曼子民会遭受巨大的灾难,寒冷的风沿着河边峭壁疯狂的拍打着脸庞,纽伦斯忍不住打了个寒噤,真的是太冷了,营地里烧着火堆,可是这点火根本带不来温暖。没有人愿意在河边扎营,只是非常无奈,东方人隔河对峙,根本没有撤退的打算。纽伦斯没想到费斯塔克会这么快陷落,教皇陛下也是深知费斯塔克的重要性,所以嘱咐两万大军以最快的速度赶往费斯塔克,为了节省时间,甚至不惜让骑兵脱离主力大军,冒着孤军深入的风险奔赴前线,可还是没能赶上,东方人的效率高的有些吓人。纽伦斯到现在还没搞明白东方人凭什么赶攻打费斯塔克,自费斯塔克往西就是萨克森公国境内,神圣帝国的领土,他们真的有把握能在萨克森公国站稳脚跟?天气冷的有些吓人,河边湿气又大,不久之后,帽子上就结了一层薄薄的冰霜。面对这种鬼天气,又是深夜,谁也不愿意到远处巡逻,就连负责巡视河边的人也铆在一个地方熬夜。

    日耳曼人不可避免的松懈下来,这也让杨再兴和耶律沙的搭桥计划少了一些阻力。杨再兴常年统领骑兵,但早些年也跟郑飚的山地营打过交道,对山涧搭桥多少了解一些。为了能顺利渡过怒水山巅,杨再兴让人将两辆弩车抬了上来,弩箭对准对岸,巨大的铁爪绑在弩箭之上,按照弩车的威力,即使绑着飞爪,越过几丈的距离应该不是问题。杨再兴不断调整方位,观察着对面的地形,确定差不多后,第一支车弩飞射而出,哐当一声,对面石壁上发出刺耳的碰撞声,杨再兴并不气馁,着力准备第二支,如此反复,一直到第七支弩箭射出,终于准确无误的勾到对面的岩石,试试绳索,还算牢靠,杨再兴脱去披风以及增加重量的物件,就要顺着绳索到对岸去,耶律沙看看黑乎乎的山涧,心里有些七上八下的,伸手拉住了杨再兴,“绍烈,要不再等等,或许还有别的好办法,如果你有个三张两短的,殿下那边可怎么交待?”

    “耶律将军,莫劝了,既然已经商议好了,自无退缩的道理,放心便好,不会有事的。耶律将军还请保持镇定,若是能成功,还请耶律将军速速派骑兵从北面吸引敌军,为我部偷袭日耳曼人大营争取机会”杨再兴爽朗的笑了笑,伸手拍拍耶律沙的肩头,片刻之后,便顺着铁索朝对面爬去。当杨再兴进入黑暗之后,每一名定国军士兵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生怕杨再兴出什么意外,黑夜之中,时间显得如此漫长,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不知道过了多久,仿佛是千万年,铁索终于剧烈摇晃起来,耶律沙不禁眉头一喜,杨绍烈居然真的爬过去了,不管怎样,只要到了对岸,搭桥计划就已经胜利了一半。耶律沙打个手势,几名士兵将几条绳索拴在上边,用力拽了两下,示意杨再兴将这些绳索拉过去。在山涧之上搭建一座桥,是一件非常复杂而艰难的工程,光固定几条绳索,就花去了一个时辰,一条两条,直到十几条绳索链接两岸,越来越多的士兵顺着铁索爬过来,帮杨再兴固定铁索支架。铁索固定好,就是搭建木板铺上稻草,随后稻草上洒水。隆冬时节,北国天气冷的不成样子,水洒上去没过多久,桥面就结了厚厚的冰,冰层加重就像浇筑的铁水将木板搭建的桥面固定成一个整体,整个桥身变得更加结实稳固,不再像之前那样摇摇晃晃。火光照耀下,看着眼前的冰晶桥面,耶律沙忍不住面露惊艳,这简直就是个奇迹。试了试桥面的承重力,踩上去一点都没问题,当然为了防止打滑,必须将鞋子用草屑粗布绑起来才行。耶律沙并不想冒险,士兵们散开,桥面最多只能同时存在十名士兵,这样就大大降低了桥面崩裂的风险。几千士兵送到对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丑时初,看到差不多了,耶律沙也按照约定领着骑兵往北而去,此时他对这场战役充满了信心,日耳曼人就是做梦也不会想到最危险的怒水山巅会出现一座桥。月光看上去很微弱,那点晕黄的光如何挡得住肆虐的严寒?耶律沙所部四千多骑兵全都是精锐士兵,尤其是锐锋营骑兵,更是精锐中的精锐,在耶律沙的带领下,这些精锐骑兵顶着寒风,没有丝毫怨言。卯时中旬,经过两个时辰的长途跋涉,耶律沙成功从北面绕了过来,临近辰时,天地间还是一片黑暗,看不多半点黎明的曙光,耶律沙并没有想过小心翼翼的行军,靠近日耳曼营地后,耶律沙做足了声势,“各部听令,分成四队以分散阵型逼近教会大营,一定要把声势做足了,尽量将日耳曼人吸引到我们这边来。”

    四千精锐骑兵,掩藏行踪放慢速度的时候,什么也看不出来,可一旦开足马力,便是锋芒毕露,气势逼人。日耳曼人虽然暗哨布置了不少,可一切来的太突然了,敌袭的消息还没送回大帐,位于外围的营地已经受到了锐锋营骑兵猛烈地进攻,卯时末,正是睡意正足的时候,猛地遭到攻击,很多日耳曼士兵还有些迷迷糊糊的,大部分人还没来得及穿好衣服杀出帐,就被大火烧死在里边,整个营地变得乱哄哄的,日耳曼士兵不知道实际情况如何,吓得只能抱头鼠窜。变故来的太突然,战斗已经进行了一刻钟,好多教会士兵还处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教会军团长图里克睡梦中惊醒,提着阔剑凶光四射的望着北边的兵营,那里已经是火光冲天,不少教会士兵还闷头往这边跑,“来人啊,将前边的路封死,谁再敢乱跑,杀无赦。组织人手反扑,东方人兵力不如我们,骑兵也不是太多,只要我们自己不乱的,挡住他们的第一轮猛攻,接下来就是我们说了算。”

    图里克能当上两万多人的军团长,也是有一定真才实学的,早就把东方人的情况摸清楚了,一共也就一万五千余人,去除辎重兵,真正可以参战的精锐不足一万四,这点实力,根本不足为惧。也正是因为摸清楚了这些,图里克才敢率领大军隔河对峙。图里克发飙,混乱的场面开始得到控制,日耳曼人按照图里克的命令,带数名千夫长的带领下对北面展开了猛烈地反击,那些陷入混乱的北营士兵也受到感染,也开始组织人手有秩序的配合主力进行反击,很快耶律沙的骑兵就遭到了层层抵抗,形势越来越不乐观。

    之所以能取得良好的战果,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占了天黑的原因,夜色笼罩之下,阵型散开,日耳曼人根本摸不清出实际情况,只能采取最稳妥的方法。即使这样,耶律沙的压力依旧不小,不少教会骑兵从侧翼慢慢斜插过来,正面的教会大军也一点点逼过来。图里克的办法着实不怎么高明,却非常实用,拥有着绝对的兵力优势,只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往前推进,就一定会取得最后的胜利,随着日耳曼人的反扑力度越来越大,靠近河岸的左翼已经被逼的左支右绌,频于应付,“耶律将军,左翼被敌军突破,马指挥使请求撤兵。”

    情况有些不妙,但耶律沙并没有慌乱,只是稍加思虑,便神情凝重道,“告诉马桐林,没有本将的命令,敢后撤半步,便军法处置。传令各部,一定要撑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