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社会文学 >入仕 >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微服私访

第六百七十九章 微服私访

    “不我们这次下去调研谁都不带,谁都不通知,就我们两个人下去”段昱却摆摆手,叫住了许晓峰。.

    “啊就就我们两个人下去调研,这这不好吧”许晓峰一下子愣住了,惊讶得目瞪口呆道,要知道证监会主席可是正省级干部,出行怎么可能这么随意呢,之前他跟随刘平清下去调研,哪次不是前呼后拥,身后带着一大批证监会官员的啊。

    “没什么不好的,要想了解真实情况,就不能大张旗鼓,兴师动众,必须轻车简从,谁也不通知,这可是我在地方工作多年的经验”见许晓峰目瞪口呆的样子,段昱呵呵笑道。

    许晓峰已经多次领教自己这位新老板喜欢不按常理出牌的风格了,也就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在网上订好了机票。段昱花了几天时间把手头一些基本事务处理完,只通知了办公室主任钟长江一声说要外出调研,也没有具体说去哪里,段昱就和许晓峰就直接飞去了深圳。

    不过段昱这样的身份,他的一举一动自然是有很多人关注的,虽然不知道他的具体去向,但是很快证监会的官员都知道新老板下去调研了,也引起了他们的诸多猜测和议论。

    董文海端着茶杯慢悠悠地来到李颂乐办公室,正对着电脑看资料的李颂乐瞟了他一眼,没有理会,董文海也不以为意,呵呵笑道:“老李,你倒是挺沉得住气啊,没听说新来那位下去微服私访了啊,从上次的媒体见面会来看,只怕你我都看走了眼,新来这位只怕不简单呢你就一点不担心”。

    李颂乐还是那副漠不关心的模样,撇撇嘴道:“切,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新来那位喜欢微服私访关我什么事而且我们这一行的问题要是谁随便溜一圈就能看出来,我们的股市还会是今天这个样子”。

    “那倒也是哦,我们在这一行干了这么些年,都还有点摸不透这里面的水到底有多深,何况他一个新来的呢”董文海点了点头,揭开茶杯盖喝了一口茶,想了想又问道:“你说新来那位第一站会去哪里呢”。

    李颂乐却没再理会,自顾自在键盘上打着字,董文海讨了个没趣,只得站了起来摇了摇头道:“得,算我咸吃萝卜淡操心,不过我觉得吧,新来这一位第一站多半会去上海,上海交易所这一块可是你分管的,你真的不担心小心阴沟里翻了船哦”,说完就自顾自地晃晃悠悠离开了。

    等董文海走得没影了,李颂乐才停止了在键盘上打字的动作,脸上阴晴不定,沉思了一会儿,还是拿起了桌上的电话

    段昱和许晓峰到了深圳,找了家商务酒店住下,然后拦了辆的士就直奔深圳证监局。深圳证监局的办公大楼还是修得很气派的,尤其是大门,修的跟五星级酒店似的,气势十足,还有个长长的回廊,车子可以直接开上去,门口还有穿着整齐制服的保安守卫,显得很正规。

    的士司机不敢把车直接开上回廊,还没到门口就把段昱他们放下来,段昱他们就只能走台阶上去,这时一辆奔驰600直接开上了回廊,下来一名气派十足的中年男子,一看就是成功人士,门口的保安问都没问就让他进去了。

    段昱他们刚想跟着进去,却被拦住了,保安要他们先登记身份证件,段昱就指着那刚进去的中年男子奇怪道:“为什么他不要登记呢”。

    那保安就有些恼羞成怒地道:“你哪那么多话到底想不想进去办事让你登记你就登记,少啰嗦”。

    段昱还不想暴露身份,所以也就没有再纠缠,拿出身份证给许晓峰一起做了登记,然后又对那保安问道:“我买了一家基金公司的理财产品,我要投诉,应该找哪个部门”。

    “二楼”那保安不耐烦地指了指,就不再理会段昱他们了。

    段昱还是没从那保安口中得到答案,好在大厅里有深圳证监局的部门布局图,布局图上有一处比较新,明显是才加上去的,上面写着“投资者保护处”。

    许晓峰就笑道:“老板,看来深圳证监局的动作还蛮快嘛,您前几天才发表讲话说要保护投资者利益,他们这边就有动作了,投资者保护处都设起来了,据我所知,别的地方证监局可是没有投资者保护处这个部门的”。

    段昱笑了笑不置可否,投资者保护处设在二楼,于是两人就向二楼走去。二楼前三间办公室都挂着投资者保护处的牌子,牌子都很新,显然是才挂上去的,不过前面两间挂着投资者保护处牌子的办公室都关着门,敲门也没有人应。

    走到第三间办公室总算没有关门,门虚掩着,段昱轻轻在门上敲了两下还是没人应,只好轻轻地推开了门,这间办公室隔成好多小隔断,不过座位上却都没有人,只有一个小年轻在那里聚精会神地玩着游戏,根本没留意段昱他们的到来。

    段昱只好加重了力度,再次在门上敲了敲,那小年轻这才注意到有人进来了,先是吓了一跳,待看清段昱他们的面容,并不是单位的领导才松了一口气,没好气道:“有什么事啊”。

    段昱就将之前的托词说了一遍,那小年轻就不耐烦地摆摆手道:“这事你得找机构监管处,基金公司都归他们管”。

    许晓峰刚才还夸深圳证监局动作快,没想到看到的却是这般场景,心里也有些恼火,正要说话,却被段昱制止了,拉着他出了门,朝三楼的机构监管处走去。

    因为只有一层楼的距离,所以段昱他们也没有坐电梯,直接走的楼梯间,刚走到楼梯间的转角处,就听到有人在低声的打电话,“那只股票你赶紧抛了,最近风声有点紧,这段时间暂时不要操作,过段时间我再给你一只股票建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