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劫天运 >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总纲

第二千二百五十六章总纲

    李相濡身份虽然崇高,不过相对而言,剑阁的弟子却没有其他地方那样,对他顶礼膜拜,顶多就是路过见了他的停下来打声招呼,而执勤碰上的,不过点点头示意,看来这里学习的风气还是相当浓厚的,想在想起来,反而是太叔倩这些邪门歪道刚见李相濡时,过分的客套了。

    李相濡为人处事方面也颇为客气,我一路跟着他前往剑阁的那栋和仙宫差不多的宫阁,路上也都是一一和认识的仙家打招呼,以至于来到了主殿,平白就耗费了不少时间,但这也是可以理解的范围。

    “祖父为人谦和,对人对事,都是一派和气,大家在这里,也没什么架子。”李念君悄声跟我说道。

    “是呀,李仙尊当属楷模,令人敬佩。”我笑了笑,心中可不会真就这么想了,这李老头可是老狐狸中的老狐狸,如果真给他表象忽悠了,那我就不是夏一天了,没准现在他正想着怎么设计我呢,毕竟我有七八成的感觉倾向于他知道我真实身份。

    进入了主殿后,李相濡介绍起了这里的设施,然后又说了此地的大抵风情,并且带我前往主殿后面的剑阁位置。

    在绕进了主殿后面一个过道后,很快我们就来到了一处后院,因为这里位于整个仙宫的最巅峰位置,所以阳光落下来,整个地方温暖惬意,和仙剑山那边的大雪封天完全不同。

    又走了一会,终于在后山的一处阁楼中,看到了藏书阁的门牌,李相濡说道:“此地的藏书阁和外面的藏书阁不一样,这里收藏的多是一些古道统和一些不能给其他弟子观看的经典,不过对于身为阁主的你,当然不包括其中,而且里面还有一些其他仙长的私人藏书,包括我,也在里面有一个小格子,专门放置自己所学的道统总纲,这也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比如忽然的陨落,导致道统核心总纲丢失时,留在此地的家族子嗣,能够凭借长辈允许,从而求一份回去重启家族核心。”

    “原来如此,那岂不是十分的珍贵?我若是观赏,恐怕不大好吧?”我心中一凛,居然是道统的核心部分总纲,那肯定是不能看的,但我偏偏又心痒痒的,那该怎么办?

    “哈哈,果然夏阁主是个博览群书的高人,想必见过的典籍,学习过的典籍也多不胜数吧?我看夏阁主身上,似乎属性方面曾经就驳杂无比,委实让我好奇得很。”李相濡笑了笑。

    我再次心生忌惮,这李老头该不会发现了什么?道统驳杂这一点,我老早就化一了,他居然还能看出来?我淡淡一笑,问道:“李仙尊好眼力,不过这点又是从何看出来?”

    “只要反过来看就知道了,对于道力的承受能力,比如自己若是单一道统,所承受的相同属性,势必会有所擅长,而相对其他属性的道法,反而会变得不一样,但据我在之前两战的观察,不止是仙剑山带来的属性侵袭,连浮世清音剑、百里家的百里道,对你造成的攻击,你都能够有极强的耐受力,若是没有多重道统的底子,恐怕面对这么多繁复的攻击,也不会表现得如此的均衡,难道不是么?”李相濡捻须一笑,并不觉得是什么秘密的样子,但却不知道我心中之骇然,已经不下于面对禁奴时的危机感!

    “李仙尊才是古今皆知,我多有不及。”我虽然心下万般诧异,不过表面上还是一副毫不在意的表情。

    “呵呵,夏阁主能够力克百里道友两代精英,已经不是一般的剑仙,想必师承和学识、天赋,都不是等闲,我李相濡虽然见多识广,却也不敢说能找出第二个和夏阁主相仿的人呀……”李相濡并没有看我,而是打开了门,然后一边走一边说道:“此地藏书虽好,不过夏阁主既然已经是此地阁主,除了私人的藏书,其他藏书倒也是可以看的,好比当年名闻天下的沉沦道,九渊道,以及太云道,清河道等古道法,这里都有收藏,熟读一些,对于传授弟子,开坛授课,都是大有裨益的。”

    “李仙尊太过客气。”我平静一笑,对于李相濡也更是防备,这老头可不是一般仙家,至少在我见过的所有仙家里,他是最厉害的。

    这里的藏书阁无人看守,全靠一面令牌才能把大门打开,而里面,果然一层层的藏书就静静摆在了一个个书柜里,很多都是残破之极的,可能收集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因为此地有阵法在,东西已经都不是真的了,真品已经保留了起来,而我随手拿起了一本,竟不过是投影而成的假货,但这‘假货’并不影响人为的翻动和阅读!可见古仙界的‘高科技’还是不少的,至少不会比神庭差。

    我把书籍放了回去,一路跟着李相濡进入更里面,而李念君似乎颇为兴奋,一边观看这些书籍,一边还刻意的问起了太仙道的事情。

    “太仙道?我们这里并无太多它们的道统藏书,就算有,也是一些太仙道的旁支末节的皮毛,大家都知道,一个大型的道门,通常都是层层递进的,越是高层核心的道统,能够接触的人就越少,像是太仙道的核心道统,那名震天下的《太仙法则》,最重要的核心部分,早就因此而流逝在历史长河中了,正因为如此,我们仙盟才不能再步此后尘,遴选出一些能够在我古仙界留下足迹,名闻天下的道者,让他们将核心道统置于此处,并且只有他们自己的后代子嗣才能打开。”李仙尊淡淡摇头,仿佛非常的惋惜。

    “据我所知,道统经过推演,也是可以将核心部分重构的,我以前所拜道统,后来所学部分,皆是以此总纲而重新构建的,难道这也不可以么?”我有些疑惑的问起来,因为我道统驳杂,有的道统,甚至只是拜了祖师爷,然后学了一些总纲法术而已,后面的招数,都是举一反三而来。

    “呵呵,并不是谁,都能够如同夏阁主那样天纵英才,我便是知道夏阁主创造力极强,才会举荐你当阁主呀,若是换了其他仙家,断然是做不到让我如此。”李相濡又开始继续扭曲自己之前曾经的决定了,可见脸皮也是厚的自然,不过这不过是变相给我带高帽子,接下来他很快说道:“然而,核心部分就是核心部分,哪位创道祖师,不都是聪明绝顶的天才?好比夏阁主将庞杂的道统凝聚成一,自成创道祖师,不也是同一个道理么?你也不可否认,他们创造出的核心部分,大部分都是要比后代子孙要强很多的,所以核心部分,总是需要留下来,防止后代子嗣、弟子们行差踏错,不是么?好比百里家的百里决道友、百里稚仙长,他们表现出的剑意,就大不相同,显然所走的路都不一样,将来所走的道路,肯定也是不一样的,因为他们这样的天才在拥有核心部分之后,都衍生出了自己的剑意,并且各有千秋,但你觉得,以后谁会更强大,谁会走向错误的路线?恐怕谁都没有断定的办法……所以防止出现这样、那样错误,这里面的关键不正是每一个道门家族的核心总纲来支撑么?夏阁主觉得呢?”

    李念君也看向了我,若有所思,看来李相濡也是有指点自己孙女的意思在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