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同人动漫 >凡尘判官 > 第六百四十章再住宾馆

第六百四十章再住宾馆

    这会岳东明服了软,贺玉颜也没有继续追究的意思。她只是继续朝着张芸生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然后才跟他说道:“我让你查于倩丽的踪迹,现在这事办得如何?”

    “于倩丽之前在十万大山的外围跟地府鬼差大战一场,之后就没了踪迹。不过据全一道所说,她这会还在附近游荡。不过具体在哪,谁也不知道。因为但凡是遇到她的人,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之所以全一道觉着她还在这里,就是因为一只有人不停的失踪。可是失踪的人又不会立刻就被人发现,所以等到别人发现的时候,她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你以前貌似没有这么没用,现在的你可是跟以前很不同了。你说的事情都是全一道发现的,难道你自己就没有找出什么值得发现的事情吗?全一道不过只是一个道门,特事处却是国之利器。如果一个这把利器钝了,可就没有继续挥舞的必要了。”

    听到贺玉颜的讽刺,岳东明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不过他可没有跟贺玉颜辩论的想法,只是默然不语。贺玉颜也没哟做出什么指示,只是转身往跟张芸生离去全然想法的方向走。岳东明掏出手机,然后朝着张芸生离去的方向看了一会。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拨出号码,而是朝着贺玉颜离开的方向追了过去。

    十万大山遍布密林,因此两人才走了几步,身影就完全被密林所掩盖。张芸生离开的时候更早,所以早就消失在原始丛林之中了。其实也不是他存心想钻林子找罪受,而是因为他知道如果这个时候现身于山外的小路,肯定会被人给发现的。

    如果被人发现,自然少不了一场血腥拼杀。虽然刚才张芸生跟贺玉颜说了狠话,可是他实际上只是说了气话,那并不是他真实的想法。他并不想在自己手里造成太多杀孽,更不想去杀那些并没有多少还手之力的普通人。

    长路漫漫,辛苦的是脚。可是在原始密林之中徒步,辛苦的就是全身了。因为在密林之中根本就没有路,所以张芸生只能用梦魂刀来砍出一条能够勉强让人通行的小路。现在的他还不知道该往哪里走,必定这会他已经算得上是孤家寡人了。

    凡尘虽大,可是张芸生想了又想,还真没谁可以去投靠。他不能去跟父母朋友之类的普通人联系,那会给他们带来麻烦甚至杀身之祸。如果去找重阳子或者戒言法师,他们倒是有可能冒着风险收留自己。可是他们两个人所在的地方,目标实在是太大了。以玄武观或者大成寺的名声,倒是未必有人敢去捣乱。可是如果被困在那里,就没办法再跟于倩丽联系了。

    想了又想,张芸生觉得自己要想打破此刻的僵局,最需要的还是找到于倩丽。毕竟别人会背弃自己,于倩丽却没有那个可能。因为于倩丽这会已经跟鬼差大打一场,绝对没有立刻就加入对方阵营的道理。而且如果孟梅香所言无错的话,能不能重回地府恢复自己的判官身份,最关键的地方就在于能不能拿回鬼王印。

    张芸生一面想着这些闲事,一面披荆斩棘缓缓前行。好在这个十万大山虽大,他所在的位置却很接近大山的边缘。即使这会他走得并不是寻常路,却还是从山林之中走了出来。

    看到山外小镇的点点星火,张芸生抹了一把自己额头上渗出的细汗。终于回来了,他笑了一下,然后将自己手里的梦魂刀收了起来。之后他将自己的衣服整理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是一个正常人。

    亏着逃出那个活死人肆虐的小镇的时候,张芸生顺走了一个倒霉蛋身上还算完好的衣服。否则他一身血污的走在这个靠近大山的小镇上,还不把所有的镇民吓一跳。如果只是下一跳也就罢了,他更怕的是会走露自己的消息。

    这个小镇看起来忙忙碌碌,而且离着大山很近。可是真的走起来,却让张芸生觉得十分疲惫。或许是刚才在山林之中穿行的时候,耗费的体力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这会走的路比山林之中的小道好多了,却让他感到再也没有力气前行了。

    张芸生知道自己这会已经算得上是油尽灯枯了。亏着他的丹田之中还有些灵力作为补充,否则单凭体力来支持的话,估计早就倒在路边不起了。可惜跟体力一样,灵力也不是无限的。之所以他的灵力到现在还没有完全用完,纯粹是因为之前他不知道自己还有气海,所以一直没有动用过灵力而已。

    不行,得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不然的话,万一碰上个对手,自己只有被完虐的份了。张芸生打定了主意,就想随意找一家旅馆休息一会。

    上一次在那个小镇找旅馆,给张芸生留下了很不好的回忆。他可不想再一次被人从后面打晕,所以不敢再找那种小旅馆了。好在这个小镇虽然很但是却繁华的很。街上行人熙熙攘攘,就是旅馆也有好几家。

    张芸生朝着几家旅馆的门面看了一眼,然后进了一家挂着客来优连锁酒店牌子的旅馆走了进去。他看到有个五十岁出头的老人坐在柜台后面打盹,就知道这未必是真的连锁酒店。不过既然已经走了进来,他也懒得再退出去了。于是他敲了敲柜台上的玻璃:“老伯,给我来个单间。”

    “嗯,嗯。”老伯胡乱答应了两声,然后用手在脸上搓了搓,才睁开眼睛朝着张芸生看了一样,“二百一天,押金也是二百。”

    “这么贵?”张芸生很是吃惊,“就是在大城市,这种档次的旅馆也就一百八一天。在这种小地方,需要二百?”

    “现在是二百,你爱住不住。要是淡季来了,你出一百一天,我也得屁颠屁颠的把你迎进来。可是现在你不住,我用不了一会就能租出去。而且现在我这旅馆里面就剩下一间单人房了,要是不这会不住。待会再别的几家店里面找不到合适的地方再转回来的话,可就只能去住那种七人间了。”

    如果是平常,张芸生倒是也不算一个有洁癖的人。尽管不喜欢,却也能勉强接受。可是现在不一样,他可不能随意的在别人面前现身,否则很容易会被发现自己身份的。

    “好吧,给我开一间。”

    张芸生从皮夹里面找出四百块钱,然后递给了这个老伯。

    老伯将钱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几眼,貌似很是怀疑。张芸生着急上楼休息,就催促道:“不用看了,肯定是真的。我知道是真的,可是我闻着上面怎么有股血腥味。你小子到底是干嘛的,要是这钱来路不正,我可不敢收。”

    在从上一个镇子逃走的时候,张芸生随意的从几个尸体身上搜了一些皮夹。或许是这些皮夹之前的主人都死了,或者是因为整个镇子上死得人实在是太多了。所以这些皮夹上也跟着沾染上了血腥味,而张芸生自己是一点也没有闻出来。

    张芸生知道肯定是自己最近杀人或者被追杀的次数太多,多到自己已经对鲜血的味道产生免疫了。可是即使如此,他也很是佩服这个老伯敏感的嗅觉。毕竟他都换过衣服了,单单是皮夹里面的钱上沾染的味道,可不是一般人能够闻得出来的。

    这个时候如果张芸生掉头就走,老伯也未必能够断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过这样做毕竟还是有些风险,所以张芸生最终还是决定保险一些为好。

    商人都是逐利的,张芸生相信眼前的这个老伯也不会是一个例外。所以他收起自己脸上刻意伪装出来的笑容,换做一副冷冷的神情看向老伯:“老人家,您活了这么大岁数,总该明白一个道理。那就是永远不要去打听一些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因为那不是什么好事。”

    “你小子敢威胁我,你知道我年轻的时候是干嘛的吗?”

    老伯的神情很坚毅,似乎神圣不可侵犯。不过当张芸生把皮夹里剩下的四张红票子递过去的时候,他的脸上就只剩下笑容了。

    “给我一间最安静的房,而且我不需要任何服务。”

    听到这个命令,老伯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我晓得,我晓得。老头子我年轻的时候,也是出来混江湖的,知道你们的忌讳。住在我在,你就放心好了。如果有条子来查房,我会事先通知你的。我们这虽然外人很多,可是本地的镇民没多少,都是知根知底的人。上面要是有什么风吹草动,我事先都能知道。如果你想找个隐蔽的地方,我这是再好不过了。”

    老伯还要再吹嘘一会,张芸生却直接拿走了他攥在手里的钥匙。因为张芸生不是老伯心里所想的那种想要找个地方做灰色交易的黑道人士,他只是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会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