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玄界之门 > 第二十章 挑战
    “哼,金罡武馆要得第一,还得先问过我才行。”铁栋虽然同样对王天豪长枪的火焰大感震惊,此刻闻言却不禁大怒起来,接着身形一动,就要冲上擂台去。
    “噗”的一声,一团碗口大的烈焰,蓦然在王天豪身前浮现而出,并化为一团红光直冲而出
    “阁下先打败在下,再考虑其他事吧。”谷忠纵然对王天豪十分畏惧,听到此话也不禁恼羞成怒,低喝一声后,手中长剑一抖,顿时化为一阵狂风的席卷而出。
    “燎火之焰”
    “闵师傅,你放心。这小子交给我了。”李云枫忙停下了和石牧的交谈,一挺胸脯的回道。
    随之李云枫双手往腰间一插后,顿时两手各自多出了一只青色拳套,微微挥动,发出“叮当”的脆响声,赫然表面镶嵌着一块块指甲大小的青铜片。
    李云枫纵然痛的满头大汉,也只能连连点头称谢。
    “我找你的不是你,换那小子上来。”王天豪一见谷忠,立刻不耐烦的言道
    对面的李云枫,肩头上却被两只明晃晃匕首分别插入了小半截取,鲜血淋漓,明显已经没有了再战之力。
    “石兄弟有所不知,这种三轮挑战制其实对拥有强者的武馆最为有利了。上一届比试时,那王天豪代表金罡武馆出赛,几乎以一人之力横扫三轮,其他武馆根本无人可以抵挡。”李云枫苦笑的回道。
    “哈哈,你可不要冤枉我了。我也是刚知道天豪贤侄修成了燎火之焰,按常理说来,这是根本不可能的,是只有后天武者才能施展出来的招数。”金罡武馆的许叔却又惊又喜,不加思索的回道。
    “好,好,我记住此事了。”长须老者猛然一跺足,只能无可奈何的忙叫人将谷忠送到静室疗伤去。
    仿佛是为了印证其话,这时擂台上蓦然一声低吼后,两个正在争斗的人影赫然一分而开,吴明跌跄的连连退出数步去,单手按住胸口,脸色苍白异常。
    “李云枫用狠狠眼光看了吴明一眼后,只能不甘心的跳下擂台去。”
    同一时间,擂台另一边上的封军,双拳紧握,指甲深深陷入掌心,却脸色煞白的不敢开口半分。
    这时,其他武馆的教头看向王天豪的目光,却如同在看一个青面獠牙的怪物,全都是难以置信的神情。
    “这个没有脑子的小子,不是早跟他说了吧,不用这般急着上场,还第一场就去挑战飞鸿武馆。”
    “云枫,你上去吧。这人上次曾经败在你手上,你来应对应该没什么问题。”流风武馆的红脸大汉见此,头也不回的吩咐一声。
    叫吴明的青年,两只匕首却催动的小巧连绵,组成风雨不透的防御,不时和拳头碰撞一起,崩起点点火星来,甚至好看。
    李云枫身形扭动,手臂连连甩动下,拳头往往从十分诡异角度攻击敌人。
    “自找无趣!”王天豪脸色一沉,手中长枪往身前一横,长枪前半截一个模糊的就此消失不见了。
    “的确。吴明当年破空匕不过刚刚入门,想不到短短一年就修炼到了小成层次,云枫的蟒骨拳却欠缺些火候,想要取胜的确很难。”厉苍海也点评的说道。
    结果天禄武馆也跳出一名持刀弟子,二者乒乒啪啪的打在了一起。
    “这些有什么好看的,我早听说厚土之体的大名,小子,你站出来,让我领教一下吧。”就在这时,忽然有人从人群中一蹿而出,倒提长枪的稳稳站在擂台上,看向飞鸿武馆方向的大声说道。
    金罡武馆那边,某个一把没有来及拉住王天豪的灰白老者,却差点气的跳脚大骂起来。
    “栋儿,你没有必要这般早上场,否则就算取胜,也会大耗体力,无法笑到最后的。谷忠,你上去试探下王天豪的燎火枪法有没有长进。”
    刹那间,两人斗在了一起。
    “原来如此,这武官挑战规则的确十分有趣。”石牧略微细想一下,也就明白规则这般制订的真正含义了,轻笑了起来。
    听到封冷禅如此一说,石牧等武馆弟子全都精神一振,纷纷围着擂台站好。
    十几个回合后,金罡武馆的挑战者不慎被对方挑飞连手中兵器,只能认输退下了。
    铁栋闻听此言,心中顿时一凉。
    “噗”“噗”两声,红脸大汉用手指往李云枫肩头两侧用各自一点,再抓住双肩骤然一抖后,两只匕首被一逼而出,两道血线一冲尺许高后,立刻戛然而止了。
    天禄武馆连胜两场,一时间声威大盛,封冷禅也单手抚摸胡须,脸上满是笑呵呵之色。
    “李兄,你对这比试规则有什么高见吗?”石牧见了,好奇的问了一句。
    “栋儿,住手。你的厚土之体虽然厉害,但绝无法承受燎火之焰一击的。”长须老者急忙再次一把拉住了铁栋,面色阴沉的说道。
    封冷禅一说完后,就立刻跳下了擂台,换上那名武官不慌不忙的走了上去,只是微微一抱拳,就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李云枫一跳上擂台,先上去青年怒吼一声,两手各自亮出两柄明晃晃匕首,直扑而上。
    “不好,吴明的破空匕已经修炼到了泼水不进的地步,恐怕云枫要吃个小亏了。”红脸大汉看了一会儿后,脸色微变的说道。
    两场比试过后,擂台下开始议论纷纷。
    那团火光滴溜溜的一转后,才重新现出了原形,竟是一枚寒光闪闪的枪头,只是表面全都被一团汹汹燃烧的烈焰包裹着,看起来无比诡异。
    这时,擂台上已经换上了金罡武馆一名持棍青年挑战挑战天禄武馆了。
    飞鸿武馆那边的众人见此,一阵骚动。
    封冷禅等其他三家武馆教头闻言,不禁面面相觑了。
    “许兄,想不到王贤侄竟然将燎火枪法修炼到了如此地步,你真是瞒的我们好苦啊。”长须老者抱着谷忠,面色铁青,一转首,冲灰白老者“许叔”质问道。
    武馆是丰城卫军的校尉,妇人却是城中某个大型地下势力的首领。
    “轰”的一声巨响,谷忠一声惨叫,整个人就带着一股焦糊味道的向擂台下倒飞而出。
    下方飞鸿武馆的长须老者见此,骤然惊惧的大叫一声,随之身形一动,化为一道灰影的飞天而起,用双臂一把将谷忠接了下来。
    “哈哈,既然王天豪已经修炼成了獠火之焰,即使直接进入开元武院也绰绰有余了,我看这次比试的第一,似乎没有必要再争夺了吧。当然要有谁不服气,可以直接加以挑战的。若是天豪败了的话,那我们金罡武馆就自动退出下面比试,愿意直接垫底。”许叔却跳上擂台,冲那名有些发怔的武官点下头后,就意气风发的说道。
    谷忠听到这话,心中一阵郁闷,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的答应一声,亮出长剑的跳上了擂台。
    下面的李云枫,听完比试规则后,微微咧嘴了一下。
    其中黑瘦的铁栋见此,目中凶光一闪,就上前走上擂台,却前面站着的一名长须老者,一把抓住了,并摇摇头的说道:
    “这不可能,怎么真可能有人在武徒阶段就修炼成了燎火之焰,他若是如此的话,还能有谁能挡下其攻击。”厉苍海也面色难看的喃喃不停。
    (累死了!累死了!今天整个白天都有事情,忘语跑了大半天后,只能晚上有点时间码字,差点没把咱给赶死了!)
    “石牧,你上来吧。我观此处所有人,恐怕也只有你与我有一战之力了。”王天豪扫过擂台下众人,眼中闪过一丝不屑之色,忽然冲石牧所在位置诡异一笑后,大声说道。
    他虽然一向桀骜不驯,但对这名将其从海岛带到丰城来的老者,还是十分信服的。
    片刻后,封冷禅就站在擂台上宣布起比试规则来。
    厉苍海等教头也走了过来,其中还多出两名陌生脸孔之人。一个身穿甲衣,腰间佩剑,神色似笑非笑,竟是一名武官。另一名秀发高高盘起,面无表情,却是一名三十来岁的秀丽妇人,正是四大武馆请来当裁判的后天武者。
    当长须老者重新落地后,才能看清楚的其怀中谷忠,赫然已经黑乎乎一片,大半衣衫都化为灰烬的不复存在了,裸露肌肤也遍布大小不一的白色火泡,看来凄惨无比!
    “第一场,天禄武馆胜!”擂台上,武官上前一步,宣布道。
    “在下天禄武馆吴明,想领教下流风武馆师兄们的武技。”
    就在这时,擂台上已经有人飞蹿而上,高声的说道:
    “立刻上药,包好伤口,过个三五天应该就没大碍了。”红脸大汉沉声说道。
    正是他苦练多年的披风剑法。
    这人满脸倨傲之色,正是王天豪。
    “此次比试还和以前一样,以三轮定输赢。每一轮,四大武馆都可派出一人主动挑战,被挑战武馆必须竭力迎战,失败弟子不得进入下一轮比试,获胜弟子仍可以在下一轮中继续挑战其他武者。三轮过后,以保留挑战权弟子多少定排名。”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