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玄界之门 > 第三十三章 亡命而逃

第三十三章 亡命而逃

    “石大哥,你其实不必带我一起上路的,若只你一人的话,应该更容易逃脱掉的。”车厢中忽然传出了一个动听之极的少女声音,接着门帘一掀,里面露出钟秀满是担心的脸孔。
    “噗”的一声。
    同一时间,离丰城数十里远的官道上,石牧峥赶着某只两头黑色骏马拉扯的灰色马车,一路烟尘的远方狂奔而去。
    “老大,我已经听完了,你打算怎么处理此事?”金五爷深吸口气后,冷冷的问道。
    “是,大伯。五叔,事情经过是这样的,今天早上田弟约我们去郊外打猎……”那名金家子弟纵然心中忐忑之极,但面对金家家主吩咐和金五爷冰冷之极的目光,仍然一五一十的将事情经过讲述了一遍。
    这个苍老声音正是金家的镇海神针,那名已经后天大圆满的金家老祖。
    “老五,到了这时,我岂能还和你开玩笑。这些几个孩子都亲眼目睹了田儿毙命的经过。”金家家主缓缓的说道。
    一听金家家主如此回答,金五爷脸色彻底没有血色了,再一个转身,猛然抬足往地上一扫。
    “也好,对付区区一个武徒,的确也不用再派其他后天武者了。那我就把犬鹰二仆借你一用。”金家家主点点头,一口答应了下来。
    ……
    他腰间挎着那口日月刃,身上背着那张巨大的紫钢弓和一囊常常羽箭,脸上略带几分焦躁之色。
    “既然父亲亲自下了命令,五弟,你想要哪些人手尽管提吧。”金家家主略一沉吟后,和颜悦色的冲金五爷问道。
    “五哥,我们都知道你现在很悲痛,但是我们金家是世家大族,不可失了规矩的。”
    “哼,金田这孩子这次身遭横祸,其实大半原因在你身上。你若不是以前太过娇惯与他,又怎会惹出这等祸事出来,甚至还丢了自己性命。”苍老声音哼了一声,不怒自威。
    金五爷也脸色惶恐的忙回道>
    “太好了,石牧这贼子现在顶多走了半日,我这就立刻出发,争取两三日内就取其狗命。”金五爷闻言大喜,满脸狰狞的说道。
    金五爷一见金田仿若猪头的青黑色脸孔和喉咙处血肉模糊的伤口,两手紧紧握拳的低吼一声。
    随之金家老祖声音再无了。
    旁边的数名金家主事之人见此,纷纷出言劝阻起来。
    其他人陆续从地上站了起来。
    “嘿嘿,你既然知道悔悟,那还不算太迟。就像你先前说的那样,金田这孩子不管怎么说也是金家的嫡系子弟,若是被人杀害还无动于衷的话,恐怕丰城其他世家真会小瞧我们金家几分的。老大,你派些人手跟老五走上一趟,让石牧此子从此从世家消失吧。至于七丫头那边,我自会严令其近期不得离开丰城一步的。”金家老祖沉默好一会儿后,才嘿嘿一声的有了决定。
    “我不管田儿生前做错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现在丢掉性命的是我唯一的儿子,你的亲侄子!我一定要将石牧这小子千刀万剐,以祭奠我可怜的孩子。你要不肯答应报仇,别管我翻脸不认你这个大哥!”金五爷厉声冲金家家主说道。
    “老五,你别慌着伤心了,具体经过,我已经通过这几个孩子知道的一清二楚了。金武,把事情经过再给你五叔说上一遍。”金家家主叹了一口气后,冲旁边站立的某个看起来年龄较大些的少年吩咐道。
    “这事比较麻烦。要知道,此事说起来也是田儿这孩子先动手的,另外他还偷了族中的风火筒……”金家家主眉头皱了一皱,缓缓的说道。
    金五爷在整个听述过程中,脸色木然,只是在听到金田偷了他金丝甲还拿出了一具风火筒时,神色才略微有些变化。
    “田儿”
    “父亲,孩儿怎敢有这种忤逆想法。只是田儿死的太惨了,身为人父我若不替其报仇,根本没有面目再留族中了。丰城其他世家,恐怕也会因此大为耻笑金家的。”
    “老祖”
    “这……这下面真是田儿?”金五爷蓦然转身,冲金家家主低声问道。
    “大哥,其他人我不需要,我只要最擅长追踪的那几头血犬和那头碧头鹰。”金五爷毫不犹豫的说道。
    “你也太小看金家的势力,只要还在泉州境内,你就不可能有安稳的藏身之所。就算真要如此做,也要等我带你逃出了泉州之外。”石牧苦笑一声的回道。
    “那也可以将我在中途放下,我可以自行设法找个地方躲藏起来的。”钟秀想了想后,幽幽的说道。
    “老五,你疯了,怎么给大哥说话的?”
    “怎么,小五。我若是不让你报仇,你是不是也不打算再认我这个父亲了。”
    ……
    金家家主见金五爷这般撒泼,脸色一沉,就要开口再说些什么。
    白布当即被狂风飞卷而起,露出了里面仿若厉鬼般的金田尸体,只是其身上的金丝甲赫然已经踪影全无了。
    金家家主不加思索的忙答应一声。
    “父亲”
    “不行。我若将你一人留在丰城,不要说吴家可能会对你不利,就是金家追不上我,也肯定会拿你撒气的。”石牧头也不回的沉声回道。
    “是”
    “孩儿知错了,但还望父亲能够成全我,让我报仇雪恨,以后任打任罚绝无二言。”金五爷“砰”“砰”的跪在地上磕了两个响头,额头一片青肿,声嘶力竭的说道。
    但就在这时,忽然一个苍老的声音蓦然在大厅中回荡响起>
    “哼,你们口中倒是说的轻巧,那是因为死的不是你们儿子。我知道,你们忌惮石牧那贱种是七妹名义上的儿子。但我可不管,金家若是不肯为我儿报仇的话,我就亲自动手。”金五爷两眼冲其他人一瞪,一副完全豁出去的模样。
    “祖父”
    金家大厅中的一干人听到此声音,人人脸色大变,全都纷纷跪拜了地上。
    (求推荐票了哦)
    “这也是,不过石大哥可已经有了什么计划,我们这般一直在官道上的话,恐怕被金家人追上是迟早的事情。”钟秀轻叹一口气,说道。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