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玄界之门 > 第五十九章 梦中老者

第五十九章 梦中老者

    长眉老者微笑一下,挥动手中木尺,在白猿头上轻轻打了三下。
    老者的声音虽然在它耳边萦绕,但是任凭它如何专心倾听,却就是听不懂老者的话语。
    此刻草地之上,却挤满了虎豹狼熊,禽鸟狐兔。
    石牧目光一动,随即翻手甩去了手中沙砾,摇了摇头。
    这些原本应该互相扑食的兽类,此刻竟全都低眉顺耳的挤在这峰顶,里三圈外三圈的围住了峰顶中央一块洁白如玉的石头。
    白色猿猴看着周围专心听讲的众兽,越发焦躁起来,忍不住口中发出一声吱吱叫声。
    “对了,我们也可以再邀请一下其他弟子。”萧鸣看似随意的提议道。
    眼下必须重新规划一下今后的时间安排了,当务之急是继续修炼般若天象功,以尽快达到大力魔猿脱胎诀的入门标准。
    第三日正午时分,接连两声脆响将盘膝打坐的石牧惊醒。
    “石兄,整整三天不见你出门,是在闭门苦练功法吧?不过修炼之事可急不得,我和萧兄正要在山门各处走走,顺便了解一下门中一些情况,不知石兄可有兴趣一同走走?”白石轻笑着邀请道。
    石牧胸膛微微起伏,脸色隐隐有几分苍白,手掌微红,不过并没有损伤。
    他看了看身前床上一白一红两小堆细末,眼角跳动了一下。
    石牧闻言,心中飞快考虑了一下,随即笑着说道:
    他的床铺紧靠窗户,皎洁的月光透过窗户,如水一般照射到了他微微起伏的身上。
    老者先前讲诉的东西,一下在白猿心中变得清晰无比起来,豁然有所顿悟。
    白猿身躯随着木尺的敲击,剧烈颤抖了三下,仿佛三声惊雷在头顶炸响。
    若是想要和金五爷这样的后天中期武者正面对抗,还要继续修炼,凝聚更多真气才行。
    石牧回想起了当日和金五爷的那场生死之战,若是当日他能有如今的掌力,和金五爷的血煞掌硬拼应该也不会落于下风,最不济也能拼个旗鼓相当。
    但聚集在峰顶的兽类却目光紧接凝望着长眉老者,专心听讲,一动不动。
    “也好,我这几日也别的发慌,正想出门走走,便一起吧。”
    所幸他早已将两枚玉简上的功法记得烂熟于心了。
    虽然目前还无法修炼这门大力魔猿脱胎决,但在余下的时间里将之记得烂熟于心还是没有丝毫问题的。
    ……
    内家真气配合他天生神力,威力竟然强大如斯,他以前虽然也能一拳击碎一块磨盘大石,但是却不可能做到今天这样程度。
    是夜,石牧躺在床上,呼吸轻而缓。
    原本在白猿前的其他兽类见状纷纷让出一条道路,看向白猿的目光愈发不善起来。
    阴寒的晚风拂过,野草泛起一阵阵波浪般的涟漪,由近及远,荡漾而开。
    至于武技方面,他暂时没有多余的黑炎令换取后天武技,只能先继续修炼风驰刀法和碎石拳。
    石牧这一群新入门的弟子经此一役后,估计很快也会划分出各自的势力圈子,白石二人自然也是看出石牧实力惊人,这才有意结交。
    长眉老者转首看向白猿,白眉微动,站了起来,缓步走向白猿身旁。
    于是三人一边闲谈,一边迈步朝着前方走去……
    偌大的峰顶显得静悄悄的,唯有老者若隐若现的声音在夜空中回荡。
    白猿一阵抓耳挠腮,满脸狂喜之色,在周围众兽又嫉又恨的注视下,双手作揖,对着长眉老者跪拜下去。
    一只全身洁白的猿猴也挤在众兽之中,不过此刻它脸上满是焦急神情,抓耳挠腮,坐卧不宁的样子。
    其他众兽一齐转首看向白猿,怒目而视,但碍于白眉老者在场,并没有作出其他举动。
    叫声虽轻,但是在这静谧的峰顶却颇为刺耳显眼,长眉老者闻声话语忽的一停。
    刚刚一掌威力虽大,但也将他体内刚刚积蓄起来的真气消耗殆尽,想要恢复,必须重新打坐一会儿才行了。
    各种飞禽走兽或蹲,或伏,或立,或匍,虎挨着兔,熊挨着狐。
    如此想着,石牧复又将床上的淡红色玉简贴于额头,开始背诵起来。
    一座险绝山峰笔直冲天而起,山体通体青黑光滑,少有树木,周围虽然群山环绕,但是山势没有一个能超过这座青黑孤峰,只是如众星拱月一般围在周围。
    老者手中拿着一个木尺,目光柔和的看着周围的飞禽走兽,口唇开合,似正在讲述着什么。
    看来那梦姑所言不差,三日时间一到,这些从藏经阁中复刻出来的功法玉简,便会自行溃散消失掉了。
    峰顶是一片空旷平整的空地,生长了不少青翠的野草。
    (大汗,总算搞定这一章了。今天事情实在太多了!春节马上到了,明后天估计更忙,因为还是新书期,忘语会尽量维持不断更的,但多半只能有一章了。)
    石牧眉梢一挑,起身打开了房门,屋外并肩站着二人,却是白石和萧鸣。
    石牧自然不会拒绝这种好意,而且他也正想打听一下黑魔门中买卖丹药的地方,修炼般若天象功需要的粹骨丹目前可还没有着落。
    就在石牧若有所思之际,屋外小院传来一阵脚步声,然后有人敲门。
    白猿朝着老者伏下身体,目光中满是哀求神色,挠了挠头,口中发出低低的叫声。
    紧接着,白猿双目忽地变得清明起来,脑海中一道惊雷闪过,豁然开朗。
    这两门武技他已经修炼到了大成的地步,威力也极为可观,在真气的辅助下,应付目前的局面也已经足够了。
    黑魔门鼓励门下弟子争斗,而且从入门首日的情况来看,门中弟子也各自紧抱成团,组成不少势力团体。
    石牧回到石屋床上,盘膝坐下,面上闪过一丝沉吟之色。
    他走过去抓起一把石屑,目光精光闪烁,片刻之后脸上浮现出一丝笑意。
    模样万千,姿态各异。
    “哈哈,太好了,那事不宜迟,咱们这就走吧。”白石和萧鸣对视一眼,哈哈一笑的说道。
    玉石之上盘膝坐着一名须发皆白的长眉老者,双条又白又长的眉毛自常人眉梢处垂落,直至腰际。
    “恩,昨天那位身上挂满铃铛的少女似乎就住在前面不远处……”白石立刻点了点头,伸手一指前方一片石屋中的一间。
    “吱吱……”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