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玄界之门 > 第七十章离火会
    三个少年面色灰白,难以置信的看着依旧轻松自如的石牧,已完全失去了和石牧对抗的信心。
    ...
    石牧一抬头才发现,周围角落处,三个瘫坐地上的赤身少年,正呆如木鸡的看着自己,那些铁匠铺的赤身在大汉也像看怪物一样盯着他。
    百十下后,石牧锤下铁料在杂质被一点点捶打而出后,已然缩小到十分之一,通红的颜色已渐渐退了下去,露出受到极度挤压后黑沉沉的颜色。
    石牧却没有如三人所料般立刻答应下来,脸上闪过一丝沉吟。
    “这二十两白银,师弟就不用找钱了,算我给你凑个整数”眼见石牧似要从腰间口袋摸出一些碎银找钱,赵老板连忙摆手道。
    石牧向火炉旁的一个大汉招了招手,本来犹豫的大汉立刻又夹了一块通红的铁料过来,他再次挥锤煅打起来。
    “不错。其实相比,我们离火会对入会人员要求更加严格,当然给出的资源也更加优厚,师弟不妨好好考虑一下。要知道,凭一个人的实力想在本门中出人头地,几乎是不可能的。”赵平满脸热切的看着石牧,未等其多说什么,又出言劝说道。
    “多谢赵师兄了”石牧微微一愣,目光闪了闪,也就没推迟就把银票收了起来。
    三个赤身少年见石牧这么快就打好了一块精铁,互相对视了一眼,脸上都露出几分不安之色。
    “赵师兄过奖了在下只是皮糙肉厚,再加上修炼了能强化肉身的功法,所以才比其他人力气大了点。在下实力浅薄,恐怕要辜负赵师兄的美意了。”石牧沉默了片刻后,最终还是歉意的笑了笑,道。
    “赵师兄是离火会的人”石牧有些意外。
    “哦,这次师弟真是帮了大忙,这是九千二百两白银,师弟收好了。”赵老板连忙中怀中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九张千两银票和二张百两银票递给石牧。
    门外店铺老板见此,吃惊之余,脸上笑容却是越来越多,心中对石牧速度大为满意。
    当石牧一连打了四块精铁,并毫无疲惫之色的准备煅打第五块精铁时,三个赤身少年已经汗出如浆了,他们刚刚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各打好一块精铁,三人狠狠的瞪了石牧一眼,咬了咬牙,也毫不休息的不惜催动体内真气,再次煅打起来。
    一旁的三个少年,却听的两眼放光,浑身火热,恨不得马上替石牧答应下来。
    石牧似乎没有看到众人眼中的异样般,飞快的抡动手中的巨大铁锤,不断的煅打着通红铁料,密如骤雨般的打击声“当当”的响了起来。
    赵老板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锻打平台前数丈远处,脸色开始凝重的看着石牧动作。
    三个少年听到石牧的回答,不能置信的看着他,就像在看一个傻子。
    离火会,正是他们这些修炼强化肉身功法弟子向往的的势力。
    后天武技和一年后的大比这两条的确说中了他心中深处。。
    “我赵平虽然和石师弟第一次相见,却感觉很是投缘。我看师弟刚才没有动用丝毫真气就一连煅出了百块精铁,真是远超常人。相必师弟是天赋异禀,肉身气血之力强横无比,不知师弟有没有兴趣加入我们我们会中修习强化肉身之术的人很多,不仅每月有大量的丹药供应,而且还有几本共享的后天武技,定能在一年后大比中让师弟一举惊人。”眼见石牧就要转身离开,赵老板连忙出声挽留,一口气说了一大堆话出来。
    他有点莫名其妙,好在他一眼就看到了面前神色激动的铁匠铺老板,立刻微笑着走上前去道:
    他现在心情非常好,一块精铁九十两,到现在不过半个时辰,已有近千两银子已落入自己腰包了。
    “赵师兄,看来任务已经完成了,这佣金之事”
    火炉旁的赤身大汉们却变得兴奋之极,这样的情景对他们来说自然是难得一见,甚至私下里为石牧能一口气还能煅打多少块精铁打起赌来,有人说十块,有人说十五块,不过最大胆的也就敢预测三十块。
    这惊人动静很快将铺子内那几名赤身大汉目光都吸引了过来,几人看着石牧手臂虬筋毕露,没有动用丝毫,却将两百斤的铁锤舞得举重若轻,不由都倒抽了一口凉气。
    当一百零二块精铁煅打完成时,他才发现煅铁炉已封闭了起来,所有的铁料至此已全部煅打完成了。
    虽然石牧很心动,但更明白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霍茂的那番提点也让他对加入门内某势力十分忌惮,一番衡量后,最终还是选择了拒绝。
    当三个赤身少年实在撑不住休息时,石牧仍在专注的煅着第十二块铁料。
    赵平本想再劝,但看了看石牧坚定的眼神后,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惋惜的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说什么。
    因为选择了两种功法,所以他一直想找本后天武技来增强实力,今天看了白石和蓝凤的比武后,对对后天武技的渴望更加热切,而一年后的大比,更是关系到他今后能够在宗门立足的关键之处。
    火炉旁一位赤身大汉咽了口唾沫,一脸敬畏的上前叫停了石牧,用大钳子把这块已煅好的精铁放到他的身后。
    他们几个来这里打铁,一方面的确是想挣些钱财,另一方面却早知道此家店铺属于离火会,存着想借此和赵平拉近一些关系,以期将来有机会加入这离火会的。
    石牧并没有注意周围的变化,心神全部都落在眼前通红的铁料上,煅打精铁也是很有技巧的活,只有精中注意力,掌握好节奏,才能最省力最快速的煅料。
    石牧拒绝之言出口后,虽然心中有一点点遗憾,但也不后悔此决定,其现在身上粘乎乎的全是汗,非常不舒服,所以也不想在这里多停留,朝赵平一拱手后,就大步离开了铁匠铺。
努力加载中...如无法阅读请多刷新几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