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网游无尽 > 四百八十五章言多必失

四百八十五章言多必失

    傲气不失风度,绝不是那种刻意出来的虚伪,但也不是唐少飞那般近乎咄咄逼人的高傲,很随性的一种感觉,加上他又是唐门玩家,对唐晓的印象更是不免好上了几分。

    随着话音落下,唐晓也是踏过了三帮众人的尸体走到了近前,院中略显凌乱的血迹没有在他的青袍上染上哪怕一丝,甚至连衣袂处也没有显出乱色,看起来极是潇洒,待得三步之外站定,唐晓那清薄面上的消瘦颤了颤,摇着头道:“不,洛兄说错了。”

    听到唐晓话语心底刚想要为其巧妙身法赞出声的念头不觉一收,诧异道:“哦?哪里错了。”

    闻言,唐晓那双灿然若星的眸子里突的闪过亮色,消薄唇角跟着一挑,认真言道:“千机不是我的名字,唐晓才是,不过尘兄错的不是这里。”

    千机不是我的名字,唐晓才是

    随着唐晓坚定话音落下看向唐晓的目光也是有些异样了,唐晓的傲气似乎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这根本就是一个傲然不下于唐少飞的家伙,不过比起唐少飞的锋芒毕露唐晓要显得内敛的多,只有在触到了一些东西的时候才会放开。

    虽然现在的唐晓并不放在眼里,他现在那身实力配上那股傲然看起来更像是一个笑话,但对于唐晓的感官并不差,而且对于他的话也是有了些许兴趣,眼底闪过淡笑,当即接道:“你说我错的不是这里?那我错的是哪里?”

    话音落下,唐晓却是意外的并没有直接解释出声,先是一双清秀的眉头往里紧了紧,默了片刻,削薄嘴唇突的上下捻动起来,“不是唐门有了唐晓是幸事,而是唐晓拜入了唐门是幸运。”

    不是唐门有了唐晓是幸事,唐晓拜入了唐门才是幸运听到唐晓解释一时间不由有些沉默,看得出唐晓并没有说假话,而是真的对唐门有一种特殊的感情,按他的意思来说就是唐门成就了他,也不知道他是本名就叫做唐晓还只是选用的,这种莫大的赞誉作为一个玩家说出来简直有些不可思议。

    不过意外归意外,对于唐晓的话却是深深赞同,或许宫主给的更多,但秀玉谷来说更像是一个家,而唐门不同,唐门是现如今一切的起点,他唐晓说他拜入唐门是幸运,我又何尝不是?如果不是唐门,现在或许还在千灯镇挣扎,最好的便是从武馆海师傅那里学些基础拜入十二连环坞之类的小门派。

    虽然从来没有要负唐门的想法,可面对唐晓这种近乎纯粹的理由倒是我这个从唐门得到的更多的人显得有些不堪了,对解语、对唐少飞、对青峰大哥、天策师兄、唐凤姥姥可从来没有想过为唐门如何,一时间真的是不禁有些想要自嘲。

    唐晓话音落下并没有再开口,一直到念头转完也没有,正对着唐晓那双亮的近乎邃然的眸子眉头忍不住挑了挑,叹道:“对,唐晓才是一个名字,唐门能出得唐兄这样的人,唐门的确不凡。”

    “洛兄”

    闻言,唐晓邃然眼底突的带起一丝莫名色彩,似激动似认同似欣喜似落下了一桩心事,见唐晓纠结着刚想要开口问出唐晓却是忽接道:“谢了”

    听闻唐晓憋了半晌骤然吐出口的‘谢了’不禁一愣,虽然有些理解唐晓的心思可显然还是对唐晓对唐门的执念低估了,忍不住摇头笑了笑随意道:“唐兄的确是让人佩服,如果唐少飞见到你说不定把你收了当弟子也说不定。”

    唐少飞虽然喜怒无常,可他偏偏最喜欢和纯粹的人打交道,而唐晓对唐门的那种狂热足以让唐少飞另眼相看了,要知道解语和青峰大哥都是收过了徒弟的,也不知道唐少飞什么时候会收一位,虽然说起来有着唐门二代弟子身份,但除了在唐家人眼里在唐门之中并没有得到过承认,如果他唐晓真的拜了唐少飞为师,那才是真的有了师侄关系,只是不知道他到时候还能不能开心的起来。

    念头刚一转过便即压了下去,也不知是不是和唐少飞呆的久了,连我也会有这种恶趣味的想法,而等目光抬起唐晓似乎是听到了什么最为惊讶的事情,淡然的眼底突的带起了一种无法言喻的色彩,突道:“洛兄见过唐堂主?!”

    见到唐晓反应不禁一愣,不过随即便反应了过来,同时尴尬道:“没有,听过他。”

    唐少飞还在洛阳也只是猜测,先前也只是从周厉风口中听到了而已,这么说倒也不算骗唐晓,只是心底为先前的失言忍不住摇头。

    闻言,唐晓眼底的火热忽的淡了,勉强一摇头笑了笑,轻喃道:“呵也是,看洛兄也是才下得武当不久,内堂主又怎么会去武当。”说着,唐晓眼底更是闪过失望,头也摇的怅然了,不过随后想到了什么那双似若星灿的眸子突的一抬,“洛兄怎么会知道堂主的名字?堂主虽然在主持灭了十二连环坞之后彻底肃清了蜀中的小势力,可他的名字却是少有人知道的。”

    开始还为唐晓的自语松一口气,可听到唐晓后来毫不掩饰的质问声时却是不由一愣,而且也难怪唐少飞会成为唐门玩家的向往,唐少飞竟然会选择亲自灭了十二连环坞和蜀中小势力倒是让人惊讶,说起来当日回得唐家堡的时候唐少飞人不在飘雪楼原来是因为这个,只是还没等念头转完便自听到了唐晓再次质问出声。

    见唐晓闭了口,对唐晓投来的意外目光也不避开,虽然是质问,但对唐晓这种性格却并不觉得厌烦,微一默了默,当即笑着解释道:“也是从朋友那里听过的,林末凉的名字想必唐兄也听过,而且我家离蜀地并不算远,怎么会不好奇烟云堂主。”

    唐晓听到说从朋友那里听过眼底闪过诧异,林末凉三个字道出后才生出释然,而听到后面的烟云堂主唐晓眼底才复又带起了笑意,接道:“对,如果说我蜀中有人杰必非烟云堂主莫属!”说完,唐晓忍不住又接道:“竟没想到洛兄原来是花神的朋友”

    “只是”

    “尘哥哥,林末凉是谁,花神又是谁呀?”

    “唐晓你这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