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章蹬府退婚
    “族长,恒月派的内门弟子王木又催促了,让您抓紧时间过去呢。”

    万古镇的叶家拍卖行后院,东厢房中站着两个人。

    二人中,一个中年男子手里拄着一根木仗,那双眸子露着悲楚哀伤,一直看着病床上的昏迷少年。

    在中年男子的身后,躬身站着一位老仆人,刚刚开口说话的正是此人。

    看到面前的中年男子不答复,老仆人再次催促了一句:“族长,那个王木已经等得不耐烦了,要是您还不出去恐怕会……。”

    话语入耳,男子的黑眉猛地一皱,握着拐杖的右手缓缓攥紧,脸上的神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哼!这已经是第三次了。你出去告诉那个王木,愿意等就在外面候着,不愿意等着就滚回去,让恒月派的掌门亲自过来。”

    “这……这样说不太好吧?毕竟王木也是恒月派的大长老徐亮徒弟。这话要说出去,恐怕要招来麻烦的。不如……您出去见一见他们吧。”老仆人的额头上冒出了细汗,哆哆嗦嗦的根本就不敢出去传话。

    男子的黑眉再次皱了皱,缓缓转过身阴沉着脸盯着面前的老仆,神色不悦道:“怎么?连我的话都敢不听了?”

    “老奴不敢,我……我这就出去传报。”老仆人看了一眼男子,发觉男子的神色无比阴沉,紧忙躬身边说边退了出去。

    仆人走后,中年男子再次剧烈的咳嗽了两声,转身看着床上昏迷的少年,摇头悲苦的叹息了一声。

    “风儿,你一定要坚持住。大夫说了,只要你挺过十五岁,也就跟爹爹一样跨过了这个坎。日后虽说身体虚弱咳血不止,但好歹算是保住了命,也能为咱们叶家添加香火了。”

    拄着拐杖的男子名叫叶龙天,也是叶家第八代族长。而躺在病床上的昏迷少年,正是叶龙天的独子叶风。

    说起叶家的叶风少爷,万古镇中的大部分人都知晓。

    不仅知晓叶风,还知道叶氏家族遗传着一种怪病,人一生下来就体格单薄瘦弱,随着族人一天天的长大,身体也会一日不如一日。

    此事的确很怪,这种怪病也只是发生在叶家主脉子嗣身上。至于叶氏家族旁支族人,一个个都生龙活虎没病没灾的。

    一声沉重的叹息在房间内传开,叶龙天拄着拐杖来到床边坐了下来,有神带伤的眸子看着叶风俊俏的脸颊,以及那双显露男子气概的黝黑剑眉,叶龙天又一次叹息了一声。

    “风儿,如果你没身负怪病该有多好?单凭你眉清目秀俊朗的容颜,就足以迷倒清水国的大半女娃娃。但现在……哎!”叶龙天摇头苦涩喃喃,深吸了一口气后,抬手为叶风盖了盖被子,又轻轻的拍了两下,再道:“风儿,安心的在这里修养吧。不管恒月派的人来多少次,爹爹都不会答应他们的要求。”

    叶龙天脸上露出了一抹慈爱笑容,站起身最后看了一眼昏迷的叶风,拄着拐杖向着房门走去。

    叶家大院红砖铺地,宽敞整洁而平坦。不过在今日,宽敞的大院中却站满了人。

    “杨管家!我再给你三分钟的时间,如果叶龙天还不出来,后果你们叶家自负。”

    庭院的正中站着五个人,这五人的身材都很魁梧结实,显然都是习武之辈。

    这几人以一个抱剑的少年为首,少年神色很是高傲,正用冷冷的目光瞪着面前的老仆。

    “王少侠,您先息怒。您也知道我家少爷自幼被病魔缠身,刚刚少爷又吐了血,家主爱子心切去看一看。一会叶风少爷没事了,家主自然就会出来的。”杨管家再次躬身抱拳参拜,劝慰着发怒的王木再等上一等。

    “哼!不就是一个病秧子吐点血么?有什么大不了的?行了,你也别跟我在这废话,赶紧让叶龙天出来,我可没时间跟你们在这耗着。”王木不耐烦的挥了挥手,哄着杨总管继续去通报催促。

    杨总管顿时哭丧起了脸,抬头看了看王木等五位恒月派的弟子,支支吾吾的也不知说什么好了。

    就在杨总管为难不知怎么办时,东厢房的门吱嘎一声打开了,只见叶龙天拄着拐杖从里面走了出来。

    “不愿意耗着?那你们怎么不早点滚出叶家府宅?”叶龙天好似早就知道了王木等五人来此的意图,从走出来后就阴沉着脸,拄着拐杖一步步走到了王木面前,双眸带着怒火盯着王木。

    被叶龙天这么一看,王木健壮魁梧的身子也不由得微微一颤,体内的心脏更是砰砰直跳,显然也被叶龙天流露出的气势压低了一头。

    “该死的,这老东西不是习武之人,可是每一次流露出的气势,让侠者初期的我都不寒而栗。”王木咽了一下口水,心中暗骂喃喃道。

    江湖武林浩大无界,不缺武功高深的豪侠高手之辈。对于这类习武之人,实力的高低也分几个层次,依次为侠者、侠士、侠客、大侠。

    侠者,是武林中实力最弱的一类习武人。

    初期侠者多位各宗派的外门弟子,当他们将功力提升高到中期侠者,经过选拔考核便可提升为内门弟子。

    至于后期的侠者,大多数在宗派内的地位都不低,均是担任着长老一职。

    侠士要比侠者强悍太多了,当侠者将功力提升到初期侠士,便可开宗立派。

    当然了,这也不是绝对的。也有很多习武人只具备侠者后期的功力就创建了宗派。但与侠士高手创建的宗派比较,这类人要承受更多的灭宗风险。毕竟在实力上,侠者逊色侠士太多了。

    侠士之后,便是侠客。

    能成为江湖上的侠客,地位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尊高。比如说一个国家,因为有侠客的存在足以让此国名震中土。

    倘若国中一宗有侠客坐镇,那么此宗的地位和势力,绝对不是可用恐怖二字能形容的。

    侠客之后便是大侠,大侠分为一流、二流、三流。

    能成为大侠的习武人,在中土这片大陆上并不多见。

    毫不夸张的说,中土大陆上能称之为大侠的风云人物,一双手都能数的过来。

    虽说江湖险恶、习武一途艰辛无比,既需要莫大的机缘,又需大毅力方可成大器,但却没能让人怯步,反而只要丹田中诞生出了元气,都会义无反顾的踏上江湖路。

    这不足为奇,试问天下有谁不想扬袖把酒纵马?又有谁不愿叱咤风云持剑问鼎天下?又有谁不想建宗立派、一统江湖传下千古美名佳话?

    但对于叶家主脉子嗣来说,这就是一个奢侈的梦,醒来就会破灭的梦。

    只因叶家主脉子嗣与生俱来的怪病,丹田中有一团黑气。

    这黑气专门克制元气,只要丹田中诞生元气,立即就会被黑气吞噬。

    所以叶家只有第一代老祖是习武之人,之后的八代无一可以习武,也包括处于昏迷不醒状态中的叶风。

    “叶族长,算上这一次,我已经来了三趟。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了,这次我们恒月派的司马掌门下了死命令,就算你不解除当年定下的约定,我手里的这一纸婚约也算作废。”王木从怀里掏出了一张红纸,在叶龙天眼前晃了晃,高傲的神色夹杂着讥讽说道。

    看着被王木挥动的红纸婚约,叶龙天被气的面色苍白,随即用手帕捂住了嘴重重的咳嗽了几声。

    摊开双手看着手帕上的一小块黑血,叶龙天的身子猛地晃了三晃,若不是一旁的杨总管急忙搀扶,叶龙天肯定会被王木的一番话气的栽倒在地。

    定了定神,叶龙天勉强的站稳了身子,推开了杨总管怒指着王木道:“你……你给我滚回去,让……让司马川亲自过来跟我说。”

    王木脸上带着讥讽笑容,双眼看着全身发抖面色苍白如纸的叶龙天,耸了耸肩淡言:“叶族长,没那个必要了吧?虽说你叶氏家族家大业大,财势雄厚可谓富甲一方。但叶风想娶我宗派千金烟茹姑娘,纯属痴心妄想。”

    “痴心……妄想?”被气得全身发抖的叶龙天刚一开口,一口鲜血顿时从嘴里流了出来,但叶龙天根本没有去擦,而是指着王木怒吼道:“当年风儿刚一出生,是谁备足了厚礼亲自登门定亲的?又是谁苦苦哀求我收下礼金结亲?是你们恒月派的掌门,是那个忘恩负义的司马川。”

    带着滔天恨意的怒吼震响了叶家府宅,又轰然传出了府宅外,使得在前院拍卖行中购选兵器、武功的江湖豪侠纷纷一愣,好奇侧耳听了起来。

    “哼!叶族长,你也不用跟我怒吼,你是吓不倒我的。这么跟你说吧,我们恒月派的千金烟茹小姐乃是凤体玉身,年纪虽小却是清水国三千宗门公认的天之骄女,实力已然挤进了中期侠者之列,将来的爱侣也定是人中之龙、武林之中一代少侠豪杰。而你的独子叶风是什么?不过是苟延残喘活到了十五岁,已经昏迷不醒半年之久的病秧子。让我派烟茹小姐嫁给他?你死了这条心吧。”

    王木的话语犹如钢针一般,深深的扎在了叶龙天的心头,让叶龙天的身子猛地一晃,扑通一声栽倒在了地上。

    兴许是二人的怒吼对持,惊扰到了东厢房中的叶风,只见叶风的双手微微动了动。

    然而就在下一秒,若是此刻有人在他的房中,定会被叶风接下来的举动吓个半死,因为叶风猛然抬起了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脖子,即便是白皙的脸颊被胀的通红,依旧没有松开双手的迹象。

    眼看着叶风将要被自己掐死的一霎那,从他的胸口衣衫下突然散发出了七彩绚丽的光芒。

    散发出七彩光芒的并非是旁物,而是叶家祖祖辈辈传下来的一块七彩石头。

    说来也奇特,当七彩光芒闪现的一霎那,叶风的身体上空竟然出现了一块虚幻的七彩石头。

    这块由七彩构成的石头只是在空中悬浮了三息,而后竟然向着下方的叶风冲去,瞬间消失在了叶风体内。

    “这……是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