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3章怒扇王木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起点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突然的一声巨响,顿时吸引去了所有人的目光,也让昏迷的叶龙天苏醒了过来。

    只见叶龙天艰难的扭过了头,当看到从东厢房走出来的白衣少年后,叶龙天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呆愣之色。

    “风……风儿?”叶龙天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万万没有想到已经昏迷了大半年的儿子,会突然间苏醒还破门而出。

    吃惊的不止是叶龙天,站在庭院中的叶家仆人也纷纷大惊,甚至有一些仆人还特意揉了揉眼睛,好似在确认看到的这一幕是不是真的。

    “叶……叶少爷,真……真的是叶少爷。”

    “少爷苏醒了,少爷他竟然醒过来了。”

    “族长您看,是叶风少爷,少爷他挺过来了。”

    ……

    因叶风破门而出,庭院中顿时一片喧哗。

    此刻,叶龙天在看着叶风,叶家的仆人也在注视着叶风,恒月派的五名弟子的目光也盯着叶风。

    可以说叶风突然苏醒破门而出,叶家庭院中的所有人心里有吃惊也有兴奋。

    “呦呵!这不是叶家的少主叶风吗?”王木已经转过了身,出口的话语同样带着吃惊,但当王木看到两侧地上碎裂的房门,王木讥讽的笑了笑:“一个病秧子还有这么大的脾气,想必是听到我等的谈话喽?还算你有点男子气概,可以使出吃奶的劲踹碎房门。”

    叶风能踹碎房门,在王木看来也不过是暴怒所致。他也根本没有想到,现在的叶风已经不是往昔的叶风,而是一个丹田中诞生了元气的初期侠者。

    再看破门而出的叶风,目光在王木等五人脸上看过,而后又将目光看向了父亲叶龙天。

    当看到父亲嘴角的血水,以及地上还未风干的血迹后,叶风心里的怒火腾地一下窜了上来,紧忙跑到了叶龙天身前,单膝跪地为父亲擦了擦嘴角的血水。

    “爹爹!您……您的伤势如何?”看着父亲眼角的鱼尾纹,抚摸着父亲的苍白脸颊,叶风的眼圈湿润了。

    叶风不清楚他昏迷了多长时间,但此刻却在叶龙天的脸上察觉到,他昏迷的这段时间中,父亲叶龙天想必承受了无法想象的压力,以至于四十出头的年纪好似到了天命之年。

    “风儿,真的是你么?爹爹……不是在做梦吧?你……你真的跨过了那道坎?”叶龙天的眼中还流露出不敢置信,缓缓的抬起了手臂,紧紧的抓住了叶风的右手。

    叶风的眼窝已经含着泪了,握住了老父亲的手,脸上挤出了微笑点了点头。

    “好好好!我就知道我儿不会死,咱们叶家主脉也不会断了根。”

    叶龙天的眼角落下了两行热泪,兴许是一大心病总算驱除了,叶龙天的身子一软,再次昏死了过去。

    在这一霎那!叶风的双眸顿时露出了恐慌,紧忙对杨总管说道:“快!将他老人家扶回房中,抓紧时间去请镇子中的医师过来。”

    只见两侧呼啦一下过来了三四个仆人,急急忙忙将昏迷过去的叶龙天抬回了卧房。

    叶风有心去看看老父亲的病情,但现在显然不是时候,这里还有王木五人。

    缓缓的站起转身,叶风并未去看王木五人,而是低着头看向了地上的婚约。

    在看到婚约的一霎那,叶风的神色顿时阴沉的到了极致,那双有神的双眸大放寒光,向前走了几步捡起了红纸婚约,打开一字一句的看了起来。

    片刻后,叶风将手中的婚约折好放在了怀里,那双眸子流露出的寒芒直射王木等五人。

    “就是你把我父亲气吐血的?”叶风阴沉的面色很是吓人,背着手漫步来到王木面前,盯着王木冷冷问道。

    被叶风这么一问,王木的身子竟然不由得一颤。

    与叶龙天不同,王木在他身上感觉到的是威压,而在叶风的身上感觉到的却是浓郁杀机。

    “妈的,今天犯了什么病?怎么心里总是莫名的产生恐惧?这个叶风只不过是个病秧子,一个久病缠身的废物而已,就算流露出了杀机又能怎样?捏死他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王木心中暗骂着自己有些懦弱了,也没必要害怕,眼前的少年只不过是个废物而已。

    看到王木没有答复,叶风鼻息中传出了冷哼,道:“你是哑巴不成?没听到我的问话么?”

    听闻此言,王木的双眸猛地睁圆,脸上的皮肉微微抽搐了一下,讥讽笑道:“小病秧子,你说的没错,叶龙天就是被我气吐血的,你能把我怎么样?”

    王木的话语刚出口,只听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直接传开。

    这一刻,但凡在庭院中的人,全部被叶风的举动吓傻了。

    “少……少爷打……打了王木一耳光?”

    “我……我的天,少爷这是怎么了?怎么……怎么敢打王木呢?他……他可是恒月派的大长老弟子啊。”

    “完了完了,咱们的少爷可惹了大麻烦。现在家主又昏迷了过去,这该如何是好啊?”

    ……

    叶风扇打了王木一耳光,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也在这一瞬间,叶家仆人心里顿时慌了起来,纷纷心中暗言叶家要惹大麻烦了。

    同样,王木本人也万万没有想到叶风竟敢扇打他。若不是左脸火辣辣的疼,王木定会以为刚刚的一幕不是真的。

    王木抬手揉了揉左半边脸,随后左手立即握紧剑鞘,右手抓着剑柄当啷一声将长剑抽了出来,横扫到了叶风颈旁三寸之处。

    对此,叶风看都不看脖子边的锋利长剑,他的寒目一直盯着王木。

    “杀我?你敢么?”叶风脸上露出了讥讽的微笑,冷冷再道:“你王木若真有本事就斩下这一剑。不过我可告诉你,自我降生之日起叶家就有一令,此令名为复仇令。若是我被歹人杀死,复仇令就会启动。江湖上谁能击杀凶手者,便可以得到叶家的全部财富。”

    王木猛地一愣神,随即额头上的青筋突然绷起,紧咬着牙关怒视着神色淡然的叶风,恶狠狠的说道:“你敢吓唬我?信不信我现在就一剑斩下你的头颅当球踢?”

    “好!那你就斩下这一剑试试。看看这偌大的清水国,乃至浩瀚无际的中土大陆,能否有你王木的安生之地?我敢断言,你砍掉我头颅之后,就连万古镇都走不出去。”

    “你……。”

    王木的手在抖,临近叶风脖子的长剑在晃动。但王木,却没敢斩下那一剑。

    “不敢斩下了?那就给我乖乖的挺着。”叶风猛地抬起右手,啪啪的又给王木两巴掌。

    这三巴掌的力道一次比一次重,最后一巴掌直接将王木扇的侧走了两步,左半边脸颊已经红肿了起来。

    “老子……老子杀了你。”

    王木的双眼怒睁,一挥手长剑再次向着叶风的脖子斩来。

    “来来来!倘若我叶风懦弱躲闪半步,我都跟你王木一个姓。”叶风不躲不闪,背着手冷冷的看着恼羞成怒的王木。

    这一刻,无论是叶府中的仆人,还是王木身后的四位同门,都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一幕。

    随着王木的长剑越加临近叶风的脖子,所有人都忘记了呼吸,眼中只剩下了不动的叶风,以及挥剑暴怒斩去的王木。

    长剑,最终还是停在了叶风颈旁一寸处。

    叶风冷冷一笑,抬起右手用指头一弹颤抖的长剑,冷冷对王木高声喝道:“既然不敢杀,那就滚出我叶家。”

    这一刻,王木突然感觉右手很是无力,落下的剑尖一点地面,发出了一声清脆之声。在清脆的声响伴随下,王木的身子猛地晃了晃。

    按照王木的本意,这第三次来到叶家府宅是要羞辱叶龙天的。

    他王木也如愿以偿了,的确将叶龙天气的口吐鲜血,最后昏死了过去。但他王木也栽了一个大跟头,这个跟头可是将王木摔的不轻。

    王木可以欲想得到,日后谈起今日叶家之事,必定会说起他王木被一个久病缠身的废物扇打了三个耳光,而且他王木身为初期侠者,却两次挥剑不敢将其头颅斩下,这等耻辱就算王木成为了侠士、侠客依旧摆脱不了,终究是他心里隐藏的一道疤。

    “叶……风!你给老子等着。山不转水转,这三巴掌我王木记住了,他日我必将一一奉还。”王木目露恶毒凶芒,嘡啷一声将长剑入鞘,转身对着四位同门一摆手,带着心里的滔天怒火向着大门走去。

    看着即将离去的恒月派五名弟子,站在庭院中的一个个仆人均是长大了嘴,眼中带着不敢置信彻底的惊愕在了原地。

    在人群中的叶风嘴角微微翘了翘,看着狼狈离开的王木,脸上露出了不善的神色。

    待王木等人相继离去之后,叶风从怀中掏出了红纸婚约。

    渐渐的,叶风脸上的神色越来越阴沉,那双露着无尽寒芒的眼,死死的盯着手中的红纸婚约。

    “恒……月……派!”叶风咬了咬牙齿,从口中发出了嘎吱吱的响声,心中恶狠狠的喃喃。

    将红纸婚约收起,叶风转身扫了一眼被吓傻了的众位仆人,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心里的怒火,转身走进了父亲叶天龙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