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4章丧父
    急匆匆的走进卧房,当看到已经苏醒的老父亲时,叶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两行热泪顿时从眼角流了下来。

    “父亲,风……风儿……醒来……晚了,让父亲您久等了。”双膝跪在床边的叶风看着父亲瞬间憔悴下来的容颜,已经泣不成声泪不止。

    缓缓的抬起手,叶龙天脸上流露出了一抹微笑,轻轻的拍了拍叶风的肩膀,眼中露出了赞赏之色。

    然而,若是仔细去看叶龙天眼中的神色,会发现除了赞赏之外,更多的则是浓浓的不舍。

    “不……不晚,咳咳咳!风儿能苏醒过来就是好事。”叶龙天边说边咳嗽,随着剧烈的咳嗽又引动了体内的伤势,一丝丝鲜血不停的从口中流了出来。

    看到老父亲再次咳出了血,叶风顿时慌了神,侧头用含泪的眸子看向杨总管,惊慌吼道:“杨总管,我让你找的医师怎么还不来?”

    “回禀少主,医师还在来这里的路上,他……他们马上就到了。”杨总管额头上布满了汗水,显然也很是焦急。

    “快去催,要是父亲有个三长两短,看我不把你……。”叶风有些震怒,出口的话都带着不悦。

    但叶风的话还没有说完,只见叶龙天苦笑着再次拍了几下叶风的肩膀。

    “风儿啊,不用去请医师了,爹爹的病是医不好的。况且,为父已经觉察到阳寿将近。”

    “爹爹,不许您胡说。您……您放心,我现在亲自去找医师,孩儿定能将万古镇中最好的医师都找来。”

    叶风急忙擦了擦眼角的泪,猛地站起身便向着屋外跑去。

    “风……咳咳……风儿回来。爹……爹爹有话跟你说。”叶龙天在咳嗽中尝试坐起,但试了两次还是没能坐直,最后侧着头伸着手,使出了不多的一点力气召唤着叶风。

    将要跑出门的叶风一顿,转头看向又一次咳血的老父,叶风急急忙忙的跑了回来。

    “爹爹!您先休息。睡一觉醒来之后,身体就会好起来的。”叶风眼中的泪又一次如泉涌现,不停地向外流落而出。

    听到叶风的劝慰话语,叶龙天淡淡的笑了笑,随后平躺着身子看着上方的床顶架,口中传出了一声苦叹。

    “风儿啊,这就是咱们叶家主脉的命。自从第一代老祖之后,主脉子嗣均是身染怪病,不能习武整日还咳血不止。苍天不公啊,为何这等噩运要降临在叶家头上?”

    叶龙天惨笑了笑,叹息再道:“这就是命啊。这么多年过去了,爹爹也早就想开了。不就是死么?试问这世间万万生灵谁能不死不灭?今日阳寿将尽,对爹爹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件幸事,最起码不用整日承受这怪病的折磨了。但爹爹心里有一事放不下,那就是风儿你啊。如果爹爹归西离去了,你……你在这世间可怎么生存下去?”

    “爹爹!今日的风儿已经不是往昔的叶风了。因为您的儿子已经成为一个侠者。”叶风紧紧攥起了右拳,便想挥拳向着地面砸去,想要证实自己成为了侠者,好让让父亲开心一下。

    但还未等叶风出手,叶龙天却笑着摇了摇头。

    在叶龙天想来,叶风是为了让他愉悦而已。这份子对父的爱意记在心里便可,何必让自己疼爱的儿子忍受着骨碎筋折的痛苦,为他在地上砸出一个坑呢?

    “风儿,不必哄悦爹爹了。对了,今天你也看到恒月派的态度了,爹爹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无耻小人司马川,竟会做出这等丧尽天良之事。不过风儿你不要担心,那王木已经来了三次,爹爹都没同意退婚,你还是可以去恒月派娶司马烟茹的。”叶龙天拍了拍叶风的肩膀,收回了手之后,态度一转冷冷道:“如果他司马川执意不答应,你就将此事昭告天下。我倒要看看司马川能厚颜无耻到何种地步。”

    听起此事,叶风停止了流泪,紧攥的双拳咔咔的直响,泛红的眸子猛地闪现出了两道寒芒。

    “爹爹!我……我要去恒……。”叶风的话刚说出一半,抬头去看父亲的一霎那,他的面色顿时苍白如纸,脑海一阵的轰鸣,推着叶龙天喃喃道:“爹……爹爹?”。

    无论叶风怎么去推拽,叶龙天的双眼均无半点神采,就连反抗的意识都没有了。

    叶家的族长叶龙天,陨落。

    看着死不瞑目、脸上还带着滔天恨意的父亲,跪地的叶风错愕的不住摇晃着头。

    “爹……爹!”

    撕心裂肺的二字直接传出了叶龙天的卧房,震响了整个叶家府宅。也传入了前院拍卖行中,惊了众位江湖豪侠。同样传出了拍卖行三百米外,惊动了匆匆行走的侠者和平民。

    今日,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

    随着叶风的一声凄厉哀吼之后不久,叶家的拍卖行陆陆续续走出了大量的江湖人,而拍卖行也随之紧关了店门,后院的府宅中更是哭声一片。

    在哀怨悲痛的哭声下,后院的仆人和拍卖行中的伙计眼中带泪,在府门和店门两旁挂起了白色丧布。

    后院叶龙天的卧房之中,双膝跪地的叶风目露悲痛盯着叶龙天,早已哭的泣不成声了。

    “少主,您……您节哀。况且,您这样哭下去也不是办法啊。”杨总管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上前几步拍了拍叶风的肩膀,低声劝慰说道。

    叶枫的身子不停的抽搐,那双泛红带泪的眸子痴痴的看着父亲叶龙天。

    哭罢多时,叶风跪着向后退了退,对着床上已死的叶龙天磕了三个头,站起转身对老仆说道:“杨总管,去定一口上好的金丝楠木棺材,再请风水师寻一块宝地,将家族内的珍珠美玉等等物品备上八车,我要将父亲风光厚葬。”

    杨总管点了点头,不舍的看了一眼叶龙天,转身走出了卧房。

    待杨总管走后,叶风站在原地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躺在床上已死的父亲,叶风眼中渐渐闪现出了滔天凶芒。

    “恒……月……派!这一笔笔旧恨新仇,我叶风定会跟你们一一算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