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5章恒月派
    清水国,共有十三大镇和六大宗派。

    六大宗派各自掌管着五百小宗派,算一算这清水国中的宗派也有三千之多。

    恒月派地处万古镇正南方位,距离万古镇也只有三百多里的路程。

    在叶家的家主叶龙天死后的第三天,清晨时刻恒月派山门下出现了一人。

    此人头上带着斗笠,微微抬着头看着千节台阶上的恒月派山门。

    “恒……月……派!”

    出口的三个字带着怨恨,好似恒月派和此人有深仇大恨一般。

    不过听此人的话音年纪并不大,还带着未退的童音。

    没错,此刻站在恒月派山门下的人,正是叶氏家族的少主叶风。

    这几日,叶风厚葬了父亲叶龙天,暂且安顿好了来到叶家悼念的旁支族人后,叶风就悄悄离开了叶府来到了恒月派。

    叶风没有着急去完成系统的任务,此时在他的心中有一件事要比任务还重要,那便是赶往眼前的恒月派。

    这三天发生在叶风身上的事情,早已经轰动了整个万古镇。在受到一些人的吹捧时,叶风也听见了一些关于父亲叶龙天的闲杂碎语。

    这些话语不堪入耳,无非就是关于叶家和恒月派联姻之事。

    有的人说叶龙天脸皮太厚,死皮赖脸的非要让恒月派的掌门司马川招叶风为婿。而叶龙天的目的很简单,无非就是想要找个大树做倚靠,将名下的拍卖行做大而已。

    也有的人说叶龙天不安好心,明知自己的儿子叶风是个病病殃殃的废物,还让司马烟茹和叶风完婚,有意的让司马烟茹守活寡。

    那一刻,叶风恨不得生撕了碎语之人,将心中的怒火全部发泄出来。

    但叶风还是忍住了冲动,他心里很清楚就算杀了一两个碎语的小人也无济于事,挽回不了死去的父亲颜面。

    但让死去的父亲落下卑鄙无耻的骂名,叶风无论如何也不能容忍的。

    如今在叶风看来要想为父亲正名、捍卫叶家颜面也只有一个办法,就是他孤身踏上恒月派,亲自去恒月派找司马川了解此事。

    叶风来到恒月派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亲口告诉司马川,他叶家不需要靠山,也不需要依仗着恒月派壮大产业。

    此刻,叶风站在千节台阶下方,从怀里掏出了那一张红纸婚约,深吸了一口气将头上的斗笠向下压了压,迈步走上了千节台阶。

    大约过去了半个时辰,头戴斗笠的叶风消失在了笔直的台阶上,背着手不急不缓的走进了恒月派。

    不得不说,作为清水国六大宗派之一的恒月派,的确颇有一番实力。

    只要一走进恒月派的山门,就会发现眼前是一处硕大平坦的广场。

    在广场的另一端,也就是正对着山门的方向建有一个大殿。

    这大殿也是恒月派中的正殿,其名为紫月殿。

    紫月殿以重檐歇山式木结构,正脊、垂脊和戗脊等以黄、绿两色为主镂空雕花,装饰丰富多彩华丽。

    往常这个时间,是恒月派弟子和长老用早膳的时候。

    但是今天与以往不同,紫月殿内齐聚八十二位内门弟子,厅堂两侧的木椅上端坐着四位长老。

    当中的一位瘦长脸老者的后背背有一把长剑,那双明亮有神的眸子看着殿中心站立之人,时不时的射出一道道凶光。

    在老者的身后,站着一个二十出头的男子。

    男子的左脸略微有些红肿,此时一脸的怒气,看着戴斗笠之人的双眼几乎都能喷射出火来。

    他,正是被叶风扇打三耳光的王木。

    至于坐在王木身前的瘦长脸老者,便是王木的师傅徐亮徐长老。

    再向上看去,长条桌案后坐着一个健壮魁梧的中年男子。

    男子双眼如电、神色不怒自威。

    此时男子正皱着眉,同样看着下方被斗笠遮盖住容颜之人。

    向着男子左手旁看去,木椅上坐着一位年纪约在十二三岁左右的少女。

    少女年纪不大,但那张俏美容颜已然长开,再过几年到了十**岁,定然是个倾国倾城的美人胚子。

    光有倾城容颜难以称美,重在此女三千发丝垂下,一身纱衣带着斑斑小孔,透过点点小孔可见淡黄光滑肌肤,无形之中给少女添加了几分成熟、诱人的味道。

    不过此刻在少女的俏美小脸上可看不到一丝笑容,反而眉宇之间透着点点杀气,隐藏在袖中的无骨玉手紧攥着,用那双有神明亮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下面突然造访的来者。

    或许,司马川察觉到了女儿司马烟茹的焦躁和杀气,侧身拍了拍女儿的肩膀,暗意着司马烟茹稳下心来,一切都交给他当爹爹的去处理。

    只见司马烟茹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烦躁的杀心,冲着父亲司马川浅浅一笑,随后又转头看向了下方的少年,眼中又闪现出了厌恶之色。

    对此司马川也很无奈,他了解女儿司马烟茹,也能体会司马烟茹为何心中会有烦躁。

    但一个女儿家露出杀心还是不妥的,这也让司马川有了打算,要尽快解决眼下之事。

    片刻后,司马川稍微吸了一口气,指着站在厅堂中的叶风淡然问道:“你……是叶风?将斗笠摘下抬起头来。”

    “嗤嗤!”

    站在厅堂中的叶风诡异的冷笑,缓缓抬起手将头顶的斗笠摘下。

    在斗笠被摘下的刹那间,叶风双眸内的寒芒直射上方的司马川。

    这一刻,紫月殿中的所有人均是一皱眉,有些愤怒叶风竟然敢用寒目直视司马川。

    但这些人皱眉暗怒之际,也微微的愣了愣神。上方坐在司马川身旁的司马烟茹,在看清叶风俊俏的容颜一霎那,眼中露出的憎恶之色忽然消散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秒的精光。

    显然,司马烟茹也没有想到与她订婚的少年郎,竟有如此俊朗容貌。

    但这精光却没在她的眼中停留太久,也就转眼之间,司马烟茹眼中又露出了不屑,就好像下方的叶风虽然长相脱俗,也是个不能习武、无法持剑纵马江湖的废物而已。

    再看端坐在上方的司马川,当看到叶风眼中流露出的寒芒恨意时,他的粗眉狠狠的一皱。

    但下一秒,司马川却突然哈哈一笑,目露赞赏的点了点头:“哈哈,老夫常有耳闻万古镇中的叶家有一俊俏少主,英挺的剑眉带着傲视天地的强势,锐利的黑眸犹如深邃的星河,脸颊棱角分明更是透着冷俊。今日一见,叶贤侄的尊容果然脱俗不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