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6章休妻他的誓言
    对于司马川的夸奖,在叶风的脸上看不到沾沾自喜之色。

    可以说叶风非但没有因为司马川的夸奖得意,反而背在身后拿着婚约的左手缓缓攥紧,那双蕴含滔天恨意的眸子死死盯着司马川。

    叶风没有开口,让司马川的脸微微红了起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叶贤侄的容颜脱俗不凡,都让老夫为之嫉妒。哎!但话又说回来了,这该杀的苍天真是不公啊。按常理说,叶贤侄风华正茂,正是刻苦习武日后大展拳脚创建一番伟业的时段,却被怪病缠身无法习武,这真是天妒英才啊。”

    司马川说的苦涩无奈,好似极为同情叶风的不幸遭遇。

    但仔细去品味司马川说出的字字句句,会发觉透着对叶风的讽刺,讥讽着叶风无法习武,暗意叶风就算有了一副不俗的长相又如何?最终还不是一个病秧子废物?

    叶风不傻,自然听出了司马川话中隐意讽刺。只见他的嘴角微微翘了翘,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

    “司马掌门,俗话说长者为大,今日我再称呼你一声掌门。你我闲言少叙,我叶风来到恒月派为了两件事,一为家父与你定下的婚约。其二,是我叶风要告诉你几句话。”

    司马川坐在椅子上晃了晃身子,胳膊肘拄着椅子扶手,右手摸着下巴上的胡须,拉长了语调道:“婚约?这个婚约嘛……。”

    司马川的话还没说完,坐在一旁的司马烟茹却撇了撇嘴,侧头看了一眼为难中的父亲,而后向着叶风投去了蔑视的目光,冷哼道:“叶风,当年我父亲和叶龙天签下的婚约本是有效的。但三日前定下婚约的当事人已死,我父与叶家定下的婚约自然也就作废了。”

    司马烟茹的冷言一出口,顿时引起了厅堂中的众人嗤嗤怪笑,纷纷看向叶风的目光中都流露出了戏虐讥讽。

    但看下方的叶风好似没有听见司马烟茹的话语,那双蕴含滔天恨意的眸子转都不转动一下,还是死死的盯着司马川。

    “司马掌门,不用故作为难之色。你让内门弟子王木去我叶家府宅悔婚三次,心计算进无非是想让我叶家解除婚约。今日我来你的恒月派就是要亲口告诉你,你的宝贝女儿司马烟茹,从今日起不再是叶家未过门的儿媳。”叶风一挥手,用手中的斗笠一指司马烟茹,再道:“也就是说,我叶风要在你的恒月派……休了她。”

    休妻一语刚出口,只见紫月殿中的八十二位内门弟子纷纷虎目圆睁,杀气猛然从身上散发了出来,甚至有数十人已经亮出了长剑,大有立即将叶风杀死的举动。

    而坐在两侧的四位恒月派的长老更是怒目而起,看着叶风的双眼中尽是凶芒。

    再看上方坐着的司马烟茹,白皙光滑如玉的小脸瞬间被涨红,一股羞臊之感猛然浮现心头。

    坐在司马烟茹身旁的司马川,右手猛然间紧握成拳,微缩的双眸散发着寒光直射下方的叶风。

    足足过去了一刻钟的时间,司马川才怒吸了一口气,阴沉着脸冷冷道:“你……说休了我的女儿?”

    闻听此言!叶风仰头哈哈大笑,丝毫不避讳司马川眼中投来的凶芒,冷冷问道:“怎么?堂堂清水国六大宗派之一的恒月掌门,也知道被退婚是羞臊之事?据我所致,在我叶风昏迷的半年时间里,我父叶龙天可是承受了你派两次退婚之辱,但他老人家还是扛了下来。你贵为一派之掌,听之一次就恼羞成怒,这等胸襟真是让叶某佩服。”

    “你……。”司马川立即拍案而起,怒指着下方冷笑中的叶风,身子也微微颤抖了起来。

    看到掌门发了怒,刚刚站起身的四位长老中,顿时有一长老对着司马川一抱拳,道:“掌门息怒,这小崽子是活腻歪了,就让我龚子阳杀了他。”

    此人体态较胖一脸的愤怒之色,正是恒月派的二长老龚子阳。

    龚子阳的话音刚落,大长老徐亮轻咳了一声,看了一眼怒火冲天的龚子阳,又转正身对司马川道:“掌门,杀鸡焉用宰牛刀?倘若一个病秧子还需长老出手杀之,这事传出去岂不是有损恒月之威?这样吧,就让我徒儿王木出手赐叶风一死。”

    体态干瘦,如同干尸的大长老徐说完便转过身,给王木递了一个眼色。

    看到师傅徐亮投来的目光,王木的双眸猛然一闪,眼中立即露出了一抹兴奋的残忍,拿着长剑直接绕过了徐亮快步来到了殿中间。

    哗的一声,王木便将长剑从剑鞘中抽了出来,用剑尖指着神色淡然的叶风,冷声道:“小崽子,我前几日说的话你没忘记吧?今日小爷就让你和叶龙天去阴间团聚。”

    言罢!王木根本就不给叶风说话的机会,挥起手中的长剑直奔叶风的咽喉。

    也就在这一霎那,上方的司马川猛地一拍桌案站起,怒道:“王木,不得无礼,风儿的家父与我乃是世交。你敢杀他,我就将你逐出恒月派。”

    嗡嗡之声在紫月殿回荡,长剑的剑尖停在了叶风咽喉前三寸处,停下来的王木哭死的心都有了。

    也难怪,算上这一次,王木已经剑指叶风三次了。每一次都无法击杀叶风,更可气的是叶风直接无视了他王木的灭杀,不躲不闪看都不看他,这让王木越加抓心挠肺极其的憋闷懊恼。

    其实,这几日王木回到恒月派,可没少受到同门师兄弟的数落嘲讽。每逢受到嘲讽时,王木都恨不得生吃了叶风的肉,喝了叶风的血。

    虽然司马川喝止住了王木,但王木的剑并未收回,他还是咬着牙在挣扎犹豫,是否刺出一寸直接杀了叶风。

    “恩?王木你没听到我的话?”司马川皱眉怒道。

    王木的牙齿咬的嘎吱嘎吱直响,用眼角扫了一下后方的掌门,怒吸了一口气恶狠狠的对叶风道:“小崽子,我今日再放过你一次。你给我等着,如果在恒月派外面被我遇见,我非一剑一剑将你刺成筛子。”

    叶风冷笑,目光从司马川身上收回,眉宇间带着杀气淡漠的盯着王木低语:“我父亲的死跟你也有关系,当日我急切关心父亲的病情,只是扇了三耳光便让你离去。倘若你在恒月派外被我遇见,我就让你的狗头搬家。”

    叶风低语言罢,目光再次看向了上方的司马川。

    “司马掌门,我叶风说你是菩萨心肠,还是应该说你惺惺作态好呢?”

    司马川直至了王木的灭杀,而叶风并不领情。从司马川对他叶家的所作所为,足以让叶风看透司马川绝非重情义之辈。

    “你……。”司马川的粗眉皱成了一个川字,愤怒的用手指着叶风,怒吸了一口气冷笑着坐下开口:“好好好!只要你放弃和烟茹成亲,随你怎么去说。”

    叶风嘿嘿笑了笑,翻手将斗笠戴在了头上,转身向着紫月殿门外走去。

    看到叶风要走,司马川的双眼微不可查的缩了一下,冷笑着再次开口:“叶风,你不还有几句话跟我说么?怎么就这样走掉了?另外,既然你已经休了烟茹,是不是应该把手里的婚约撕碎?”

    “你真的想听?”即将走出紫月殿的叶风身子一顿,微微转过头用眼角扫了一下司马川,神色立即阴沉了下来,冷冷开口:“既然你想听,就竖起耳朵给我听好了。有朝一日我叶风必定灭了你的恒月派。”

    在众人怒瞪双眼之际,叶风又将目光扫向了司马烟茹,冷声道:“司马烟茹,贪慕虚荣心肠带毒的女子。你不是要嫁人中之龙,江湖天骄豪杰之辈么?我叶风在此发誓,我要让清水国无人敢娶你,让中土大陆无人敢做你君。”

    言罢,叶风直接将手中褶皱的红纸婚约撕碎,奋力一挥将片片碎纸挥至空中。

    在碎纸飞舞飘落之际,叶风背着手也走出了紫月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