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7章乞讨
    叶风怒上恒月派,为的就是替父亲和叶氏家族正名。

    叶风也是抱着死心来的,完全没打算活着走出恒月派。

    但让叶风意外的是司马川竟然惺惺作态故作君子,阻止了王木挥剑对叶风出手,最后还让叶风离开了恒月派。

    再次回到恒月派千节台阶下,叶风侧站着身子,冷眸一直盯着上方的恒月派山门。

    即便走出了恒月派,叶风也可以猜到紫月殿中定是诈乱了一团。

    原因无他,正是他这次大闹紫月殿先休了司马烟茹,而后又对司马川说出了狠话。

    即便叶风不用仔细去想,也知道此时此刻殿中的八十二位内门弟子,以及四位长老都会纷纷请令要出宗追杀他叶风。

    也正如叶风所料,现在紫月大殿中已经吵翻了天。

    无论是八十二位内门弟子,还是四位恒月派的长老都被叶风气的咬牙切齿,一个个的身子直哆嗦。

    但是,司马川禁止他们外出追杀,殿内的数十人也只能暗自生着闷气。

    虽说叶风料到了恒月众人会愤怒,但在叶风的脸上却看不到恐惧。反而那双看向恒月派的黑眸中,流露出的凶芒更胜了一些。

    片刻后,鼻息传出了冷冷的哼声,叶风转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里的怒火。

    “司马川,待我再次来到恒月派,就是恒月派灭亡之时。”

    言罢,叶风转身迈步走在羊肠古道上,最后消失在了通往万古镇的方向。

    时光荏苒,岁月如梭。

    当烈日高悬于空,万古镇的西街一家书店前,一个带着斗笠的少年停下了脚步。

    看着佩剑带刀进进出出的江湖人,叶风摇头苦叹了一声:“没想到我叶家的拍卖行才歇业三日,这天武书铺的生意就异常火爆。”

    自古在江湖上就有一句俗话,没有谁能做到不可缺舍,也没有哪个人陨落死后,江湖就支离破碎土崩瓦解。

    就像是叶龙天苦心经营着拍卖行,已经做到了万古镇一家独大的地步。但叶家关门的三天时间,却成全了西街很多店铺,让他们的生意异常火爆。

    带着心中泛起的无奈,叶风轻叹了一声,离开了天武书院的店铺前。

    漫步走在西街上,因为斗笠被叶风压的很低,所以几乎没有人能看清叶风的容颜,更没有人认出叶风。

    “这一路走来,因自家的拍卖行歇业,直接导致了大量江湖人流失到了旁家店铺。看来,拍卖行要尽快恢复营业了。”

    不知不觉,叶风竟然来到了自家拍卖行门前。

    微微抬起头,看着二层楼上悬挂的‘古叶拍卖行’匾额,叶风深吸了一口气,眼中闪现出了坚定之色。

    叶风已经打算好了,在创建宗派的同时,也要接管亡父苦心经营的拍卖行。而且叶风打算将拍卖行做大,成为清水国最大的一家拍卖行。

    “爹爹,您苦心经营的拍卖行绝对不会毁于风儿手中。待孩儿完成系统下达的第二个任务,就会回到族内重开拍卖行。”缓缓的仰起头看着蓝天白云,叶风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微笑。

    以前叶风没有昏迷时,也多次坐行接待到来的客人。

    那时,叶风却不曾体会拍卖行对他多么重要。但如今在叶风看来,眼前的二层小楼意义非凡,是父亲给他留下的最后宝贵的回忆。

    收回看天的目光,叶风将斗笠向下压了压,从自家的拍卖行前离去了。

    叶风并没有走进家族,看其离去的方向,好似要去万古镇的南街。叶风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要做,便是系统空间下达的任务。

    虽说距离最后期限还有四天,但叶风也有点迫不及待了。

    他要尽快讨要到三文钱,然后上交给体内的系统,看看系统会给他什么奖励。

    万古镇的南街,是出了名的乞丐一条街。

    但凡有点头脑的人想要开店铺,都不会选择距离南街较近的位置。

    他们可惹不起这里的数百乞丐,三天两头登门乞讨,赚的钱还不够打发他们的。

    此时来到南街的叶风,看着街道两侧或趟或坐的一个个萎靡邋遢乞丐,叶风翻了翻白眼心中暗言这里还真不合适。

    “这里乞丐多达数百人,比路人多出了十几倍。想在这里讨要三文钱,这不得等到猴年马月啊?”叶风摇头苦笑了笑,心中暗言。

    在以前叶风没有昏迷时,他也时常光顾这里。

    每次叶风来此都施舍些钱财,即便过去了半年的时间,叶风现在回想起来数百乞丐哄抢的场面还记忆犹新。

    “那条乳白的上古元虫让我成为了侠者,虽然身体强健超过了常人,但与那群乞丐去展开哄抢,绝不是我叶风能做出来的事情。”

    想想哄抢的场面,叶风都感觉脑袋剧痛,很快就打消了在南街乞讨的想法。

    而且叶风也觉得哄抢和乞讨也不是一个意思,既然系统要求乞讨,叶风觉得应该按照乞讨的规则去做。

    “还是找个犄角旮旯往那一蹲,只要有三个人施舍我一文铜板,我就能完成任务了。”叶风转过身,低着头边走边暗言着。

    不知不觉,叶风竟然从南街来到了东街。

    叶风对东街并不陌生,这里居住的多数都是家底雄厚的员外财主。

    可以说每一家的财主名下都有良田千亩、管家杂役更是多达百人,是一处名副其实的富人区域。

    看了看一栋栋阔府豪宅,叶风站在街道上挠了挠头,竟然不知道蹲在哪家门口乞讨好了。

    就在寻找的期间,叶风的目光不经意的看向了巷尾。霎时叶风的双眼一闪,随即快步朝着巷尾跑了过去。

    说来也巧,被叶风选中的府宅名为王府。恰好昨日王员外家传出了一条喜讯,其独子体内丹田诞生了元气,成为了王家第二个侠者。

    这可是一件天大的好事,王员外大喜,便定在了今日大摆设宴为独子庆贺。

    “就选这家了。”

    叶风看着进进出出衣着奢华的阔财主,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白衣,突然觉得这身衣服有些不像乞丐,立即走到了一面府墙下蹭了蹭,将衣服磨出了几个大窟窿后,叶风又用双手将衣服撕破了几条,随后嘿嘿傻笑了几声,快步流星的跑到了王府门前往台阶左侧一蹲。

    王府门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肮脏的乞丐,顿时让登门来王府祝贺的几个财主一皱眉,纷纷心中暗言这个乞丐还真会选地方,今日王府摆桌庆贺,竟然来此讨扰求施舍了。

    然而,抱着膀压低斗笠的叶风,本以为能顺利的讨要来三文钱,却苦苦蹲等了一刻钟,愣是一文铜板都没讨到。

    “嘿!这什么世道?怎么越有钱越抠搜呢?”

    叶风微微抬起了头,扫了一眼台阶上还未登门进入的几个财主,双眼转了转,随手在身旁摸起了一个石头,在面前地上划出了五个字。

    只求三文钱。

    叶风扔掉了石头,抱着膀抖着肩喊了起来:“三文钱、您买不了吃亏、也买不了上当。为了活命,只求三文钱。”

    叶风这么一喊,又引起了台阶上的几人注意。

    或许这些财主被一声声吆喝吵得心烦,只见有个胖子皱了皱眉,撇着嘴从怀里拿出了一两银子,从台阶上一挥手,将那一两银子扔到了叶风面前。

    “拿着一两银子赶紧滚蛋。”胖子瞪着眼怒道。

    看着眼前的白花花一两银子,叶风不仅没有兴奋,反而哭丧起了脸。

    探身拿起地上的银子,叶风哭的心都有了。随后叹息着站起身,看了看那个胖财主,将银两放在了台阶上又蹲回了原位。

    “只求三文钱,不求多、也不求少。给多了我没碎银找零,给少了我继续讨要喽。”

    叶风继续吆喝了起来,可把众位财主差点没气死。

    然而就在这时,王府中突然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几个手持大棒的管家快步冲出,直接从台阶上蹦下来,目露凶光将叶风围在了当中。

    “他娘的,拿跑来的乞丐?不知道今天是王府大喜的日子么?”当中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一瞪眼,用手中的木棒狠狠的敲了敲叶风面前的地面。

    叶风也不抬头,反而伸出了小手,对着大汉抖了抖五指:“施舍三文钱吧。”

    “我施舍你姥姥。”

    大汉这个气啊,暗骂这混蛋乞丐是从哪冒出来的?不识抬举也就算了,竟然还厚颜无耻敢向他讨要银两。

    但当大汉看到叶风还蹲在地上不肯走,大汉怒瞪双眼猛地挥起了手中的木棍,直接向着叶风的脑袋打了过去。

    木棍挂着风声,很快就到了叶风头顶三寸之处。

    再看叶风,漆黑有神的眸子猛地一闪,刚想催动丹田的元气游走奇经八脉,用汇聚内力的右手将木棍击飞时,王府中传出了一声柔语。

    “李管家,不要伤人。”

    柔语犹如天籁,极为的美妙动听。

    李管家的手一顿,收回了木棍抬头向着府门看了去。

    当李管家看到走出来的女子后,紧忙毕恭毕敬的弯腰恭拜:“韩小姐,您……您怎么出来了?”

    叶风将抬起的右手放了下来,抬了抬斗笠先是看了一眼毕恭毕敬的李管家,之后又侧抬着肩膀看了看从台阶走下来的女子。

    这一眼看去,叶风顿时倒吸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