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9章神秘老头
    在叶风的面前蹲着一个老者,老者鹤发童颜天庭饱满双眼如电,右手揽着花白的胡须,正瞪大了双眼盯着叶风。

    也难怪叶风会被吓个半死,换做是谁一睁开眼,三寸前一个老者怪兮兮的盯着自己,都会瞬间被吓出一身的冷汗。

    “怪怪怪!”鹤发童颜的老者连续说出了三个怪字,像是在想着什么,缓缓站起身背着手盯着叶风,自言自语:“身在魂已灭,魂回气归田。阴阳生死命,枯骨造帝星。娃娃,你叫什么名字?”

    阴阳怪气的老者这番话,听得叶风云里雾里的。当叶风深吸了几口气,定了定神之后站起了身,没好气的嘟囔道:“叶风。树叶的叶,清风的风。”

    “叶风?”

    全身上下散发仙风道骨的老者微微一愣,或许是此人很久不曾吃惊呆愣了,以至于脸上露出的呆愣之色都有些僵硬。

    “叶落随风动,风吹叶归根。试问,是风吹落了叶离开了树?还是叶无心恋树去追了风?又或者风有意叶无情,最后落叶弃了风、寻了树又归了根?”

    老头出口的话让叶风一愣一愣的,他还从未听过这类话语,也猜不懂老者话中的意思。

    “老……老前辈,您看这天色不早了,再过几个时辰就黑了。你这么大岁数抓紧时间回家吧。”老头竟说些叶风听不懂的话,叶风也就没有了继续交谈下去兴趣了。

    但叶风发现老头还是笑着看他,叶风渐渐觉得全身都不自在了起来,又道:“我跟你说啊,最近恶匪横行,虽说你看起来仙风道骨,但可禁不起恶匪折腾。快点,赶紧回家去。”

    叶风这一顿吓唬,还是没把白衣老头吓走。

    叶风发觉老头还是不打算走,叶风只好耸了耸肩,索性从一旁饶了过去。

    叶风可不想跟老头继续纠缠下去了,趁着天还没黑赶紧回到府宅。

    然而就在叶风刚刚走出十米,一道紫光从天而降,一把剑带着剑鞘直刺地下一尺深。

    “嘿!是谁敢背地里使阴招?”

    突然刺下一把剑,可把叶风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别看叶风已经成为初期侠者,但刚刚的一霎那,他根本就没发觉周围异常。

    这只能说明扔出这把剑的人,比叶风的武功境界高的太多太多了。

    “叶风小娃娃,你我相遇便是缘。我一生有三把剑,今日将这把紫剑赠送给你。若是日后觉得我的剑合手,可去中土日阳国的孤寒山寻我。到时,我会赠送你另外两把剑。兴许到时老夫我一高兴,还会告知一些关于你叶家的隐秘。”

    这个声音叶风熟悉,正是刚刚与他交谈的老者口音。

    “前……。”叶风猛然转身看去,但已经没有了老头的踪迹。

    回过身看着入地的那把剑,叶风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脑海更是嗡嗡一阵轰鸣。

    “他……他是谁?怎么突然间就消失了?还有他说的那番古怪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身在魂已灭,魂回气归田。阴阳生死命,枯骨造帝星。”叶风暗自喃喃,又想起了仙风道骨老者的另外几句话:“叶随风动,风吹叶归根。这……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难道……难道就因为我叫叶风?还有,我叶家有什么隐秘是我不知道的?”

    叶风突然间觉得老头的话语暗藏着玄机,绝对不是他理解的那样。另外,老者说要告诉一些叶家的隐秘,又会是什么事情呢?

    抓狂的挠了挠头,叶风冥思苦想也没得出个所以然来,最后也只好将乱心之事压了下去,双手紧握剑鞘暗涌丹田元气,双臂一使劲将紫剑和剑鞘拔了出来。

    刚一将剑和剑鞘拔出,只见叶风的左手拿着剑鞘、右手握着宝剑的剑柄,哗的一声将长剑抽了出来。

    下一秒,只见一道紫光凭空闪现,叶风已然睁不开了双眼。

    铛的一声,叶风将紫剑放回了剑鞘,左手揉了揉刺痛的眼睛,片刻后嗤嗤的傻笑了起来。

    “好剑!足以卖出一个大价钱。”叶风高声喊道。

    不过,叶风竖起了耳朵听了半天,也没听到有人怒喊。叶风摇头叹息了一声,知道那个老头真的走了。

    叶风可不会卖了这把剑,凭他常年和兵器打交道,叶凡单凭那道让他睁不开眼的紫光,就知道了这把剑不凡,最次也是一件王器级武器。

    江湖人手中的兵器也有好坏之分,品质依次为凡器、王器、皇器。

    凡器多为凡间铁匠师傅打造出来的兵刃,因为材质不是很好,只比切菜剁肉的菜刀强上一些。

    凡器之上便是王器级兵刃,这一品质的武器算得上是宝器了,已经具备了削铁如泥的特点,是每一个宗门的宗主心爱之物。

    然而,就算诸位宗主肯花大价钱购买,都不知道去哪里能买到。

    只因王器级武器在江湖武林上很少出现,恐怕放眼整个武林只有几个上古世家,以及当今统治江湖的几股势力中有几件。

    至于皇器级武器,从古至今只出现过三把。

    其中一把是剑、第二把是刀,最后一件则是一张红色的大弓。

    这三样皇器级武器早已下落不明,兴许隐藏在上古某一世家中,也可能在某一人手里。具体流落到哪里,很少有人知晓。

    “单凭那道让我无法睁开眼的紫光,足以说明此剑是王器级武器。就算在王器级中不是数一数二的极品兵刃,却也是价值连城的下品宝剑。”叶风爱惜的摸了摸紫剑剑鞘,随后叹道:“没想到啊没想到,父亲大半辈子都没见过的王器级武器,今日我却莫名其妙的得到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那位仙风道骨的老者到底是谁呢?能有这样一把宝剑,想来在江湖上也不是泛泛之辈。很遗憾,那位前辈没有透露姓名。不过等我足够强大了,我就去老者说的孤寒山。”叶风习惯性的傻笑了一下,之后拿着王器级紫剑走下了山丘。

    经过一天的折腾,此时已经日落西山,叶风也回到了西街自家府宅门口。

    看着府宅门上挂着的白色丧布,一股悲楚猛地浮上了叶风的心头。

    “爹……爹!”

    借景生情,父亲叶龙天的身影面容,再次浮现在了叶风脑海之中。

    还未等泪水从眼角滑落,府中顿时传出了一阵恶语,让站在宅门外的叶风狠狠一皱眉。

    “叶风还真够微风的啊?竟然怒上恒月派休了司马烟茹,而且还狂言日后要灭了恒月派。我伍俊作为叶家的旁支族人,此时要问问诸位,一个狂妄至极的病秧子凭什么继承叶家产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