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0章欺压总管
    站在府门外的叶风双眸微缩,神色立即阴沉了下来。

    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中的燥乱,叶风迈步上前推开了宅门。

    随着叶风推开府门,庭院中的一幕随之呈现在了他的眼中。

    叶府庭院中站满了人,粗略估计也不会少于三十人。

    从这些人的占地位置来看,不难发现分为三股势力。

    在最左侧站着十三个人,这十三人以杨总管为首。

    此时的杨总管弯着腰,额头上全是细汗。他的神色既有紧张慌乱,也有焦急和憋屈。显然,杨总管被伍俊咄咄逼人的话语压的不轻。

    躬身站立的杨总管斜前方摆放着两把椅子,椅子上分别坐着一胖一瘦两位中年男子。

    这二人均是叶龙天的堂弟,体态肥胖的男子名为李木荣,一旁干瘦的男子名叫伍新明。

    在这二人的身后各自站着十位彪形大汉,一个个神色冰冷,往那一站犹如古松一动不动。

    在李木荣和伍新明的前面,站着一个年约十**的少年。

    少年手拿纸扇轻摇,一身白衣在三千烦恼丝的衬托下也颇具不俗的气质。

    虽说少年的容貌不比叶风俊俏,但干净出尘的气质也略显不凡。

    不过,若是去看少年的眉宇双眸,不难发现带着一股傲意,往那一站用眼角看着杨总管,微微撇着嘴很是不屑。

    少年,正是刚刚冷冷言语的伍俊。

    这伍俊滔滔不绝的言语着,而杨总管和李木荣、伍新明也在听着。

    也就在这时,叶风推开了宅门从外面走了进来。

    只见李木荣和伍新明的神色微微一愣,显然是被叶风突然回来吓了一跳。

    而杨总管在看到叶风的一霎那,立即用手揉了揉太阳穴,口中传出了一声叹息,好似暗言叶风什么时候回来不好,偏偏要赶在这个节骨眼上。

    轻摇纸扇的伍俊微微侧过身,在看到叶风后双眼微不可查的一缩,随后将手里的纸扇折起,嗓子眼发出了呲呲的怪声。

    看着众人投来的目光,叶风的神色淡然不显喜怒,抱着紫剑从容的来到了庭院,那双有神的眸子扫了扫坐在椅子上的两位族长。

    “两位前辈,天色以深夜又微凉,您二位怎么还不休息?”叶风看都不看伍俊,来到李木荣和伍新明面前躬身抱拳一拜道。

    虽说被伍俊的一番话弄得心情暴躁,但叶风可没丢了礼数,还是对着二位族长深深一拜。

    李木荣摸着大肚子,看了看一旁的伍新明,随后对着叶风淡淡一笑却没有开口言语。

    体型干瘦的伍新明黑眉一皱,非但没有因为叶风恭敬参拜而喜,反而阴沉着脸瞪了一下叶风,道:“休息?你让我如何安心休息?”

    叶风缓缓站直身子,故作不解看着伍新明,一脸无辜的样子说道:“伯父,请赎小侄愚笨,我怎么听不懂您话中的意思呢?”

    伍新明咯咯的阴笑了一声,心中暗言叶风还真是能揣着明白装糊涂。

    “叶风,昨夜你离开叶家府宅去了何处?今天清晨又做了何事?难道……还用我一一跟你说说?”

    叶风耸了耸肩,淡然开口:“昨夜?昨夜动身去了恒月派。清晨嘛,在恒月派的紫月殿中休了司马烟茹。”

    虽说众人早就知道了叶风做了什么,但亲耳听见叶风讲出来,所有人还是为之一惊。

    “你……你……你这个蠢货。谁让你去的恒月派?谁又允许你休了司马烟茹的?”伍新明腾地一下站起身,怒指着叶风再次吼道:“先不说你父亲怎么想的,单单你休了司马烟茹这件事,就足以为叶家带来灭族之祸。”

    叶风咦楞的侧了侧头,斜着眼看着伍新明。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位伯父竟会说出这番话。

    “伯父!风儿突然间想起了一句话,那还是在我年幼时父亲说的。他告诉我叶家到他这辈已经是第八代了,但这八代族人无一是孬种,尤其是当年第一代老祖,叱咤江湖武林数十年,跺一跺脚整个中土都会为之颤抖。今日,我休了一个贪慕虚荣的女子,有何恐惧害怕的?”

    叶风的话铿锵有力,将伍新明气的一哆嗦,刚想言语指责叶风却被一旁的伍俊打断了。

    “叶风,你是吃熊心豹子胆了?还是昏迷半年烧坏了脑子?那司马烟茹是你能休的么?也别怪当堂弟的嘴黑,你自小就病病殃殃的,忍一忍让恒月派的掌门退去婚约不就完了?这下好了,此事不出三天,清水国将会人人皆知。到那时司马掌门恼羞成怒,不光是你会遭殃,就连我等旁支族人都会受到牵连。”

    横眉立目的伍俊一脸怒色,根本就不顾忌叶风的身份,对着叶风直言怒吼了起来。

    气氛,瞬间紧张了起来。

    在这紧张的气氛下,杨总管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偷眼看了看暴怒的伍俊,又看了看神色阴沉下来的叶风,轻咳了两声对伍俊躬身拜道:“伍少爷,您……您息怒。兴许少主一时昏了头,才会做出此事。”

    杨总管不开口还好,一开口顿时让伍俊双眼怒瞪了了起来。

    只见伍俊一抬手,用纸扇指着杨总管厉声喝道:“狗东西,这没你说话的份,给我滚一边去。倘若再敢插嘴半句,别说我提前送你赴黄泉。”

    当着三十多人的面被伍俊这一喝斥,杨总管也挂不住了脸,布满皱纹的脸颊腾地一下红了起来。

    侧头看着受辱红起脸的杨总管,叶风的剑眉紧紧的一皱,神色更加阴沉了。

    不过,从始至终叶风都没去看伍俊。就连刚刚伍俊的数落指责,叶风都没将目光投过去。

    叶风非聋非瞎,不去看伍俊也是有原因的。

    刚刚在宅门外听到那一番话,叶风觉得像伍俊这样的人就不配做叶家的族人,哪怕是旁支也无资格,又凭什么让他叶风去看上一眼?

    “伍伯父,虽说清水国地处偏远,也是个名不经传的小国。但咱们叶氏家族在清水国内也算得上是名门望族。族中每一人做事皆遵守仁义礼三字,现在您子我之堂弟伍俊不懂礼数,直呼大他五旬长者为狗东西,您认为应该怎么处罚?”

    自打叶风记事起,就知道了杨总管此人,可以说杨总管也是看着叶风长大的。

    虽说杨总管并不属于叶家族人,但叶风也时常听父亲讲起杨总管的一生。

    其实,这位杨总管可不简单,当年那可是第七代族长的书童。

    不过第七代族长陨落的较早,当第八代族长叶龙天当家之后,便将这位管家提升到了总管一职,管理着叶府后院上上下下的琐事。

    平日里,叶龙天对杨总管也是客气有加,轻易都不会跟杨总管闹红脸。

    用叶龙天的话来说,一个忠心耿耿为叶家操劳大半辈子的仆人,有何理由辱骂对方?又有什么资格对其怒吼?

    叶龙天都不会轻易辱骂杨总管,一个族内旁支少爷竟敢在这里吆五喝六对其辱骂,叶风岂能忍下这等恶气,自然要为杨总管讨个公道。

    伍新明撇了撇嘴,冷笑着扫了一眼低头的杨总管,而后对叶风道:“他只不过是个总管,也不是咱们叶家的族人。俊儿辱骂一句能怎样?况且,我倒觉得俊儿说的没错,现在谈的是叶家之事,还轮不到一个总管插嘴。”

    叶风的剑眉再次皱了皱,随后抱着紫剑不怒反笑:“伯父说的没错,他的确不是叶家族人。但他……却是叶家的总管。伯父您也知道,他可不仅仅是个总管,还是陪伴了叶家两代族长的老者。若是按照对叶家的贡献来算,杨总管将大半生的时光都奉献给了叶家。由此小侄就要冒昧的问您一句,您儿子伍俊做了什么?对叶氏家族有何贡献?”

    “你……。”

    伍新明的脸色腾地一下红了起来,心中暗骂着叶风真是伶牙俐齿,人小鬼大说话一套一套的,竟然让他也无言以对了。

    一旁始终坐在椅子上的李木荣微微一愣,而后将目光看向了杨总管,转着眼珠不知在想些什么。

    同样红着脸低着头的杨总管,在听到叶风的话语后缓缓抬起了头,看向叶风的双眼中渐渐流露出了感激和赞赏。

    杨总管是看着叶风长大的,但他却没想到叶风不惜得罪伍新明,为他一个糟老头子出头。这让杨总管心里暗涌暖流时,也对叶风的正义之举露出了赞赏。

    再看叶风,脸露淡笑看着支支吾吾的伍新明,发觉对方无言以对后,叶风转身将目光看向了怒火冲天的伍俊。

    也就在叶风看向伍俊的一霎那,他脸上的微笑渐渐散去了,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严肃阴沉。

    这一霎那,伍俊也不知为何被叶风这么一看,身体竟然会微微颤抖了起来。心里的怒火也被压下了半截,心脏更是渐渐不安的狂跳了起来。

    “你……你要干什么?”

    伍俊不傻,从叶风的冷眸中察觉到了一丝不妙,似乎叶风打算要对他做些什么。

    只见叶风嘴角微微翘了翘,将紫剑背于身后,冷冷的看着伍俊淡言开口:“杨总管,给我掌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