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2章送客
    亲儿子伍俊挨了一巴掌,伍新明的心里自然不是滋味。但伍新明也没太难过,反而隐隐的心中还带着高兴愉悦。

    之所以高兴,是因为伍新明终于找到了一个合理理由。

    只见伍新明的话音刚落,他带来的十虎纷纷怒瞪双眼,呼啦一下将叶风围在了当中。

    事情转变的太快,让李木荣都有些没适应过来。他有心劝慰一下伍新明认栽吧,却刚一抬头看向伍新明,迎来的是对方凶恶的目光。

    对此,李木荣摇头轻叹了一声,也就没开口言语半句。

    杨总管也没有想到叶风会亲自动手,现在伍新明显然不会善罢甘休,可把杨总管急的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

    眼看着十虎步步临近叶风,杨总管咬着牙一跺脚,单膝跪地对着伍新明抱拳道:“伍族长,这可使不得啊。少爷刚刚苏醒不久,经不起您手下的十虎折腾啊。况且,叶风贵为主脉少主,也是将来主脉的族长,您这样做……。”

    还未等杨总管说完,怒发冲冠的伍新明双眼一瞪,抬腿便踹在了杨总管的左肩上,直接将杨总管踹翻在地。

    亲眼目睹此景,被十人围在当中的叶风剑眉倒竖,对着伍新明怒吼了一声:“伍新明,你好大的胆子。”

    从叶风直呼对方名讳上来看,叶风是真的怒了。

    “呦呵!都敢直呼我的名讳了?”伍新明阴冷的笑道。

    还未等叶风开口,恢复过神来的伍俊紧咬牙关,怒视着叶风对伍新明道:“爹爹,莫要跟他废话了。反正叶龙天已经死了,今夜咱就弄死叶风。倘若这里还有人敢叫嚣起刺,咱们就号令驻扎在镇外的百人血洗了叶家。”

    这话一出口,让叶风微微一愣。

    下一秒,只见叶风眼中顿时大放寒光。

    话说到了这份上,叶风已经明白了这对父子的意图,也知晓了他在宅门外时,为何伍俊会说出那番话。

    只见叶风的目光微移,依次看过伍新明父子二人,随后又看了一眼坐在椅子上的李木荣,发觉李木荣有意的躲闪他的目光后,叶风点头阴冷的笑了笑。

    “好好好!看来你们早就商量好了,这次趁着为我父悼念之机,想将我叶家一举灭之啊。”

    “事已至此,咱就打开天窗说亮话吧。我等认为你年少轻狂,根本没有资格担当叶家族长职位。”伍新明微眯着双眼,散发着蔑视之茫,开口又道:“若是你将族长职位让出来,可免去皮肉之苦。我也可以赠送你些银两,护送你离开清水国。至此以后,只要你不回到清水国便可性命无忧。”

    “赠送我一些银两?逐我离开清水国?”叶风背着手拿着紫剑,随即仰头大笑道:“伍新明啊伍新明,知道你此举将会带来什么后果吗?念你是叶家支脉,我叶风也不想开创叶家自相残杀的先河,你现在就带着伍俊滚出叶家,若是以后敢踏入万古镇半步,我必将你二人逐出叶氏家族。”

    若是换做以前,叶风这番话的确狂妄夸大。但现在,叶风有这个本事。

    毫不夸张的说,只要他叶风愿意,凭借初期侠者的实力,足以瞬间将伍新明父子二人杀死。

    但叶风不想那样做,正如他所言的一样,不想见到族人之间自相残杀。

    况且,叶风觉得这种事情要是被外人知晓也有损叶家的名誉,还是让这对父子安然离去的好,就当这事没有发生过。

    叶风是好意,但伍新明可不领情。

    “真是狂傲啊。既然你不打算让位,那就免不去皮肉之苦了。十虎,你们就给叶风疏通一下筋骨吧。”伍新明的脸上布满了阴险狠辣,缓缓的转过了身去已经不想在去看叶风了。

    看着转身背对着自己的伍新明,叶风讥讽的摇了摇头,还未等十虎临近,叶风左手食指和拇指掐在了一起,放在口中吹出了一声清脆的口哨。

    黑夜没有白日那般喧嚣,以至于哨声直接传出了数百米。

    还未等口哨声散去,只见叶府数间房的房顶蹭蹭蹭的出现了十位黑衣人。

    这十位黑衣人手里都拿着弯刀,刚一露头后纷纷从房顶轻飘飘的落下,顿时将伍新明等人围在了当中。

    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伍新明还在洋洋得意,当看到突然跃下的黑衣人后,脸上的笑容瞬间退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脸的恐慌和惊恐。

    “该死的,这十个黑衣人是从哪里冒出来的?我已经来到叶家三天时间了,暗中也仔细调查了一番,为何一直没有发现他们?”伍新明慌了神,他发现这十位黑衣人的身手不凡,绝对不是寻常的**凡胎之辈。

    这一点很明显,十位黑衣人能从三米多高的房顶轻飘飘的落下,足以说明这十人是江湖人。而且,武功恐怕还不低。

    李木荣目露惊恐,急忙站起身偷瞄着外圈的十个黑衣人。

    当看到十人手里散发幽光的弯刀后,李木荣的衣衫瞬间便被汗水打湿了。

    然而不得不承认,伍新明和李木荣不愧是支脉族长,活了四十多年也经历过了风风雨雨,心里虽有惊骇和恐惧,但还没被吓破了胆。

    这二人还能硬挺的住,而伍俊在十人跳下的一瞬间就瘫软倒在了地上。瞬时!一摊散发异味的体液侵蚀了伍俊的裆裤,口中打颤的牙齿就没停下来过,毫无血色的面容更是苍白了起来,那双散发无尽恐惧的双眼一直盯着十人手中的弯刀。

    “逆反?”叶风脸上露出了古怪的微笑,拿着紫剑一步步走到了伍新明面前,抬着头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又道:“伍新明,你若精通商道、称得上智者天骄的话,叶家名下的产业给你执掌又能怎样?可惜你没那个才能,也并非智者天骄。”

    伍新明故作镇定,脖子一横转身不服气的说道:“真是天大的笑话。难道你叶风就配做叶家族长?单凭你年轻气盛怒上恒月派,全然不顾叶家族人的安危,就足以说明你难当大任。”

    闻听此言,叶风哈哈的笑了笑。但笑声消散的刹那间,叶风脸上尽是认真之色。

    “我怒上恒月休妻,是为了给我父叶龙天正名。我要告诉世人,叶家第八代族长叶龙天,不是一个为了寻求靠山才与恒月派联姻的无能之辈。”叶风的双眼一眨不眨,盯着伍新明又道:“我敢单枪匹马怒骂司马川,并非不顾忌族人安危,而是为了叶家荣耀。如果一个家族连荣耀都可被人践踏,那么与行尸走肉有何分别?”

    “没错!我的确年轻气盛,但这是我叶风不容外人践踏叶家的傲骨。你说我难当叶家族长大任?我且问你,当我在紫月殿撕碎红纸婚约立下毒誓,将来终有一日必灭恒月派时,你伍新明在想些什么?又在做些什么?呵!想着如何灭杀我叶风抢夺叶家资产?背地里做着探查叶家实力的勾当?伍新明,你真是可笑至极。”

    叶风直言不讳,丝毫不给伍新明留有颜面。

    在叶风看来,如今叶家落了难,伍新明作为支脉族长敢落井下石,不将其当场灭杀就算是对伍新明的恩赐了。

    “好好,你叶风能言善辩,我伍新明自愧不如。”伍新明怒吸了一口气,转身看了看十位黑衣人,再次对叶风道:“成王败寇,我伍新明认栽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但念在伍俊还年轻,也是你堂弟的份上,你就放他一条生路吧。”

    叶风转头看向了瘫坐在地上的伍俊,沉默了下来没有言语。

    叶风沉默不语,顿时让伍新明的心悬了起来。

    “叶风,你和伍俊相差一岁。但我不得不承认,无论是胆气还是心智,我儿伍俊都不及你分毫。你看看,十个黑衣人只是持刀飘落,就将这不成器的废物吓得尿了裤子。”伍新明抬手对着伍俊湿漉漉的裤裆指指点点,红着脸咬着牙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的样子。

    用眼角扫了扫伍俊的衣裤,叶风眼中露出的不是讥讽,而是一抹淡淡的失望。

    片刻后,叶风怒哼了一声。背手原地转身对外圈十位黑衣人道:“散了吧。”

    这十位黑衣人将弯刀收起,躬身对着叶风一拜,而后纷纷双脚一点地,身子嗖嗖嗖的飞上了房檐,在房顶三晃两晃没了踪影。

    待十个黑衣人离开后,叶风来到了杨总管身前,俯身将其从地上搀起,轻声询问道:“管家,伤没伤到体骨?是否需要请位医师?”

    杨总管顾不得去单身上的尘土,紧忙对着叶风一拜道:“少主不用担心,老奴虽说年事已高,身子骨还很是健朗。只不过是掌心擦破了一点皮,回房擦点药酒也就无碍了。”

    叶风上下打量了几眼杨总管,确定杨总管没有大碍后点了点头。

    “总管,我要去祭堂为父上香,您替我……送客。”叶风将目光看向了西南角的祭堂,拿着紫剑走去。

    而杨总管却站在原地愣了愣,当叶风踏上了台阶,杨总管紧忙上前一步抱拳问道:“少主,送……送去哪里?还请少主明示。”

    叶风的脚步微顿了一下,背着众人看着祭堂中的父亲牌位,口中传出了一声叹息。

    “赶出叶家府宅。”叶风抬腿将右脚迈过了门槛,再次说道:“伍新明、李木荣,你等记住我先前说的话。犯之,必定将你等逐出叶氏家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