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3章祭堂
    走进了祭堂,看着上方诸位先祖的灵牌,叶风的眼眶湿润了。

    从祭桌上拿起了三根香,又借着一旁的烛火点燃,叶风双手持香对着列祖列宗和已故的父亲牌位拜了三拜。

    将三根香插入了香炉中,叶风拿起了祭桌上的紫剑,向后退了三步双膝跪了下来。

    “叶氏家族的列祖列宗,叶风三叩拜见。”叶风双手摊开伏地,对着上方的牌位砰砰砰的磕了三个头。

    三叩过后,叶风挺直了身子,将目光看向了父亲叶龙天的牌位,刹那间泪水再也压制不住,缓缓的从眼角滑落了下来。

    “爹爹!风儿……想你。”

    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

    叶龙天对叶风的爱,早已超脱了父与子。可以说叶龙天既是慈父,也扮演者母亲的角色。

    别看叶风生在财势雄厚的叶家,不愁吃穿和金银,却被黑气摧残身体的同时,心里还有一个不敢说出的痛事。

    此事,便是叶风的母亲。叶风,不知道母亲是谁。在这十五年的岁月中,只有父亲叶龙天长久相伴。所以,对于慈母二字,叶风也是很陌生的。

    没有人告诉过叶风是谁生下了他。同样,也没有人跟他提过其母的样子容貌。

    服侍过两代族长的杨总管不曾说起,叶风的父亲叶龙天不曾提起,整个叶家上上下下也无一人谈及过叶风的母亲。

    若是换在他处,叶风无母这件事足以成为旁人口口相传的笑柄。但在偌大的叶氏家族中却没有人敢嘲笑叶风。

    不仅没有嘲笑讽刺,而且叶风降生数十年以来,也未曾听过哪位族人私下谈及过母亲。

    俗话说,事出反常必有妖。此事神秘之中透着蹊跷,无法言明也说不清当中的因果。

    擦了擦眼角的泪,叶风抽咽了几声,稍微平复了一下悲痛情绪,痴痴的看起了父亲的牌位。

    “爹爹,您若在世该有多好?可以陪着风儿聊聊天。”

    “您知道么?风儿去了恒月派,也休了司马川的女儿司马烟茹。”

    “对了,风儿在白天的山丘上见到了一个怪老头,就是咱们镇外的那个土龙丘。说来也奇怪,那老头说了一番奇怪的话,走之前还送了我一把紫剑。”

    “爹爹,您不会想到的,这段时间在孩儿身上发生了很多事。不过您别担心,咱们叶家的拍卖行很快就能营业了。虽然孩儿没有您那般大智慧,但从小就受到您的栽培,孩儿早以练就了一双慧眼,定然不会鉴定错兵器和武功的品质。”

    “还有个事,过一阵孩儿忙完一个任务后,打算在拍卖行中举办一次盛大的拍卖会。您老在天之灵可要保佑孩儿哦,一切都能顺顺利利的。”

    ……

    “对了!爹爹,刚刚孩儿将两位伯父轰出了叶府。按照辈分来说,我的确做的有些过了。但事出有因,两位伯父打起了叶家产业的主意。其实,孩儿现在成为了侠者,日后一心建宗立派叱咤江湖,也就不打算将太多心思放在拍卖行上。如果伍大伯秉性正直,孩儿将拍卖行交给他掌管也未尝不可,但他……哎!”

    “您也不要误会,孩儿不将产业交于他二人,也是不想害了他们。要知道孩儿已经休了司马烟茹,此事让恒月派蒙羞,那个司马小人定然不会善罢甘休的。按照孩儿的判断,他很有可能暗地里拿咱们的拍卖行开刀。”

    叶风跪着喃喃自语,就好似面前真站着叶龙天一样,聆听着叶风独自喃喃。

    时光匆匆,叶风在祭堂喃喃自语了一夜。

    这一夜,叶风哭过、笑过、也叹息过。

    这一夜,杨总管和仆人都很识相,都未来到祭堂打扰叶风。

    当第一缕初阳照进了叶家祭堂,睡在祠堂地上的叶风醒了过来。

    站起身活动了几下有些僵硬的身子,叶风习惯性的嘿嘿傻笑了一下。

    “都说江湖险恶、路不平,人人都是在刀尖上过日子,但却不影响许许多多的人持剑踏寻江湖梦。”

    在以前叶风很是不解,为何人人都想成为侠者,又为何习武一途艰辛无比,却还有许许多多的人义无反顾的踏上江湖路。

    现在叶风明白了,成为侠者可谓受益良多。

    单单说这一晚,夜深地凉常人睡上一夜,就算第二天可以起身,身体都会剧痛无比。若是换做体格单薄的人,很有可能会大病一场。

    而叶风站起后活动了几下身子,暗自调动丹田的元气游走经脉,不仅没有感觉到不适,反而精神饱满消除了几日来的疲惫。

    这是叶风以前从未有过的感觉,这股舒服到骨头里的滋味,让叶风对于武道充满了浓浓的期待。

    “司马川,我叶风因七彩石得造化。你我走着瞧,我与你恒月派的一笔笔血仇定会如数讨回。”

    叶风的双拳缓缓攥紧,眼中闪现着坚定的同时,也透露着对恒月派的恨意。

    正了正身,叶风面向列祖列宗的牌位,抬手抱拳弯腰拜了三拜。

    捡起了地上的紫剑,叶风最后看了一眼叶龙天的牌位,深吸了一口气转身走出了祭堂。

    叶家的仆人起的很早,有的拿着扫把打扫着庭院,有的肩上扛着扁担,扁担两头勾着水桶,正在为庭院中的大水缸注水。

    仆人中也不缺女仆,年纪在十二三的小丫头手里拿着抹布,认真的擦着庭院中的花盆之类摆设。

    在通往正房前的台阶上,杨总管背着手看着诸位忙碌的仆人,觉得有些人哪里做的不到位,就会开口提醒一番。

    就在叶家仆人忙的热火朝天时,拿着紫剑的叶风走出了祭堂,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中。

    突然间,打水的仆人停下了脚步,擦着花盆的女仆停下了手里的活,拿着扫把清扫庭院的仆人,也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叶风。

    叶风本来还挺自然随意,突然发觉众仆大眼瞪小眼的看着他,顿时让叶风愣了愣,有些不明白众人是怎么的了。

    挠了挠头,叶风目露疑惑支支吾吾的开口:“你……你们……。”

    “拜见少主,恭贺少主荣登族长之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