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4章拍卖行
    前一秒,众仆还愣愣的看着叶风。当杨总管笑呵呵的恭拜开口后,庭院中所有的仆人均是恭拜呼喊了起来。

    这一声声呼喊,发自众仆的内心。

    若是相比较的话,众仆以前对叶龙天的恭拜呼喊,都不及此刻这般洪亮。

    原因无他,这里有些仆人在昨夜可是亲眼见证了叶风的威武霸气。

    尤其是将费横跋扈的伍俊吓尿了裤子,又将预谋逆反的伍新明制得没了脾气,可是让那些仆人暗自称快。

    其中最让仆人敬佩的,还是要数叶风为杨总管怒扇伍俊一事。

    这件事虽说不算大,却显露出了叶风此人的秉性为人。

    像这种正义之主,不因血脉之因而屈辱了仆人,值得让他们敬佩。

    可以说经过昨夜一事,现在叶府上上下下的仆人已然对叶风刮目相看了。同样,心里也觉得能跟随叶家这位正义之主,也是他们今生的造化福气。

    此时的叶风脸色被胀的通红,很是不好意思干咳了一声:“咳!你……你们……都各自忙吧。”

    叶风走下了台阶,拿着紫剑来到杨总管身旁低语:“总管,您去吩咐一下,为我准备清水和崭新的衣服。您……您看我这一身,简直太脏了。”

    为了装扮一天乞丐讨要三文钱,叶风已经将好好的白衣撕成了数条,完全不能再穿了。

    “少主您先回房稍等片刻,老奴立即去吩咐人烧水备衣。”杨总管笑着躬身参拜,待叶风挥了挥手之后向着后厨房疾步而去。

    看着各自从新忙碌起来的仆人,叶风目中含笑点了点头,随后拿着紫剑也回到了东厢房。

    时过不久,几个男家丁抬着澡盆和盛水的木桶,一窝蜂的走进了东厢房,片刻后拿着空空的木桶走了出来。

    这期间,三四个丫鬟手捧着崭新的衣服裤鞋也走了进去。但过了不久,这三四个丫鬟脸上带着笑走出。当中一个丫鬟转身将房门关紧,站在门前相视抿嘴又是一阵窃笑才散了去。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东厢房的门缓缓的从内被打开,一个干净利落、手持宝剑的白衣少年迈步走出。

    若是有陌生人在此,乍看梳洗过后的白衣叶风,定然不会相信眼前的白衣少年,就是前几日还躺在病床上昏迷的叶风,更不会想到叶风已经被怪病折磨了十几年。

    因为,现在的叶风已经没有了病怏怏的样子。

    莫说是陌生人了,就算是庭院中的几个仆人看到白衣叶风后,瞬间都有种恍恍惚惚的错觉,暗自疑问着自己看到的叶风,真就是以前那个病病殃殃的少主么?

    也难怪众位仆人惊奇,如今叶风显露出来的气质已经大变,手持紫剑挺胸昂头,面色红润精神极为饱满。

    “少主,您打算出门么?老奴已经让厨子备好了饭菜,不如您吃上一口再走吧。”当叶风来到庭院中间,杨总管从后厨的方向走过来。

    叶风冲着杨总管笑了笑:“不必了,我还不是很饿。您也知道,我昏迷了半年之久,现在想去拍卖行看看。”

    杨总管略微迟疑了一下,好似明白了叶风之意,点头道:“拍卖行已经歇业了四天,外面的江湖人都吵疯了,也是该开门营业了。这样吧,少主您先去拍卖行,随后老奴命人将饭菜端过去。”

    “这个……还是算了吧,如果我饿的话,我再传唤你去……。”叶风现在并不是很饿,而且这几日其父叶龙天归天,叶风的情绪一直很低落,也就没有了什么胃口。

    “少主,俗话说人是铁饭是钢。您虽然成为了侠者,但也要进食啊?只有填饱了肚子才会有力气嘛。这样吧,我一会让仆人将饭菜端到拍卖行去。”

    “拿到拍卖行就不必了,我只是去行中找个东西。用不上半个时辰就能出来。你告诉后厨一声,先将饭菜放在锅里,一会我回来再吃。”叶风笑了笑,拧不过杨总管也只好点了点头,之后拿着紫剑走出了宅门。

    出了宅门是一条小巷,对面也就是叶家拍卖行的后门。

    拍卖行的后门两侧,站立把守着两个人。

    这二人神色冰冷阴沉身穿黑色衣衫,各自拿着一杆银色长枪,往那一站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凶煞之气。

    向着二人衣服胸前看去,会发现上面绣着一片叶子,这片叶子是叶家独有的标志。

    在万古镇中长居的人都知道,只要衣服胸口绣着一片树叶的,均是叶家拍卖行的人。

    虽说眼前的二位是拍卖行的佣人,但叶风对二人很是陌生,脑海中根本没有二人的信息。

    这也不足为奇,因为叶家主脉没有个一人会武功,所以这数十年来,叶龙天一直都是花费大价钱请来江湖侠者,守护着叶家的拍卖行。

    这些年,守卫换了一批又一批。光是在叶风昏迷的这半年时间,叶龙天就换了十多批江湖侠者。

    这可不是叶家留不住人,而是叶龙天有意而为之。同样,这也恰恰显露出了叶龙天才思过人,懂得不能长久雇佣一人之道。

    要知道,拍卖行中存放的物品可不是什么破铜烂铁、废纸信函之类的东西。那是能让武林江湖人人动容贪恋的兵器和武功秘籍,必须要严加防范。

    话又说回来了,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如果不经常替换雇佣而来的江湖侠者,很有可能被外人摸清了拍卖行,这对拍卖行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站在拍卖行的后门前,叶风上下打量了几眼把守的二人,随后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银牌。

    这个牌子是由纯银打造而成,上面遍布密密麻麻大小不一的树叶,而这一片片树叶完美的勾勒出了一个风字。

    由此可见,打造银牌者的做工和雕刻技术都堪称一流。

    叶风亮出了银牌,当二人看到银牌的一瞬间,齐齐抱拳恭拜开口:“属下拜见叶家少主。”

    叶风点了点头,手拿着紫剑背于身后,淡言道:“将门打开。”

    “是!”

    左边的男子称是,将长枪放于左手,右手伸进了怀里拿出了钥匙,随后咔的一声将门锁打开,上前一步为叶风推开了后门。

    叶风将银牌放回到了怀里,顺着后门而入,走过了三十多平米的小院,才算真正走进了拍卖行。

    古叶拍卖行分为内厅和前厅两部分。前厅是收售兵器、武功和草药等等东西的商铺,也被称为交易之地。

    在当江湖人来到前厅想要卖兵器和武功书籍,可以去柜台办理出卖手续,随后拍卖行中会有人出台看物,最终给出一个价格后,卖方若是满意的话就可当场交易。

    若是想要购买东西的话,步骤就简单的多了。

    在前厅东西两面墙上分别悬挂着十米画布,上面清晰的标注着古叶拍卖行中所卖的兵器、武功秘籍等等。

    倘若有相中之物,便可直接去柜台说出要买的东西,拿出相应的银两奉上,拍卖行内就会有人将此物拿来给买主。

    当然了,画布标注的东西只是一部分,并不是拍卖行中所有的物品都会被记录上去。像一些珍贵稀奇的草药、中品凡器品质的兵刃、黄阶中品的武功心法等等都不在画布中。

    倘若想要去买那些稀奇宝贵之物,就要去柜台单交一笔报名费。

    所为的报名费,便是进入拍卖行内厅的费用。

    古叶拍卖行的内厅很大,上下两层足以装下三百人。

    在内厅的正中搭建着一个圆形高台,此圆台正是拍卖台。

    在圆形的拍卖台周围,摆放着二百张桌椅,是竞拍的江湖豪侠落座之地。

    内厅的二楼四周建有一百个包厢,专门为一些来此竞拍不愿抛头露面之人准备的。

    要知道,拍卖期间因一宝结怨的事情屡见不鲜。若是被人记住了容颜,离开拍卖行后极有可能引来杀身之祸。

    而包厢因为遮蔽了目光,也就不用担心被旁人看见容颜。之后带着宝物从暗道悄然离开拍卖行,也就将风险将至到了最低。

    不过想要进入二楼的包厢,花费的银两也不是小数目,那可是一百两雪花白银啊,一般江湖人是承受不起的,只有某宗派的宗主或者长老级别的人才能承受。

    但真心奔着某一物而来的,也会忍痛花费一百两白银去购买包厢。毕竟与性命比较,一百两白银只不过是粪土而已。

    可以说,在古叶拍卖行的内厅中,只要你有足够的银两,肯花费大价钱去竞拍,就可以力压群雄得到心爱之物。而且,还不用担心得到重宝无法脱身。

    此刻,来到内厅的叶风手持紫剑,一步步走上了拍卖台。

    站在拍卖台上,看着内厅的一景一物,叶风轻叹了一声。

    “造化弄人,我时常期盼能成为侠者,去辅助爹爹经营拍卖行。现如今我机缘巧合得偿所愿,却又与父亲阴阳两相隔。”叶风心里像是打翻五味瓶,很不是滋味。

    转身顺着木制台阶走下,叶风没有去前厅,而是直接来到了木质台阶后面,撩起了地上的红毯,蹲下身摸了摸地上露出的凹槽。

    伸手从怀里拿出了银牌,叶风深吸了一口气,轻轻的将银牌放在了凹槽中。

    随着叶风用手转动银牌,只听咔咔咔的声音传了出来,而叶风面前的一米宽的地面一分为二,露出了一个通往地下的台阶。

    “不知道宝库中还有没有那件东西。”叶风深吸了一口气,将银牌从凹槽内抠出来后,顺着台阶走了下去。

    当叶风的身影渐渐消失之后,一分为二的地面又合在了一起,跟先前毫无分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