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6章铁盒引谜团
    叶风在杂物区翻找了近乎半个时辰,才从诸多手册书籍中翻出了一张布满灰尘的羊皮卷。

    “嘿嘿!就是它。这要是找不到的话,过几日还要浪费时间亲自去一趟古叶山。”

    叶风单了单羊皮卷上的灰尘,随后将紫剑放在了一旁,双手将羊皮卷摊了开。

    映入眼帘的是一条条崎岖线路,再向羊皮卷顶部看去,会发现写有古叶山三个字。

    叶风来到家族的藏宝库寻找羊皮卷地图,纯属是为了建宗立派。

    叶风清楚的记得体内的系统空间说过,要想摆脱系统的束缚需要满足两点要求。

    一为捏碎系统空间中的所有彩石。其二,便是建宗立派,一统江湖武林。

    在没有成为侠者时,叶风没有建宗立派的打算,只想帮助父亲经营管理拍卖行。

    但现在想要一心经营拍卖行是不可能了,如果不去捏碎彩石创建一个宗派统一江湖的话,叶家的根就算断在叶风的手里了。

    系统空间说的明白,不能摆脱系统束缚的话,期间是不能行人事、也不能娶妻生子繁衍后代的。

    对于此事叶风根本不接受,现在叶家只有他的血脉纯正,若是这辈子都不能摆脱系统空间无法传宗接代,叶风自问有何颜面老死后,去九泉之下面见列祖列宗?

    但话又说回来了,建宗立派谈何容易?首先要选择一处山青水绿、景色宜人易守难攻的宝地。倘若草率选择了一个地方创建宗派,日后不满意岂不总要搬家了?

    古叶山,就是叶风深思熟虑,打算建造宗门的地方。

    说来也巧,这一处被叶风认为的宝地与恒月派对向,位于清水国正南。

    但凡去过古叶山的江湖人,都知道古叶山四面环水,两岸之间的河水足有三百丈宽,绝对是个易守难攻凡的地方。

    虽说清水国万宗林立,却没有人愿意去古叶山建宗立派。原因只有一个,交通不发达也不太好招收弟子。

    而且江湖武林中有一部分人天生就怕水,晕船的人也不在少数,每逢坐船走水路,跟要了他们的命没什么分别。

    所以清水国数百年来,古叶山一直没有人去开拓建宗派。

    “时隔三年,还能找到古叶山的羊皮地图,我也真够幸运的。”叶风嘿嘿傻笑了一下,不打算在这里琢磨规划未来的宗派,弯腰想要拿起紫剑离开此地。

    但就在叶风刚刚弯腰捡起紫剑的一霎那,眼角余光不经意的扫向了一个角落,口中顿时传出了一声轻咦。

    “那……那是什么?”

    吸引住叶风目光的,是角落处单独放置的一个盒子。带着心中的好奇,叶风拿着紫剑走了过去。

    或许是这个盒子很久没有人碰触了,以至于盒子上面尽是灰尘。

    “有点奇怪。”叶风蹲下身看了看,随即皱起了眉头,觉得这个盒子有点不太寻常。

    让叶风好奇的并非是盒子,而是父亲为何要将这个盒子放在角落。

    或许外人不了解叶龙天,但作为叶龙天的儿子,叶风却深知父亲有个习惯,便是喜欢将奇特认为宝贵的东西,放置在最不起眼的地方。

    苦思无果后,叶风深吸了一口气,吹了吹盒子上的灰尘,将手中的紫剑和羊皮卷放在了一旁,便想将盒子抱起来看一看。

    但叶风双手抓着盒子两侧,使了使劲却没将盒子抱起,顿时让叶风的剑眉再次紧皱了一下。

    “哎呦!还挺沉的嘛。”

    叶风收回了双手,缓缓站起身看着盒子来回走了几步,随后半蹲着身子调动丹田中的元气,双手贴于盒子两侧,双臂顿时用上了力。

    可以说,叶风使出的力道足以将一头牛掀翻,却见盒子还是纹丝未动,就像是长死在了地面上。

    “哎呦呵!”叶风站起身掐着腰,对着黑色的盒子瞪了瞪眼,随后往手心吐了两口唾液,半蹲下来再次尝试抱起黑色铁盒。

    这一次,叶风已经使出了全部力气。但叶风还是没能抱起盒子,甚至盒子都没曾移动分毫。

    “嘿!父亲从哪里弄来的破玩意?”

    叶风算是服气了,也知道就算再尝试几次,还是无法将这个黑色盒子抱起。

    也正因如此,叶风对黑色盒子也产生了兴趣,更是对父亲怎么得到的这个盒子产生了疑惑。

    “我已经成为了初期侠者,双臂用力足以掀翻三百斤的物体,怎么会无法移动盒子分毫?换句话说,我都不能移动盒子分毫,这个盒子是怎么被父亲弄到藏宝库里的呢?”

    叶风越是思索,越是觉得此事有蹊跷。

    在叶风的印象当中,从未见过父亲带过什么人来到藏宝库中。莫说是外人来此地了,就算是他作为其儿子,十余载来到这里也是有数的。

    “难道是父亲挖建藏宝库时,无意中将这个黑色盒子挖出来的?”叶风挠了挠头,目光盯着眼前的盒子喃喃道。

    叶风越想越觉得正确,之后又蹲下了身子,仔细的打量起了黑色盒子。

    但就是这么仔细一看,叶风的双眼猛然一闪,随之流出了一抹不敢置信。

    “不……不对,不……不是挖出来的。”叶风的双眸死死的盯着盒子正面上的钥匙孔,脑海瞬间嗡嗡轰鸣不止。

    盒子上的钥匙孔极为奇特,与寻常的锁孔均不相同。而且叶风之所以惊骇,正是因为钥匙孔的形状。

    “这……这个形状,怎么和七彩奇石的形状一样?”叶风惊骇喃喃,又伸出了右手用指头量了一下孔长,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吃惊道:“长……长度也吻合,难道……消失在我体内的七彩石头,就是这个铁盒的钥匙?”

    在这一霎那,叶风猛然觉得这个黑色盒子极不寻常,而他的父亲叶龙天也对他隐瞒了某些事情。

    “以前我从未听说过父亲提起这个盒子,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爹爹又对我隐瞒了什么事情?他又是怎么将这个盒子弄到藏宝库的?”

    霎时,一团团迷雾顿时将叶风环绕其中,即便是叶风竭尽脑汁思索了一刻钟,也没想通其中的因果。

    叶风非但没有想明白,而且引出了更多的疑团,比如昨日在土龙丘上,那个赠送紫剑的老者说的那些话所为何意?离开之前说的叶家隐秘又是什么事情?

    十余载,叶风一直觉得父亲叶龙天具备大智慧又懂得经商之道。虽说怪病缠身却也能将拍卖行做的风生水起,可谓是雄才大略之辈。

    但如今在叶风看来,父亲绝非那般简单。他对父亲的了解,不过是汪洋之中分支出来的一条溪流而已。而对叶氏家族更加的琢磨不透了。

    “叶……家!”

    苦想无果的叶风狠狠抓了抓发丝,再加上自身家族披上了一层神秘面纱,让想不通的叶风心上犹如爬行着万只蚂蚁,使得他抓耳挠腮难以静下心来。

    “哦对了!父亲是第八代族长,这足以说家族已经有六七百年的历史了。这期间,上几代族长做了什么?为何这么多年,我都不曾听闻关于上几代族长之事?”

    “难道是说,上几代叶家族长都是碌碌无为之辈?只是到了父亲这一辈,叶家才经营了拍卖行?在清水国颇具一些盛名而已?”

    “不对,肯定不对。如果这样说,我在土龙丘遇到的老者武功很是高深,定然不是江湖武林泛泛之辈。如果说我的家族威名不高,那位武功神秘莫测的老者怎么会知道叶家隐秘?”

    “记得那老者说过,若是日后觉得兵器合手,可去日阳国的孤寒山寻他。日阳国……在哪里?既然他是日阳国的人,又怎么会得知我叶家的事情?难道说……我叶家以前并非是清水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