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7章谈古今茶楼
    现在叶风的思绪简直是乱成了一团麻,解不开也屡不清头绪。

    如果叶龙天没有死去,叶风还可以去询问一番。然而现在种种事情,已经随着叶龙天的死变成了谜团。

    “哎!看来想要解开家族的隐秘,也只能倚靠那个神秘的老者了,兴许他真的知道一些什么。”叶风叹息着拿起了紫剑和羊皮卷,站起身后回到了一尺方土上,轻轻的一跺地面,身子徐徐而上离开了藏宝库。

    回到迷宫后,叶风也没当误时间,顺着原路回到了拍卖行的内厅,将红毯盖好后从楼梯后面走了出来。

    叶风没有去前厅,而是从后院走出了拍卖行回到了府宅中。

    直接回到东厢房的叶风坐在了木桌前,待杨总管让仆人将饭菜端上来后,叶风将羊皮卷摊开放在了一旁,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看着古叶山的地貌。

    从地图上可以清晰的看得到巍峨的古叶山四面环水,古叶山也并非是一座大山,而是由两座山峰连接在一起的。

    两座山峰中间有一条弯曲犹如蚯蚓的河流,这条河流将古叶山一分为二,但是水下的山体还是相连的,实则古叶山还是一座山峰,只不过是被河流误导成了两座山峰而已。

    “这个古叶山有点意思,被那条河流一分为二之后,竟然酷似一个阴阳太极图,与我丹田中的黑白二气组成的图案极其相似。看来老天都是让我叶风在古叶山上扎根创建宗门。”

    咽下了嘴里的米饭,叶风探着脑袋扫了一眼古叶山周围,神色变得很是严肃,轻轻的放下了碗筷将羊皮卷地图拿了起来。

    “在古叶山上建宗立派,因四面环水增强了防御优势。但江湖中有些人是惧怕水的,这就直接影响到了宗派招收弟子。”叶风眉头紧锁,心里盘算着该怎么解决这个难题。

    沉思了片刻,叶风也只想出了一个办法,便是在两岸之间建造一座桥。

    这座桥,叶风不打算用石头搭砌,而是想用一根根木头。

    想罢!叶风又看了看地图上记录的万古山地貌,片刻后点了点头,心里初步有了一个规划,起身拿着羊皮卷走到了书桌前,将一张白纸摊开,叶风又看看羊皮地图,随后拿起了笔沾了少许墨汁,将心中所想记录了下来。

    放下了手中的笔,叶风拿起写满字迹的纸张,张口轻轻的吹了吹未干的墨迹,随后又检查了一遍满意的点了点头。

    将白纸折好与羊皮卷共同放在了怀里,叶风回到了饭桌前,拿起桌上的紫剑走出了东厢房。

    看了一眼把守在房门外的两个丫鬟,叶风淡言道:“将桌上的饭菜收拾下去吧。”

    言罢,叶风拿着紫剑走下了台阶,不过刚刚走出了七八步,叶风又转过身对那二位丫鬟道:“告诉杨总管一声,就说我心里烦闷去镇上走走。”

    “是!”

    两个丫鬟欠身对叶风一拜,待叶风走出了府宅,二人转身走进了东厢房,开始收拾起了碗碟饭菜。

    拐了一个弯,叶风便来到了主街。

    此时日头已经西斜,虽说到了一天当中的申时,但此刻没有了午时的燥热,所以街道上还是人来人往异常的热闹。

    “去哪走走呢?”叶风站在街上向着两侧看了看,片刻后转身向着北街的方向走了去。

    万古镇的西街是商铺区域,南街是乞丐一条街,东街住着的是财大气粗的阔财主,而北街则是酒楼饭馆。

    总的来说北街与其他三个街区完全不同,这里没有西街遍地的江湖武林中人,同样也很少见讨钱衣衫褴褛的乞丐。

    这里就是饮酒品茶的地方,想要买兵刃和武功书籍,就算你寻便北街也难以找到一家这样的店铺。对于乞丐来说,堵在酒楼茶馆门乞讨来钱最快,但想在北街酒楼茶馆门口讨钱,首先要做好被打死打残的准备。

    说世态炎凉也好,说人穷命贱也罢。总之只要你是一个乞丐,还想多活两天的话,就不要来到北街这里乞讨。若是被活活的打断了腿,去官府都难以讨回个公道。

    当然了,如果是乞丐在南街被打伤乃至死亡,官府还会立案追查的。归根结底,还是不允许乞丐去北街而已。

    万古镇名列十三镇第三,西街、南街、东街各有特色,北街亦是如此。

    无论是住在万古镇中的镇民,还是行走江湖的武林人,只要来过万古镇的都会到北街的‘谈古今’茶楼坐一坐。

    谈古今茶楼乃是万古镇最大一家茶楼,不管是江湖人还是平民百姓,只要心里有一个江湖梦,每日都会抽闲来这里喝上一壶茶。

    当然了,喝茶可不是来此的首要目的。在这家酒楼中饮茶的人,十人中有九个是奔着听江湖趣事来的。

    从府宅中走出来的叶风就是打算来到酒楼饮上一壶茶,听听在他昏迷的半年时间里江湖上发生了哪些事情。

    在叶风没有昏迷之前,他可是这里的常客,几乎每周都会有两三天待着这里。虽然那时叶风没有建宗立派的念头,但也有一颗持剑纵马笑傲江湖的梦。

    现如今叶风成为了侠者,也成为了江湖武林中的一员,自然忙完了手头上的活,挤出了这一点点时间来到谈古今茶楼坐上一座。

    “明天就要着手去完成系统的任务了,恐怕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不会有清闲的时间喽。”

    白衣叶风抱着紫剑站在了谈古今茶楼门前,抬头看了一眼上方匾额刻着的刚劲有力三个大字,心里泛起了一丝的追忆。

    “已经半年没来酒楼了,也不知道胡掌柜还给我留着那张桌没。”

    叶风有个习惯,每次来到酒楼只坐二楼窗边角落的那张桌子。

    久而久之,这家谈古今酒楼的胡老板便不允许外人坐在那张桌,即便是叶风不来,那张桌子也一直被胡老板空着,不曾让旁人坐下。

    深吸了一口气,叶风收回了看向匾额的目光,拿着紫剑迈步走进了酒楼。

    “客官,您里面……咦?掌柜,叶少爷来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