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19章茶楼遇仇人
    当宋老头刚将地址说出口,只见茶楼蹭蹭蹭的蹿出去了十几人。

    若是走出茶楼会发现这些人无一不是佩戴刀剑闯荡江湖之辈,而这些江湖人疾驰奔走的方向,也正是宋老头所说的土龙丘。

    接下来茶楼算是热闹了,接二连三的有人冲出了茶楼,直奔万古镇外的土龙丘而去。

    原本热闹座无虚席的茶楼瞬间便少了三分之二的客人,只剩下了一些镇中的百姓。

    这些百姓很有自知之明,知道自身毫无半点武功,也不懂得舞枪弄棒。就算是去了镇外的土龙丘,在诸多江湖人的面前也难抢到重宝钱财,弄不好还会丢了小命。到时家里人就算去官府报案,官府也懒得去管江湖人引起的江湖事。

    转眼间,人声鼎沸的茶楼就寂静了下来,宋老头也不知在何时走下了高台。想必是借着茶楼中的客人稀少时段抓紧去休息片刻,等到客满以后再次登台谈天说地。

    茶楼的二楼,只有窗边的一张桌上还坐着一个白衣少年。

    少年时不时的拿起茶杯,闻闻杯中飘出的茶香,随后轻轻的呡上一口,再将茶杯放回到了桌上。

    “土……龙……丘!”

    将茶杯放回到桌上后,叶风的剑眉微微的皱了皱。

    叶风对土龙丘一点都不陌生。非但不陌生,在他昏迷之前还经常坐在土龙丘顶望月。

    而且在昨日叶风还去了土龙丘,也坐在丘顶进入了体内的系统空间,得到了一本寒冰掌武功心法,第二次接取了系统下达的任务。

    但现在叶风想的不是这些,当他听到宝藏埋在土龙丘地下,叶风的脑海中顿时闪现出了一个人。

    此人仙风道骨鹤发童颜,曾问过他名字,也对他说过一些奇怪的话语。

    这一人,便是赠送给叶风紫剑的老者。

    “那位前辈能凭空消失无影,足以说明此人绝非是等闲之辈。我本来心里就很好奇,这样一个武林高手怎么会出现在土龙丘?原来他是为了宝藏而来。”

    叶风算是缕出了一点头绪,也正是明白了这一点,叶风猛然间觉得,或许他经常去的土龙丘地下还真有上古世家埋下的宝藏。

    要是不曾见到那个赠剑的老者前辈,叶风定然会随波逐流,立即动身去土龙丘一探究竟。

    要知道,上古时期可远非今时今日可比。

    比如当今江湖难得一见的玄阶武功和王器级兵刃,在上古时期却很是常见,就算是再高一阶的地阶武功和上品王器级兵器,数量也要比当今多的多。

    然而当今放眼诸国江湖武林,玄阶武功都难得一见。像在清水国这片疆土,连最次的黄阶上品武功都不多。

    试问得知了万古镇外有宝藏,还是上古时期的世家埋下的,清水国境内的诸宗弟子和散侠焉能不动心?又怎能还压住性子坐在这里喝茶聊天?

    要知道,如果运气逆天能抢到一本玄阶武功心法的话,无疑就改变了命运。若是能将玄阶武功练到登峰造极,一统了清水国三千宗门也未必不可能。

    但叶风却没有太大的兴趣,原因也只有一个,他断定土龙丘就算有至宝也早就被人拿走了。

    而带走宝物的人,定会是那个仙风道骨的老者。

    另外,叶风觉得土龙丘地下真有宝藏的话,也不会让众人轻易得到。

    这就跟他叶家在地下的宝库一样,定然是设下了重重机关。想要抵达藏宝库带走宝物,绝对不会是件容易的事。

    最起码,短时间内不会被人破开。

    “等回到府宅以后,让杨总管安排几个人去土龙丘观察便可。若是土龙丘真有上古世家埋下的宝藏,我再动身去夺宝也不迟。”

    叶风还不想将精力放在这上面,眼下自己要做的事还很多,首要思考的便是如何完成系统的任务。

    “距离任务期限还有六天,虽说时间有点紧却也够用。一会将宋老头叫过来,询问一下他是否知道周围哪里有恶匪。”

    随着叶风暗自思索喃喃,转眼间便过去了半个时辰。天,也渐渐黑了下来。

    随着时间飞快的流逝,来到茶楼饮茶听江湖事的人又多了起来。

    当二楼再次熙熙攘攘,一个个带刀持剑的武林中人落座后,之前走下高台的宋老头再次登了台。

    然而当宋老头清了清嗓子想要再次开讲,楼下却传出了一声高喝。

    “掌柜,贵客到!”

    高喝之人并非旁人,正是迎送客人的店小二。

    随着店小二这一声高喊,一楼顿时嗡嗡诈乱成了一团。

    毫不夸张的说,坐在一楼饮茶的有一个算一个,全是将目光投向了门口三人。

    这一刻,无论是诸派的弟子还是镇中的百姓,多数人眼中都露出了赞赏羡慕。

    即便叶风看不到一楼的来者,但叶风却也心知肚明,能被店小二称之为贵客还惊扰胡掌柜出面相迎的,绝对在万古镇是有头有脸的人。就算不是万古镇中的人,也是哪个宗派内颇有地位的主。

    果然没过不久,胡掌柜的笑声就传上了二楼,飘到了叶风的耳中。

    “哎呦!这是哪阵香风将王少侠吹来了?”

    当叶风听见王少侠这三个字的刹那间,刚刚拿起茶杯的手微微一颤,险些将杯中的茶水都洒落了出来。

    兴许是父亲的死跟王姓之人有关,所以叶风渐渐的对王姓之人也没有什么好感。

    “咦?这位姑娘容貌似仙,肌如白雪、眉如翠羽、双目有神散发着灵动。倘若我没猜错的话,姑娘可否姓韩名紫蝶?”

    在听到韩紫蝶三个字的刹那间,叶风端着茶杯的右手猛然一晃,杯中的茶水也流出了一些。

    将茶杯放回到了桌上,叶风的眸子中流露出了一抹喜悦。但是,他的剑眉却紧紧的皱了皱,好似有些事情乱了他的心,冲散了恩人就在楼下的愉悦之情。

    “恩人怎么和王姓之人在一起?”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了压心里的一丝烦乱,片刻后叶风苦笑着摇了摇头。

    叶风心里虽说有些不喜,但韩紫蝶跟什么人在一起,叶风也深知没有资格干涉。一会询问过宋老头恶匪的事后,叶风还是打算去跟韩紫蝶道一声谢然后再离开茶楼回府宅。

    “天色也黑了下来,趁着宋老头没有谈天说地,还是将他叫过来问问吧。”侧头向外看了看,叶风深吸了一口气喃喃。

    叶风不打算在这里待下去了,扭回了头将目光看向了高台上的宋老头。

    当叶风刚想开口去喊,通往二楼的台阶处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胡掌柜,今天王某有幸请来紫蝶姑娘饮茶,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三分薄面,将靠窗的那张桌子让出来。”

    伴随着笑声台阶走上来了一人,此人年约二十左右,手里拿着一把长剑,正侧头笑着跟胡掌柜交谈着。

    叶风所坐的位置正是靠窗的桌子,兴许是来者指明要做此桌,也让叶风微微侧过了头,目光看向了走上来的少年。

    就是这么随意的一看,叶风还只是看到了来者的半边脸,但见叶风的双眸猛然一缩,其内尽是冰冷的寒芒,全身上下立即散发出了浓郁的杀机。

    “王……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