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20章斟杯茶,谢她恩

第20章斟杯茶,谢她恩

    率先走上的二人,其一是茶楼的胡掌柜,第二个便是恒月派的内门弟子王木。

    王木的脸上依旧带着傲笑,边走边刻意的大幅度晃动手中长剑,好似想让所有人都知道他王木是个侠者一样。

    不得不说,王木的确引去了很多人的羡慕目光。

    在二楼饮茶的江湖人并不是羡慕王木是侠者,而是羡慕王木有大造化,成为了恒月派的内门弟子,而且还被恒月派的大长老徐亮收为了亲传弟子。

    “王少侠,那张桌子有什么好的?外面车水马龙暴土扬长的,灰尘全从窗户飘了进来。”胡掌柜偷偷瞄了一眼窗边的叶风,紧忙抱拳王木再道:“我给您靠近高台腾出一张桌,今天宋老头可是有件大事要讲述,您坐在高台附近听得真亮一点。”

    王木的双眉一皱,傲慢的脸立即阴沉了下来。

    “胡掌柜,我刚刚已经把话说的很明白了,难道你要当着这里数十位豪杰的面打我脸不成?”王木露着高傲的面容微微有些红,显然是胡掌柜没立即答应下来,让他觉得在众人面前丢了人。

    “王……王少侠息怒。不……不是老哥不答应你,而是……。”胡掌柜再次偷瞄了一眼叶风,心里一肚子的苦楚愣是道不出来。

    作为茶楼的掌柜老板,没有谁比他的消息更灵通了。可以说叶风苏醒怒扇王木之事,没过半个时辰就传到了胡掌柜耳中。

    而后叶风怒上恒月派,当着恒月掌门和长老弟子的面休了司马烟茹,临走之前撕碎了婚约、怒言要灭了恒月一系列的事情,胡掌柜也从各路江湖人口中听得明明白白。

    不用仔细去分析,胡掌柜也知道叶家和恒月派的仇算是不共戴天了。

    而三次去叶家退婚的王木又气死了叶龙天,现在王木与叶风在这里相见,二人绝对不会和颜悦色交谈,很有可能刀兵相见。

    “胡掌柜,这些年我来你茶楼可不下百次,莫要以为我王木银两花不出去。今天我就把话放这了,如果不给我三分面子,我现在就将你的茶楼拆了,之后再将你赶出万古镇。”堵在楼梯口的王木晃了晃手中的长剑,傲慢阴沉着脸恶狠狠的开口。

    闻听此言,胡掌柜的双眸微微一缩,明显心里对王木的狠话很是不悦。

    “好大的脾气,我本以为恒月派都是些忘恩负义的小人。今天我又发现了,恒月派的人还都是疯狗。”

    话音不大,从窗户处徐徐飘来。

    这话刚在二楼传开,只见所有的人全将目光看向了窗边的桌子。

    当众人发觉说话之人是叶风的一霎那,不管是江湖人还是百姓均是惊愕住了。

    但下一刻,所有人又将目光看向了王木,而后双眸纷纷一闪,一些人煞有兴致的端起了茶杯,偷瞄着叶风和王木呡了一口香茶。

    王木自打走上二楼一直跟胡掌柜交谈,根本就没把注意力放在窗边,更是没有发现那里坐着的叶风。

    当叶风冷冷淡言飘入耳中,拿着长剑的王木猛然转身,那双蕴含怒意眸子直射而去,想要看看哪个不开眼的家伙敢这般辱骂恒月派。

    但是,当王木看到少年是叶风的瞬间,王木的双眸之中露出了一抹吃惊之色,显然也没有想到能在这里遇见叶风。

    “嗤嗤!真是应了那句古话,不是冤家不聚头。”王木也不搭理胡掌柜了,转身抱着长剑直奔叶风而去。

    王木不再堵着楼梯口,从台阶下面又走上来一男一女。

    女子身着紫色衣衫,兴许是被王木这么一闹有点惊怕了,以至于倾世容颜略显苍白,水汪汪的大眼也隐隐透着恐惧。

    这个女子叶风并不陌生,正是施舍给他三文钱的韩紫蝶。

    当韩紫蝶走上二层看到窗边坐着的是叶风,那双隐隐带着恐惧的眼睛,突然间微不可查的闪动了一下。

    在向韩紫蝶身旁看去,站着一个年纪约在十三四的少年。

    少年手里拿着折扇,虽说他不是侠者,全身上下却也显露着独特的气质。

    少年原本盯着韩紫蝶的倩影身姿,双目中隐隐透着邪光。当漫步来到二楼,目光也从韩紫蝶的身上移开,看向了窗前坐着的那个白衣少年。

    就是这么随意的一望,却见少年的右手猛地一抖,手里的折扇都差点滑落在了地上。

    更让人惊奇的是少年下一秒便躲在了韩紫蝶的身后,哆嗦着身子低着头,额头不停冒出冷汗的同时,眼珠在眼眶中不断的乱转。

    “该死的,怎么……怎么碰见他了?”

    少年的面色瞬间苍白的有些吓人,原本松缓的神经也紧绷了起来。

    这少年叶风也认识,叶风不仅认识他,而且少年还算得上是叶家的族人。

    他,便是伍俊。

    此刻,王木已经走到了叶风桌旁,上下打量了几眼白衣叶风,随后又扫了一眼桌上的紫剑,王木眼中露出了一抹讥讽,好似在嘲笑着一个废物拿着剑装腔作势。

    之后,王木轻吸了一口气,冷笑的同时鼻息中也传出了哼声:“王某万万没有想到,还能在茶楼中碰见你这个废物。看来苍天都嫌你叶风命长,有意的让我来取你狗命。”

    在这里的数十人中,大多数都知道最近几天叶家发生了大事。也听说了叶风独自去了恒月派,休了司马川的女儿司马烟茹。

    这些人都不傻,早就猜到了叶家和恒月派已经结下了仇。现在王木和叶风碰了面,接下来兴许会有一场好戏。

    尤其是听见王木出口的恶毒冷言后,众人已然确定了今日二人必定会动手。

    当然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叶风休妻之事,当中就包括韩紫蝶。

    韩紫蝶只是听说了叶家族长叶龙天亡故,其他的事情并不得知,也没有人跟他说起过。

    眼下,韩紫蝶听到王木话中带着不善,她轻轻皱了皱柳叶眉,迈着莲步向着二人走了过来。

    韩紫蝶这一动,可差点没把伍俊吓死。慌乱中,紧忙身形一动,又躲在了胡掌柜身后,生怕被叶风看见一样。

    “王哥哥,你……你和叶风也认识啊?”慢步走到桌边,韩紫蝶眨了眨眼,侧身看向王木的眼中露出了疑惑。

    王木对着韩紫蝶淡淡一笑,道:“紫蝶妹妹你是不经常出来走动,所以有些事并不知晓。试问这偌大的万古镇,有谁不认识叶家病病殃殃的废物叶风少爷呢?”

    韩紫蝶皱了皱眉,觉得王木说的话有些过分了,俏脸随之一沉道:“王哥哥,您……您怎么能这样说叶风呢?他……他的父亲刚刚过世不久,现在您出口羞辱未免有些过分了吧?”

    “过分?”王木哈哈笑了笑,撇着嘴看了一眼端起茶杯饮茶的叶风,又对韩紫蝶道:“一点也不过分。要是你知道这个废物多么狂妄,就不会觉得我说的过分了。”

    “狂妄?我……我倒是没觉得。王木哥哥,你和叶风是有误会吧?其实叶风哥哥……。”韩紫蝶摇了摇头否决了王木的话,觉察二人之间兴许真有误会,便想开口说和一番。

    但韩紫蝶的话还没说完,王木顿时一抬手打断了韩紫蝶的话。

    “紫蝶妹妹有所不知,这个废物昨天清晨去了恒月派。在紫月殿中休了我派掌门女儿烟茹千金。这对作为六大宗派之一的恒月派来说是多么大的耻辱?又让我派司马掌门如何做人?”王木的面色立即充斥了愤怒,看着叶风怒道。

    韩紫蝶愣在了原地,看着叶风的那双眸子内尽是不敢置信和震惊。

    “紫蝶妹妹有所不知,这个废物还狂言说要灭了我们恒月派,让清水国无人敢娶烟茹姑娘,更让中土无人敢做她君。这不是狂妄是什么?这等狂徒应该立即杀之。”王木越说情绪越暴躁,哗的一声将长剑从剑鞘中抽了出来,将剑尖指向了叶风。

    只见神色淡然不起波澜的叶风,缓缓的将手中的茶杯放到了桌上,侧头先是看了一眼惊愕呆愣的韩紫蝶,随后直接收回了目光。

    “紫蝶姑娘,我这里有一壶上好的龙井。叶风便为姑娘斟满一杯淡茶,算是答谢姑娘施舍之恩可好?”抬起手翻过了一个茶杯,只见叶风端起了紫砂茶壶,将茶杯斟满之后拿起递给了韩紫蝶。

    王木的剑还在指着叶风,但叶风视若无睹,还神色淡然为韩紫蝶斟了一杯茶。这份气魄也让四周的一些人倒吸了口冷气,不由得暗自佩服着叶风还真是有些魄力。

    有人暗自敬佩,自然就会有人心里愤怒。王木,就是当中的一个。

    王木最为痛恨的就是叶风总是不把他放在眼里,前几日在叶府如此,在恒月派中也是如此,此刻在茶楼之中还是这般。

    这已经快要将王木气炸了心肺,猛然间觉得他的高傲,已经被叶风一次次的无视践踏的支离破碎。

    “妈的,让你献茶,我看你的右手是不想要了。”王木立即怒瞪起了双眼,持剑的右手一翻,锋利的剑刃猛然向着叶风的右手斩去。

    也就在王木出手的刹那间,一直寻找机会离开的伍俊双眸闪动,急忙转身冲下了楼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