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22章众人的讥讽
    天色已晚,路上的行人也少了许多。

    然而,茶楼前突然发生了争执打斗,也引来了不少的行人,就连刚刚走过茶楼的人,转身发觉后方发生了争执也来了兴致折了回来。

    原本在茶楼中饮茶的一些江湖人,也急忙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纷纷挤到了茶馆门前,三俩成群对着叶风和王木指指点点交谈着。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个白衣少年应该是叶风吧?这个病病殃殃的废物不是一直在昏迷么?什么时候苏醒过来了?”一个刚刚在茶楼一层饮茶的男子抱着膀,倚靠着门柱目露讥讽道。

    在男子的身旁站着一位瘦弱的老头,老头撇了一眼男子,好似讥讽着男子愧为江湖人,连最近的一些消息都不得而知。

    “刚来万古镇的吧?叶风早在四天前就醒过来了。说来也好笑,叶风醒来的当日,他的父亲叶龙天就死了。”

    男子顿时一愣,疑惑开口:“就算叶龙天死了,叶风也不应该跟王木发生争执啊?那王木是恒月派的弟子,我没记错的话恒月派和叶家结了亲。按理说这二人不应该发生口角啊?怎么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一家人了?”

    “呵!一家人?这都是哪辈子的事了?早在几年前恒月派就叶家早闹僵了。最近这几年,恒月派和叶家闹的更僵。那个恒月派的掌门司马川,多次派王木去叶府数次退婚。就在前几日,王木便将叶龙天气的口吐鲜血断了气。”瘦弱老头撇着嘴,嘲讽着男子真是无知之辈。

    “竟有此事?”看到老头脸上的讥讽,男子没有丝毫的怒意,完全被这段事吸引住了。

    “这是万古镇人人皆知的事情。不过这也怨不得恒月派,只能怪叶风命不好,谁让他天生就是个病秧子呢?除非司马川的脑子有病,否则怎么会将司马烟茹许配给叶风?”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看热闹,一声声繁杂的话语也飘入了叶风耳中,让拿着紫剑的叶风隐隐露出了一丝恼火。

    “闭嘴!”叶风横眉立目,寒目横扫八方。

    叶风刚一开口,顿时让站在叶风对面的王木收起了长剑,面露讥讽着笑道:“还说我们恒月派的人是疯狗,我看你叶风最为符合疯狗二字。这里的诸位豪侠只不过是实话实说而已,你叶风这就受不了啦?也难怪,换做是谁被说成废物,心里也都会不高兴的。”

    “哼!叶氏家族主脉并非我一人身具怪病,此事万古镇人人皆知。况且我降生之时就体弱多病,这事也不胫而走众人皆知。但那司马川还是蹬府结亲,无非是当时的恒月派只是诸宗之中的一个小派,要借助我叶家的财力壮大宗派而已。”叶风怒吸了一口气,稍微缓和了一下心中的暴躁,阴沉着脸冷冷开口道。

    “王木,你也别否认。在这十几年的时间里,我叶家在钱财上面大力资助恒月派,送去的兵器和武功心法多达千余件。现在恒月派成为了清水国六大宗派之一,那小人司马川就过河拆桥,忘恩负义毁掉当年婚约。我倒要问问诸位是我叶风为疯狗,还是你们恒月之人皆为卑鄙小人?”

    顿时!围观的数十人均是沉默了下来。其中有一部分人也皱起了眉头,沉思之际暗自点了点头。

    围观的人数不算多,但是也有知道内情的。那时候,很多宗派的宗主都羡慕司马川找了一个好亲家。

    眼看着局势向着叶风一边倒,王木心里暗言不好,知道有些江湖人心里是对恒月派有了一丝成见。

    “不能任由着叶风说下去了,他说的越多,对恒月派的发展越是不利。既然已经知道叶家没有复仇令,今日我就宰了他。到时候让伍俊掌管叶家,我从中还能得到大量的钱财。况且,只要我杀了叶风,也解决了司马掌门的心病。等到回到恒月派说不定掌门大悦,能将宗派中唯一的一本黄阶中品武功桑赐给我。”王木双眸闪动,心里暗自合计着弄死叶风。

    “叶风,我们恒月派能有今时今日地位,那是我派司马掌门呕心沥血一步步发展起来的,跟你叶家毫无半点瓜葛。就冲着你诋毁我们恒月派,今日我必须为恒月派正名。”

    王木的双眸一闪,提拳身如离弦之箭,直奔十米外的叶风轰去。

    王木突然发动攻击,着实的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哎!这个叶风要倒霉喽,不过这也事件好事。他十年如一日饱受病痛折磨,被王木杀了也算解脱了。”

    “也不知叶家这对父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先是叶龙天被王木活活气吐血而死,现在叶风又要被王木击杀了,真是可悲啊!”

    “是够悲哀的。叶家积攒下来的数十年基业,恐怕也要落入旁支族人手里了。”

    王木一出手,顿时使得周围的很多人都低语了起来。

    这些碎语的人并不是在茶楼中的那些江湖人,而是因为伍俊被叶风扔出引来的街上行人。

    他们没有见到叶风如何扔出的伍俊,想法还停留在叶风只不过是个病秧子时期,殊不知叶风已经今非昔比,成为了一个初期侠者。

    这些人不看好叶风,但从始至终观看二人争执的江湖人,早就发觉了叶风跟以往不太一样。

    先不说叶风手里拿着剑,单单刚才将伍俊扔出了茶楼,就足以让众人确认叶风可不是个病秧子,最起码手劲可不小。

    虽说围观的众人思绪不一,面对王木的灭杀却没有人上前阻拦。

    这一刻,所有人都将目光看向了冲向叶风的王木。

    在江湖上,看热闹的人从不怕事大。就算是死了人,官府得知是江湖仇杀,多半也不会调查追究。

    况且,王木还是恒月派的内门弟子,就算在这万古镇杀了人,司马川多半会出面摆平此事。

    眼看着王木距离叶风越来越近,距离叶风不足半米之时,人群中传出了一声惊言。

    “王木哥哥,您……您先息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