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24章跪地求饶
    王木的惨叫打破了整条街的宁静,让人听之都忍不住打个寒颤。

    “这就是恒月派内门弟子的实力么?弱的不堪一击。”叶风持剑背手而立,神色淡漠的看着痛不欲生的王木。

    “叶风你给我等着,我师傅乃是恒月派一剑封喉朱亮,他老人家要是知道你打伤了我,他一定会追杀你到天涯。”王木紧咬牙关,胸口的剧痛疼让他呲牙咧嘴,额头上冒出的豆大汗珠更是如雨般,噼里啪啦的摔落在地,瞬间侵蚀了干燥的地面。

    王木的话可没吓到叶风,只见叶风冷冷讥笑道:“一剑封喉?就是当日我去恒月派休了司马烟茹,那个在一旁张牙舞爪甚欢的干瘦老头?哼!如若你师尊朱亮不来寻我便罢,来了我就一剑封了他的喉。”

    “你……。”

    “我什么?王木,我本想看在恩人的面子上让你多活几天。你却执意寻死,那我即刻就送你上路。”

    叶风早就不耐跟王木言语,还未等王木开口,只听哗的一声紫剑便被叶风抽出了鞘。

    刺目的紫光照亮了街道,使得周围的数十人不得不再次闭合了双眼。

    当紫芒消散众人睁开双眼的刹那间,一颗血淋淋的人头滚落出了三米远。

    若是看向人头上的眸子,会发现双眼中尽是恐惧后悔和自嘲。

    从王木眼中的二色来看,这王木被紫剑斩掉头颅的一霎那,心中已然被滔天的恐惧占据了一部分,剩下的那一部分是王木的悔恨自嘲。

    在临死之前,王木算是真正明白了,被他一直嘲笑的废物病秧子,并非一个任人宰割的鱼肉,而是一个来自地狱九泉的恶魔。

    最为可笑的还是他王木数次剑指对方,王木可想而知那一时,他脸上的高傲和不可一世的样子,在叶风眼中是多么的可笑。

    斩掉了王木的头颅,叶风冷冷的对着尸体哼了一声,随后转头将目光看向了绝望的伍俊,将紫剑背于身后走到其身旁,抓起伍俊将其扛在了肩上,又走到了王木那颗血淋淋的头颅前弯腰抓起后便走。

    没有人阻拦叶风,但凡挡住叶风去路的人,看到叶风步步临近均是向着两侧退去,给叶风让开了一条道路。

    看着叶风扛着将死的伍俊消失在了夜色中,茶楼前顿时一片哗然。

    “叶……风,战胜了王木?”

    “我的天啊,他……他才刚刚踏入侠者之列,竟然持剑杀了朱亮的亲传弟子。”

    “真是不敢置信,叶风竟然能杀了王木。这家伙到底是人是鬼?要知道前几天他还昏迷着那。”

    “你们发现没有?叶风的那把剑……很是不凡。我行走江湖数十载,还没见过可以散发紫芒的宝刃。”

    ……

    叶风和王木只是战了十几个回合,便将王木击伤砍掉了头颅,这等实力让周围众人也自愧不如。

    甚至,很多江湖人心里猛然间觉得,如果叶风早就抽出那把能散发紫芒的剑,兴许王木早已命归西天了。

    同样,这些人也察觉到了叶风手里的剑定然不是凡品。

    这些人中有的闯荡江湖三五年,多的则是十几年,却从未见过有谁手里的剑能散发紫芒。

    虽说他们明知叶风手里的剑是至宝,却没有一个人敢追上去抢夺。即便是人群中有几个中期侠者,看着叶风渐渐远去的背影只是叹息了一声,始终没敢追去杀人夺宝。

    小脸绯红的韩紫蝶痴痴的看着叶风离去的方向,当叶风消失在夜色中后,韩紫蝶转过了身看向了身后的死尸,顿时被吓的面色苍白,挤开了人群向着东街跑去。

    在万古镇西北十里外有片小树林,树林西侧边缘处有座新坟。

    向着坟前的石碑看去,会发现上面刻着叶龙天之墓几个字。

    在石碑的前面摆放着供果和已经焚毁的冥钱,在向一旁看去,会发现一刻血淋淋的头颅摆在了一旁。

    时至午夜,这一坐坟前来了两个人。

    这二人均是少年,其中一人手持宝剑,静静的看着石碑上名字。

    另一个少年的气息微弱跪在墓碑前,全身上下都在打颤。

    “爹爹!”叶风右手一用力,将紫剑插入了地下,双膝跪地后看着墓碑,再道:“孩儿今夜将王木的头颅带来了,您在九泉之下可以瞑目安息了。”

    言罢!叶风双手伏地对着新坟磕了三个头。

    再次跪直身子后,叶风那双略带潮气的眸子露出了一抹迷茫,又对着新坟喃喃道:“爹爹,孩儿还有一事,想问问您如何惩治这个叶家叛徒。”

    叶风此言一出,再看跪在地上打颤的伍俊,那双暗淡的眸子突然恢复了一些神采,先是看了看墓碑前血淋淋的王木头颅,嘴唇立即发紫面色也随之苍白到了极致。

    跪着转身看向叶风,伍俊哆嗦着身子连连给叶风叩头。

    “叶风表哥,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再饶恕我一次吧。”

    “表哥,我之所以跟王木合作,是因为王木恐吓我。如果我不听他的话就将我们父子二人杀了。我……我是被那王木吓破了胆,才会昏了头留在了万古镇的。”

    “叶风表哥,我伍俊在此发誓,我绝对不和您争族长之位了。不仅我不会去争,等我回去后,我一定竭力让父亲放弃争夺,从此以后我们父子绝不踏入万古镇半步。”

    短短的十息时间,伍俊跪地叩头不下三四十次,就连额头已经鲜血淋漓,伍俊依旧不停的磕头求饶着。

    但叶风好似把伍俊当成了空气,那双冰寒的眼睛只是盯着墓碑。

    叶风不语让伍俊发了毛,心里也越来越没底。

    不过伍俊可没有放弃,发现叶风丝毫没有饶恕他的意思,伍俊跪着爬向了石碑砰砰砰的又磕起了头。

    “叶伯伯,侄子知错了。我不该贪心打拍卖行的注意,更不应该和王木勾结,您在天有灵,就让叶风再饶恕我一次吧。”

    “叶伯伯,侄子深知自己罪孽深重。念在我也是叶氏家族的一份子,求求您在天有灵发发慈悲,饶恕侄子犯下的错吧。”

    伍俊不停的磕头,边磕头边流着泪祈求着。

    后面双膝跪地的叶风将目光转移到了伍俊身上,下一秒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叶风做梦都没有想到伍俊会跟王木串通一气狼狈为奸。如果伍俊勾结了旁人,哪怕是江湖散侠或者除了恒月派之外的任何一人,叶风心里都会有抉择。

    但现在,叶风着实的为难了起来。

    一刻钟流逝而过,这期间伍俊也不记得磕了多少头,从地上的一滩血水上来看,伍俊叩头的次数绝不会少于百次。

    “哎!”

    一声叹息幽幽从叶风口中传出,伴随着叹息声,叶风也睁开了双眼。

    若是去看叶风的双眸,会发现已经没有了冰寒。

    只见叶风缓缓的站起身,看着叶龙天的墓碑再次叹息了一声,淡言道:“伍俊,念在你与叶家有些血缘关系,我再留你一命。”

    伍俊连续磕了数百次头,早已经磕蒙了。当听到叶风的话,伍俊的身子微微一颤,脸上带着错愕愣在了原地。

    三息过后,伍俊暗淡的眸子猛地大放异彩,连忙跪着转身再次不停给叶风叩头。

    “谢风哥不杀之人,我给您磕头了。”

    “伍俊,我之所以不杀你,是因为你体内也流着一半叶家的血。回去告诉伍新明,你等支脉族人从今以后与我叶家毫无瓜葛。另外,以后不仅不可以踏入万古镇半步,就连清水国也非你等生息国度。若是在清水国被我撞见,一律杀之。”

    叶风下达了驱逐令,让伍俊的身子一软,顿时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

    用不踏入万古镇,伍俊还是能承受的,不管怎么说他还算得上是叶氏家族分支,而被逐出了叶氏一族就不同了。

    要知道,叶氏主脉每年都会赠予支脉族人大量金银,这对整日养尊处优、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伍俊来说,日后没有了挥金如土的日子,无疑是对他致命的打击。

    “怎么?对我的指令不满意?”叶风背着手冷冷的看着伍俊,毫无怜悯之意。

    右手拄着地晃晃悠悠的站起身,伍俊仰头对着夜空惨笑了几声,默默地盯着叶风看了片刻,没有再言语半句,捂着胸口举步艰难的走出了这片树林。

    叶风背手转身看着远去的伍俊背影,寒目微缩了一下,口中传出了让人琢磨不透的话语。

    “伍俊,但愿你不要回来。”

    转过身,叶风看着父亲叶龙天的坟,重重的叹息了一声。

    “爹爹,我知道如果换做是您的话,是不会放他离开的。但他毕竟也算咱叶氏半个族人,孩儿……下不去手。”

    叶风再次苦叹了一声,眸子之中露着苦楚,盘膝坐在了坟头看着夜空,他渐渐的沉默了下来。

    叶风这一坐,便过去了两个时辰,已经到了午夜之时。

    林中的午夜极其的阴森,时不时周围传来几声猫头鹰的怪叫,再配上树叶飘摇的沙沙声很是恐怖。

    但就在午夜刚至,叶风突然间感觉身下的大地微微的晃动了起来。

    起初晃动的并不算明显,过去了十多息的时间,地面的颤动频率急剧增加。

    一直看着夜空的叶风紧忙收回了目光,皱着眉头猛然站起,一挥手将插入地下的紫剑拔出,弓着身子警觉的洞察着八方。

    “驾!驾!”

    “驾!”

    ……

    这片林子三百米处,便是一条官道。

    这条官道直通万古镇,也是叶风从万古镇来到此地的路。

    当叶风听见赶马的声音,紧忙拿着紫剑弓着身子来到了林边,放眼向着官道看去。

    此刻在银色月下,清晰可见三十三匹烈马从正北疾奔而来。

    再向每一匹烈马背上看去,分别坐着手拿钢刀的黑衣人。

    这三十三位黑衣人直奔万古镇而去,难以猜透在这月黑风高的午夜,这一群黑衣人去万古镇要做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