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26章杀五匪
    惨叫之地,正是东街有名的江府。

    说起这个江家,那可是东街有名的大财主。而且在东街居住的财主中,要数这个江家最为富有。

    虽然江家抵不过叶氏家族,却也逊色不是太多。原因无他,这江家的老爷子以前可是位官人。

    俗话说,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现今江家财力雄厚,跟江老爷子有直接关系。

    然而就在今夜,江老爷子万万没有想到会有五个手持钢刀的恶匪来此,血洗了他们江家一百三十八口人。

    趴在江府正房房顶上的叶风看着院中遍地死尸,面色渐渐铁青了起来。

    “恶匪!十足的恶匪。为了钱财什么都能做出来。”叶风紧咬钢牙,双眸从院中一具具死尸上移开,看向了北厢房中五个晃动的黑影。

    叶风发现了五个恶匪,却也没有轻举妄动。他还没有发现剩下二十八人的在哪里,一旦冒然跳下去说不定会吃亏的。

    “再等一等。”叶风紧握手中的紫剑,强压着心里的怒火,目光盯着屋中五人的同时,又观察着府中其他几间房的动静。

    叶风观察了七八分钟,除了北厢房里传出了翻砸声响,其余的几间房里根本没有动静。

    “原来只有五个,也正和我意。”叶风阴冷的笑道。

    就在这时,只见北厢房的门突然从里面打了开,一个尖脸布满恶煞之气的汉子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

    在他的身后,另外四个恶匪扛着鼓鼓囊囊的麻袋,手里提着染血的钢刀紧随而出。

    为首的尖脸汉子来到庭院左右看了看,确认已经没有活气的了,便挥了挥手里的钢刀,小声开口:“撤!”

    “想走?小爷我找了你们好几个时辰,这双腿都遛细了,岂能让你们这般轻松离开?”叶风的双眸猛放寒光,心中怒言之际顺着房顶急速绕到了大门处,飞身跳了下来挡在了府门口。

    或许是干了伤天害理的事,使得五个恶匪很是心虚,恰好撤退时突然从房上跳下一个邋遢少年,着实把那五个恶匪吓了一跳。

    “杀了人……就想一走了之么?”叶风怀中抱着紫剑,正了正身阴沉着脸盯着五人。

    这五人起初是大惊失色,但定了定神发觉是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五个恶匪相互看了看,之后均是呵呵的笑了起来。

    “这是从哪冒出来的黄毛小子?你家大人呢?”那个尖脸的恶匪讥讽一笑,用衣服擦了擦钢刀上的血水淡然询问。

    “你问我家大人?你们五个很快就会见到了。”叶风双眸立即放出了两道寒光,冷冷开口道。

    叶风的这句话顿时让五人身子一颤,随后鬼鬼祟祟的看了看周围房顶,好似在寻找着叶风说的家里大人。

    看着五人的紧张样子,可把叶风气的一乐。

    “别找了,我送你们去见他。”

    叶风话语刚一出口,暗自运转丹田元气,随着前冲右手猛地一翻,转眼之间就来到了尖脸恶匪恶匪面前,照着此人的胸口奋力一拍。

    那个尖脸恶匪只感觉眼前一花,当看清了叶风的瞬间,叶风的右掌已经打到了他的胸口。

    顿时!尖脸恶匪感觉体内就像是结了一层薄冰,而后身子暮然倒卷直接摔出了七八米。

    “额……。”

    扛着麻袋的四人身体猛然一颤,吃惊的轻额了一声,转身看到尖脸恶匪喷出了数口鲜血,双手不由得一松,各自肩上的麻袋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

    “他……他会武功,他是个侠者。”四人中的一个恶匪惊骇道。

    这句话的声音虽小,却犹如天雷一般,直接将一旁的三人劈的脑海轰鸣,健壮魁梧的身子不停的颤抖了起来。

    “都别怕,让我跟他谈谈,”

    三人中,一个粗眉大嘴的恶匪咽了咽口水,提了提气上前了一步对着叶风抱了抱拳道:“少侠年轻有为,真是让我等敬佩。”

    叶风漫步前行,期间在这四人扛着的麻袋上扫了扫,不悦的说道:“有屁就放。”

    “少侠,不知您行走江湖可曾听说过熊儿山?”粗眉大嘴的汉子双眼微缩,话语阴狠试探询问。

    “听过。”

    叶风看都不看说话的汉子,双眼依旧盯着那四个麻袋。还未走到恶匪身前就停下了脚步,左手摸着下巴好似琢磨着什么。

    叶风的举动让那几位恶匪紧紧的一皱眉,纷纷在心里暗叫不好,看来今晚要白忙活了。

    “既然少侠听说过熊儿山,肯定也知道山上有一位名叫熊天霸的侠者吧?”恶匪微缩的双眼中,放出了两道凶芒。

    “听过。”

    叶风回答的很快,都不知道他听没听清恶匪询问什么,反正就开口回答了。

    恶匪的黑眉狠狠的一皱,显然也被叶风的漫不经心态度惹出了火。

    不过此人可没有发怒,此时他也不敢发怒。真惹怒了眼前这个少年,恶匪很清楚是什么后果。

    “实不相瞒,我们五人就是熊儿山的人。那位侠者熊天霸,也就是我们山上的大当家。”恶匪压着怒火对着一方抱了抱拳,随后再道:“如果今日少侠稍微偏偏身,放我等五人过去,改日我等回到熊儿山定会为少侠美言几句。俗话说山不转水转,若真有一日少侠落了难,熊儿山的大门始终为少侠敞开。”

    听闻这位恶匪恶匪的话,叶风突然一皱眉,收回了看向麻袋的目光,阴冷问道:“恩?你是拿熊天霸压我?还是咒我定会落难?”

    “哈哈!我当然不是咒您了。不过话又说回来,放眼武林江湖,谁敢说没有个磕磕绊绊?少侠您放我们一条财路,改日熊儿山定然给你一条活路。”

    “放你娘的狗臭屁。我叶风就算是死,也不上山入伙落草为寇。今夜你们杀了人也别投案自首了,先让小爷我宰了你们完成任务。”叶风已经不耐烦了,挥了挥手直接打断了那恶匪的话语。

    叶风这句话顿时把五人气个半死,暗骂着叶风哪里有半点侠者风范?按理说侠者都是大明大意,定会押着他们五人去官府,受到相应的惩罚。

    但眼前的这个少年非但不押着他们去官府,反而直接判了他们五人死刑,简直比他们五个恶匪还恶。

    “好好好,你要我们哥五个死,那我等就跟你拼了。”恶匪再也压不住火了,直接挥起染血的钢刀迈步直奔叶风劈去。

    粗眉大嘴的恶匪动了手,一旁的三人也没闲着,挥起手中的钢刀也向着叶风冲了过来。

    “一起上?也好。宰了你们五个,我就去找剩下的恶匪。”

    叶风冷冷一笑,当看到钢刀来到头顶,叶风用紫剑的剑鞘向上一挡。

    紫剑的剑鞘挡住了砍下的钢刀后,叶风的右手立即翻动,对着粗眉大嘴的汉子狠狠的一拍。

    一声惨叫传出甚远,只见那位恶匪汉子身子犹如断了线的风筝,向后直接飞了十多米,狠狠的摔在了地上喷了数口鲜血绝气身亡。

    叶风目光横扫剩下的三人,招式不停一个滑步来到另一个恶匪身前,用剑鞘击飞了钢刀,对着这个恶匪胸口就是一掌。

    此人顿时感觉体内流窜着一股寒流,还没等身体冷的打颤,身子便暮然向后倒卷而飞,摔落在地还没等惨叫,紧追着他的同伴共赴了黄泉。

    剩下的那两个恶匪猛地一激灵,知道今日要凶多吉少了。

    二匪知道怕也无用,眼前的少年是铁了心弄死他们,只见二人紧咬钢牙,哇哇乱叫挥刀再次砍向了叶风。

    “我劈死你。”

    “看我的刀。”

    二人联合出手换去了叶风的讥讽冷笑,还未等上方的刀砍下,叶风犹如鬼魅一般,侧滑而动连续拍出了两掌。

    两声惨叫入耳惊心,那两个恶匪摔出了五米多远,身子在血泊之中不断抽搐,最终目露不甘也断了气。

    收招定式看了看四死一伤的五位恶匪,叶风冷冷的哼了一声,持剑漫步走到了那个尖嘴恶匪身前。

    “你等同行三十三人,告诉我剩下的那群恶匪去了哪?”叶风抱着紫剑,寒目淡漠的看着奄奄一息的这位尖脸恶匪。

    “你……你要找他们?好好好,他们去了王员外家,有本事你就去找吧。”

    很是出奇,这个尖脸恶匪竟然爽快的告知了叶风,也让叶风微微的一愣。

    “王员外家?嘿嘿,你骗小爷的对不?谁不知道江府家大业大,远非王员外家能比的。你们三十三人不来这里洗劫反而去了王员外家,你糊弄鬼呢?”

    “哼!谁说去王员外家是为了劫财?实话告诉你,我的那群兄弟是劫人。”

    “劫。。劫人?”

    恶匪不来这里劫财,反而跑去了王员外家劫人,让叶风越听越是糊涂。

    然而,叶风下一秒猛然反应了过来,用紫剑一指尖脸恶匪,怒瞪双眼问道:“你……你说劫人?劫的什么人?”

    在这一瞬间,叶风的心脏就砰砰加速了跳动,一股不好的预感猛然爬上了心头。

    “哈哈,想必你已经猜到了。没错,我们要劫的正是王员外的侄女,她叫……韩紫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