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27章血洗王府
    气息微弱、奄奄一息的尖脸恶匪没有半点遮掩,直接将他们来到万古镇的意图告诉了叶风。

    恶匪的意思一目了然,深知自己凶多吉少也逃不了一死,索性将劫人一事说出来,巴不得眼前的少年去王员外家。

    到那时,王员外家的二十八位同伙定会给他们五个报仇。

    再看手持紫剑的叶风听到了恶匪的话语后,身子猛然晃了晃,心中大叫坏事了。

    以前叶风不是江湖人,却很是关心江湖事。深知恶匪净干些杀人越货的勾当,强抢民女这类事情更是在江湖上屡见不鲜。

    像十天前,叶风就在茶馆听江湖人说了一件怪事。

    在万古镇西北二十百里处有个不算大的定远镇,镇中有个大户人家姓乔。

    说起这个乔家,镇中的每个人都会竖起大拇指称赞。

    原因无他,那乔家的乔老爷子可是远近闻名的大善人。时常济世救人、散财帮助穷苦百姓。

    但不知为什么乔老爷的媳妇何氏,一直都没有给乔家生下一娃半女,这可是愁苦了乔老爷子。

    眼看着年纪一天比一天大了,乔老爷子想要娃娃简直是难如登天,致使老两口以泪洗面整天斗嘴大吵。

    那乔老爷子赖何氏身体不行,何氏又说乔老爷上辈子造了孽,所以这辈子注定无儿。

    这二人足足吵了十几年辈子,不过兴许何氏说对了,那乔老爷子上辈子的确造了孽,今生才会膝下无二女。

    不过,也许是乔老爷子这辈子乐善好施,弥补了上辈子欠下的恶债,所以乔老爷子在五十三岁那年喜得一女娃,这可是乐坏了老两口。

    转眼间女娃到了十五岁,长的颇有几分姿色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所以乔家老两口托付媒人为女儿选了一户好人家。

    说来也点背,正巧两对新人喜庆完婚那一天,乔家的那个姑娘无缘无故就丢了。

    当时两家吵的不可开交,最后纷纷派出了三四百人找遍了镇中大街小巷、寻遍了百里内的大小山头,愣是连新娘子的影都没看到,好好的一个大活人说没了就没了。

    后来左邻右舍在一起吓嘀咕,都说是被土匪掠走了,当了某一山头上的压寨夫人。

    具体真假,无人知晓。直至过去了十几天,一个黄花大闺女生不见人死不尸。

    此刻,叶风猛然间想起了这件事,后背上渐渐冒出了冷汗。

    “怎么怂了?不敢去了?”尖脸恶匪看到叶风沉默了下来,冷笑着开口叫嚣了起来。

    “去,为何不去?不过在去之前,我先弄死你。”

    叶风双眼一瞪,看准了恶匪的脖子右手抽出紫剑一挥,只见一道紫芒划过,尖脸恶匪目中带着怨毒,抽动了几下身子停止了呼吸。

    将散发紫芒的长剑入鞘,叶风不舍的看了看那四个大麻袋,叹息了一声转身冲出了江府。

    按照叶枫的本意,本打算将那四麻袋财宝带走,之后换个地方变卖掉,换取来万两雪花白银救乞丐于水火,也就完成赏善任务。

    然而眼下叶风可没了那份心思,他要去王员外家趁着二十八人没走,赶紧将恩人韩紫蝶救下。

    七拐八拐,叶风用了五分多钟,才来到了王员外门前的这条街道。

    叶风刚一到这里,顿时问道了一股扑鼻的血腥味。

    “坏了。”叶风的面色瞬变,暗言之际紧握着紫剑,小心翼翼的来到了府门台阶下。

    王员外的府门紧闭着,叶风高抬腿轻落足顺着台阶直上,来到门口用左手轻轻的推了推府门。

    嘎吱吱!

    府门被叶风推开了一道缝隙,只见叶风探了探身,借着门缝用右眼向里看去。

    就是这一看,叶风差点没大呼叫出声来,随即也不管三七二十一是否有动静,直接抬起右腿将府门踹开冲了进去。

    向着王府内看去,庭院中横七竖八全是死尸。

    鲜血,染红了庭院大地。四外圈的白墙上,遍布着带血的指印,墙角下或躺或坐着杂役家丁,一个个歪着脖子低着头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面色惨白的叶风迈步走进了王府,行走在一具具死尸中间,叶风的神色越来越难看。

    “不是她,这个也不是。”前行之时,叶风时不时的用紫剑翻动几个死去的女子,发觉一个个并不是韩紫蝶,叶风心里又喜又是担忧。

    喜的是韩紫蝶并没有遇害,担忧的是韩紫蝶不在王府。

    “被那群恶匪带走了么?”面色苍白的叶风紧锁着眉头,心中喃喃道。

    其实,在府门外没有听见求救声,叶风心里就知道韩梦蝶恐怕不在王府中了。

    但叶风并不死心,还是打算将王府彻底查看一遍。

    疾步来到西厢房,弯腰翻了翻几个已死的丫鬟,叶风苦叹了一声缓缓站起身。

    不经意间,叶风的目光扫向了东厢房。当看到门口躺着的少年一霎那,叶风顿时愣了愣。

    少年的年纪与叶风相仿,最多没能超过十七岁。

    此人手里握着一把长枪,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的靠着房门,未干的鲜血顺着下颚嘀嗒嘀嗒的摔落在地,早已经没有了呼吸。

    迈步走进了已死的少年身前,叶风神色凝重的看着插入少年腹中的三把钢刀,口中略带惊骇道:“此人手里紧握长枪,想必也是练过武的人。以前没听说王员外家谁会武功啊?不对,难道……难道他……他是王员外的儿子?”

    死去的少年并非旁人,正是前几日刚刚成为侠者不久的王员外的儿子。

    “哎!世事难料,不成想他刚刚成为了侠者没几天就招来了这等厄运,也真够命苦的。”叶风摇头为少年叹息了一声,还未等话音散去,叶风看着少年腹中的那三把钢刀,眉头立即紧锁了起来,暗道:“不对劲!就算他刚刚成为侠者,有丹田中的元气相助,那群恶匪想要杀了他也不是容易的事。而如今三把钢刀入腹,这足以说明与他对战的恶匪也是侠者。”

    “看来这件事变得棘手了。”

    叶风完全没有想到这群恶匪中还有侠者,从入腹的三把钢刀上来看,这群恶匪还不止一个是侠者。

    心里替少年横死惋惜,叶风也没忘记来此的目的,紧忙转身又在几间房中搜查了一下,依旧没有找到韩紫蝶。

    “看来恩人已经不在王府中了,这样一来此地就不可就留。”

    叶风可不傻,深知王员外家已经成为了是非之地。这要是被外人看到他在府中,说不定会被误认为是他叶风杀了王员外数百口人,到时叶风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心里打定了注意,只见叶风拿着紫剑三晃两晃,直接冲出了王员外家的府宅。

    站在府门前,叶风发觉街道上没有人,转身来到西侧马桩前,选了五匹烈马中的一匹黑马,踩踏着马镫飞身而上,两腿一夹马肚子哒哒哒的向着镇北冲去。

    “那群恶匪一定是将韩紫蝶带去了熊儿山,要以最快的速度追上他们。如果恶匪将韩紫蝶带回到了山寨,我想要营救势必要比登天还难。”叶风急的满头是汗,骑着黑色烈马很快出了万古镇,向着熊儿山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