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28章十里酒馆
    十里坡,距离万古镇足有百里的路程,是一处十字交叉的地点。

    站在十里坡向正东走便是杏花镇。反之,十里坡正西就是华雄镇。

    杏花和华雄二镇都不算太大,但在清水国的十三大镇中也是挂了名的。

    十里坡的正南就是万古镇,正北方就是叶风打算选择建宗立派的古叶山。

    这十里坡也因古叶山而得名,因为通往古叶山的道路上,可是一条足有十里的陡坡。

    陡坡说成直上直下有些夸张,但十里路的坡度跟直上直下还真没有太大的分别。

    不夸张的说,人要是行走在这段陡坡上,还真有种要掉下去的错觉。

    在这十里坡的交叉口,也就是通往杏花镇和古叶山的道路之间,有一条不算太宽的小道,顺着小道行走一百多里,便会发现一座巍峨的大山。

    那座山,便是熊儿山。

    十里坡的十字路口有一块石碑,石碑上刻着十里坡三个大字。

    石碑的一旁有一家酒馆,名为十里酒馆。

    别看十里酒馆只是个二层小楼,也并非开在名镇旺城之中,但这里是通往三个名镇的要道,所以这家酒馆的生意很是火爆。

    另外还有一点也是酒馆生意火爆的原因,便是十里酒馆的女东家可是远近闻名的大美人。

    说起十里酒馆的女东家,不管是在江湖上行走的散侠,还是清水国的诸多宗派弟子,都知道这位大美人名叫丁岚儿,是个二十出头还没出嫁的美人。

    丁岚儿始终也没有嫁人,具体原因很多人都不太清楚。

    不过曾有人说,丁岚儿貌美似仙又是一位中期侠者,所以对于寻常的江湖豪侠根本看不上眼。

    兴许,丁岚儿二十多岁了还没嫁人真的跟传闻有关,具体是真是假也不得而知。

    时至午时,空气异常的燥热。

    或许是今天太过炎热,交叉路口根本就看不见赶路人,十里酒馆的客人也并不多。

    难得清闲下来的丁岚儿身着开叉粉色旗袍,笔直的白腿裸漏在外,手里拿着摇扇躺在门口的摇椅上纳着凉。

    时不时的,丁岚儿会睁开略带妩媚的双眼看看古道,发觉没有客人后继续悠闲的摇着扇子,完全没有因为今天客人少而发愁。

    就在丁岚儿刚刚闭上眼,从万古镇的方向就传来了哒哒的马蹄声。

    “驾、驾!”

    前一秒,马蹄声还听不太听。后一秒,十里酒馆门前已经暴土扬长,马蹄子卷起的尘土呛得丁岚儿连续咳嗽了数声。

    “咳……咳……咳!这是哪个催命的鬼?没看见老娘在这里纳凉么?”

    做生意讲究以和为贵,只要不是有恶徒混蛋要拆她的酒馆,丁岚儿基本是不会发怒的。

    不过此时丁岚儿吃了一嘴的灰,破天荒的彻底暴怒了起来。

    待灰尘散尽,黑马上跳下了一个手持宝剑的少年,少年正是从万古镇追恶匪的叶风。

    “那个……这匹黑马太快了,没……没收住缰绳。”叶风脸上带着歉意,站在丁岚儿面前不好意思的挠着头。

    “哎呦!原来是位俊俏的少侠哦。”丁岚儿摇了摇扇子,上下打量了几眼叶风,期间目光瞄了一下叶风的紫剑,发觉叶风长相还不错,一身白衣干净出尘,心里的怒火也消了不少。

    “咳!您……您是这家酒馆的老板娘么?”叶风尴尬的咳嗽了一声,随后看了看女子身后的酒馆笑着询问道。

    “那还有错?来来来别傻站着啊,少侠先坐下来歇歇脚,想吃点什么随便点,我家的厨子可是十三镇出了名的师傅,炒的菜可香了呢。”丁岚儿扭动着腰肢迈动雪白的双腿,上前几步挎起了叶风的胳膊,拽着叶风来到了一张桌前坐了下来。

    叶风从小到大还是头一次被女子挎着胳膊,从丁岚儿身体散发出的淡淡体香飘进鼻孔入肺,让叶风本就红的脸就跟红辣椒似得。

    脸红归脸红,叶风可是知道自己身无分文,这要是上了满桌子菜,他拿什么付账钱?还是赶紧说自己没钱,问问老板娘看没看见恶匪经过,道谢之后赶紧走人。

    “老板娘,不……不用这般客气了,其实我……。”

    “其实什么啊?少侠可别说自己不饿。但凡从我家酒馆经过的江湖豪杰,就算不饿也会点上两三个小菜,痛饮一番陪我聊聊天才会走。”丁岚儿冲着叶风眨了眨眼,眉宇之间透着无尽的风情妩媚,随后冲着酒馆里喊道:“小东子,告诉后厨炒两盘可口的小菜,抓紧再上一坛好酒。”

    丁岚儿的这一番话说的很是流利,叶风根本就插不上嘴,当听到酒馆内的店小二回应了一声,叶风顿时感觉后背都冒了凉气。

    “我的娘了,两盘小菜最少三十文钱,一坛好酒也要二两多银子,我……我上哪弄银子去?”叶风心里暗自惊呼,告诉自己一定要淡定。

    抬头看了看冲他媚笑的丁岚儿,叶风又探头向着酒馆里面看了看,就跟没事人一样指了指桌上的茶壶,道:“老板娘,这茶水要钱不?”

    丁岚儿咯咯一笑,用扇子轻拍了一下叶风的肩膀,道:“少侠真爱说笑,这里也不是茶馆,哪有茶水要钱的道理?”

    “那……那我先喝上两碗啊。”

    叶风将紫剑往桌上一放,左手拿过来一个茶碗,右手提着壶倒满,咕咚咕咚连着喝了两大碗。

    “哎呦!这该杀的老天,看把我家少侠灼烤的这般饥渴了。”

    “是啊,天气太过燥热,小老弟实在渴的不行了。那个……我再喝几碗。”

    叶风连着喝了两碗茶水还是觉得渴,又倒了两碗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轻轻的将茶碗放在一旁,叶风左手摸了摸灌了四碗茶水的肚子,右手擦了擦嘴边的水迹,拿起紫剑站起身对丁岚儿躬身一拜,询问道:“老板娘,小老弟有一事询问。在上午时,您可否看到一群恶匪经过?应该……有二十八人吧。”

    本来丁岚儿被叶风突然站起弄的一愣,暗自琢磨着叶风这是要走?但听到叶风的问话,丁岚儿脸上的媚笑退去了,同时扭头警觉的看了看酒馆内,之后瞪了一眼叶风压低声音小声道:“不想活了?敢在十里坡打听恶匪的事情?不知道那条小道,就是熊儿山上的恶匪下山必经之路么?”

    叶风神色怔了怔,之后也压低了声音:“姐……姐姐您到底看没看见啊?”

    “小嘴还真甜,这一声姐姐叫的我心里直痒痒。看在小老弟你这般懂礼数,姐姐就告诉你吧。在一个时辰之前,真有二十八名恶匪骑着高头大马手持染血的钢刀经过。哦对了,其中还有一个恶匪扛着一个麻袋。要姐姐估计啊,麻袋里面肯定都是金银珠宝。”

    “一个时辰了?坏喽。”叶风急的一跺脚,转身直接跃起落在了马背上,双腿一夹马肚子,只见黑马立即窜了出去。

    十里酒馆前,再一次暴土扬长,呛得丁岚儿连连咳嗽了数声。

    “老板娘,老弟身无分文,小菜和酒水就不吃了。至于那一壶茶水嘛,您说不要钱的。”

    远处飘来的话语,可是把丁岚儿气个半死。

    “嘿!你个挨千刀的混蛋,竟然来老娘的店混茶水喝了?就算退了菜,也必须给老娘茶水……。”丁岚儿不停地扇着飘起的灰尘,开口怒骂之际,身子一晃直接冲出了三米多远,当看清叶风直奔熊儿山而去,丁岚儿猛地停下了身。

    “恩?怎么去了熊儿山?”

    丁岚儿的神色很不好看,站在那里沉默了片刻,最后还是没有去追叶风。

    丁岚儿虽为女儿身,但修为可比叶风高出了一筹。如果叶风向着杏花镇和华雄镇疾驰,兴许丁岚儿还真能追上。

    但是,叶风偏偏踏上了熊儿山的道路,丁岚儿气的一跺脚不得不放弃。

    恰逢此时,酒馆的店小二左手抱着酒坛也乐呵呵的跑了出来。

    然而小二在还没跨过酒馆的门槛,顿时被灰尘呛个半死,右手挥散着尘土怒骂道:“哎呀我去!这谁弄得乌烟瘴气的?”。

    一肚子火的丁岚儿左手掐着小蛮腰,右手拿着扇子猛扇了几下,转身瞪了一眼东子:“谁谁谁?都怨你,拿坛酒都这么墨迹。”

    被丁岚儿劈头盖脸的一顿骂,东子一脸的委屈。待灰尘散尽,东子看着门前只剩下了老板娘,面色顿时难看了起来,道:““这……这……人呢?””。

    “人人人,人都跑了。滚回去,告诉后厨别做菜了。”没好气的丁岚儿走到了摇椅旁,气冲冲的往上一坐噘着嘴越想叶风越是生气。

    耸了耸肩,东子心里暗自叫着苦。偷眼瞄了一下发怒的老板娘,也挺识相抱着酒坛退回到了酒馆中。

    但还没等东子退后几步,丁岚儿猛地站起身又道:“东子,你给我留意点熊儿山的道路。如果发现一个骑着黑马、手拿长剑的少年立刻通知我。”

    “咦?那个少年叫什么?难不成老板娘你……相中他了?这……这可是好事啊。丁姐您放心,这点小事就包在东子身上了。如果我将姐姐的意中人放过十里坡,你一年不用给我开工钱。”东子的小眼睛一闪,抱着酒坛探出了头咯咯傻笑的盯着丁岚儿。

    “相中你大爷,那小子欠了咱家四碗茶水钱。”丁岚儿被东子的一席话气的差点没晕过去,一挥手抛出扇子,对着东子狠狠的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