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30章熊天霸
    叶风无意的用紫剑剑鞘捅了一下熊眼,万万没有想到脚下的地面会裂开一道缝隙。

    下方是一个台阶,叶风的双脚刚一落地身子就向前倾斜而去,好在叶风反应快,紧忙气沉丹田双膝微弯,腰板一挺稳住了身子。

    “好险。”

    叶风发现这是一个旋转式的台阶,距离最底层差不多能有百米的距离,这要是一直从台阶上滚落下去,最终不死也成了残废人。

    顺着一节节台阶悄悄的走下,过了能有五分钟左右,叶风距离最底层也只有十多米的距离。

    叶风没有冒然继续下行,因为来到这里,叶风已经听见了下方传上来的喧哗吵闹声。

    “诸位头领大哥凯旋而归,小的杨三敬你们一杯。”

    “诸位头领大哥武功盖世,如今将远近闻名的韩美人抢到了山寨,一会大当家的定会重重赏赐,到时诸位大哥可不要蹊跷,也赏赐小的们一些酒钱吧。”

    “哈哈!抢个小妞算的了什么?你们知道么?这一次我等去万古镇,不仅将韩美人抢了回来,还洗劫了万古镇中的江府。你们等着看吧,一会候天元五人就会扛着装满金银珠宝的麻袋回到熊儿山了。”

    “竟有此事?这回大当家的都会乐疯了。说不定还会重重赏下百两白银,让咱们下山逍遥享乐几日那。”

    ……

    传上来的声音极为繁杂,显然匪巢中不是一两个恶匪。

    叶风弯着腰,右手拿着紫剑来到台阶边缘,探着头向着瞄了一眼。

    就是这么一看,叶风的面色顿时大变。

    映入叶风眼中的是一个圆形的大桌案,桌案后方全是彪形大汉。

    这些恶匪一个个均是面容狰狞,光着膀子可见身上的一道道疤痕,极为的凶煞吓人。

    再向圆形桌案中间看去,可见摆放着一张长条桌子。

    桌子上散乱摆着酒坛、碗筷,数十种山珍野味摆满了一大桌子。

    在桌子的两侧分别坐着二十八人,桌子一端首位的椅子空着,不知是何人的位置。

    借着下面射上来的光亮,叶风收回了目光抬头看向了洞壁,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

    在这匪巢的洞壁上,密密麻麻的全是洞眼。

    不难看出那一个个山洞是恶匪的洞府,而且一条旋转式的斜坡从一个个洞眼口而过,直通这个硕大的山洞洞顶,更可以确认那些洞眼就是恶匪的住处。

    叶风怒吸了一口气,收回目光再次向下看去。

    此时在下方的那群恶匪有的端着酒碗、有的恶匪抱着酒坛、甚至有一些恶匪也划起了拳。

    “好一群恶匪,日子过得倒是挺逍遥的。”叶风拿着紫剑的右手缓缓攥紧,恶狠狠的看着下面众匪,心中冷哼之时直接从台阶上跳了下来。

    霎时!众匪均是将目光看向了叶风,随之都愣在了原地。

    炯炯有神的双眼横扫八方恶匪,叶风嘿嘿的傻笑了起来:“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可算是让我找到你们的匪巢了。”

    霎时!三百多恶匪纷纷大怒,挥手摔碎了碗碟和酒坛,也不知众匪从哪里抽出的刀,身子一跃全部蹦过桌案。

    “想以多欺少?”叶风挑了挑眉,怒视着周围持刀临近的恶匪,晃了晃手里的紫剑道:“拳脚无眼、刀剑无情。谁要不识相,可休怪我一剑一剑捅死你们。”

    叶风这一吓唬,还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效果。

    只见围攻而来的恶匪硬生生的停在了原地,盯着叶风手里的剑,眼中随之露出了一抹忌惮。

    “都退下。”

    长条桌子的左侧一人,扔掉了手里已经没有肉的大骨棒,呲着牙嚼着碎肉撇了一眼叶风,之后与对面一个五十出头的恶匪嗤嗤阴森的笑了起来:“二哥!看来咱们弟兄最近有些安分了,以至于熊儿山的名望大不如以前啊。如今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都敢拿把破剑夜闯熊儿山了。”

    顺着声音看去,叶风的双眸猛然一闪,心中暗言韩紫蝶估计就是被这二十八人掠走的。

    再看那位五十出头的恶匪,端起半碗酒一饮而尽,将酒碗往桌上一摔,恶道:“三弟说的不错,等一会我跟大哥说说,明天咱们分别带上些兄弟去杏花镇干上一票。”

    “二哥英明啊,咱们山上洗衣做饭的娘们也没剩下几个了,哥几个也早就想下山开开荤了。”

    二头领点了点头,目光侧移看着一个大汉道:“八弟,我听说杏花镇有个单家典当行,单老爷子家有七个姑娘。虽然比不上今天抢来的这个,但那七位也都是倾国倾城的美人。明天咱俩带人去单家,将那七仙女请上山如何?”

    “二哥,您别光顾着请美人,杏花镇还有个杨家钱庄。到时候咱们再动动手,将杨家的财宝弄上山来。您可别小看了杨家钱庄,四弟我敢担保,杨家的财宝足够咱们山寨一年的开销了。”

    ……

    谈起明日下山去杏花镇,二十八人顿时都来了兴致,七吵八嚷纷纷说着杏花镇哪家姑娘俏美,哪一家钱庄财力雄厚,完全把叶风晾在了一旁。

    这让叶风略微有了怒意,刚想提剑怒指二十八人,突然从东面洞眼中传出了一声轻咳。

    “咳!哥几个讨论什么事呢?上个茅房都能听见你们七吵八嚷的。”

    声音浑厚带着粗犷沙哑,即便不见其人也能联想到言语之人定是野蛮狂野之辈。

    顺着声音看去,当叶风看到从洞眼走出来的大汉,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

    此人的体格很是结实,单单一条臂膀胳膊就差不多跟叶风的大腿一样粗了。

    体格健壮还是其次,主要是此人的漆黑眼珠不停的散发着精光,脸上的一条条横肉不断抽搐,使得此人的面容更加狰狞吓人。

    叶风已有十五岁,却从未见过这等强壮的人。毫不夸张的说,这个人的体格足以和一头黑熊媲美。

    虽然没有人介绍此人,但叶风却也猜到了这位健壮狂野的恶匪,肯定就是熊儿山的大当家的熊天霸。

    叶风猜的没错,此人刚一出来,排行老三的恶匪紧忙站起身,为熊天霸挪了挪椅子,毕恭毕敬的笑道:“大哥!您赶快坐下,哥几个跟您商量点事。”。

    落座的熊天霸抬眼先是撇了撇叶风,收回了凶煞之目后,抓起了桌上的一个烤熟的猪头,一口就咬掉了猪鼻子。

    “有什么事要和我商量?另外,谁把那个黄口小儿带进来的?体格单薄、年纪太小,不收。蒙上眼轰下山去吧。”咀嚼着猪鼻子,熊天霸含含糊糊的说道。

    熊天霸的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愣了。

    “大……大哥!那个人不是入伙的,是来惹事的。”三头领讥笑说道。

    “哦?”熊天霸呸的一下吐掉了口碎肉,头也不抬恶狠狠的道:“杀了。”

    二字出口,周围三百号恶匪顿时冲出了十多人,手持着钢刀迈步冲向了叶风。

    叶风的面色一变,横剑在胸前大喊道:“等等!”

    熊天霸咬着猪耳朵的嘴一顿,再道:“杀!”

    不得不说,这熊天霸真是蛮横,要是换做各宗各派的弟子,乃至宗派的掌门都会给人一次说话的机会。而这熊天霸根本就不通情理,一身蛮横霸道的匪气。

    “恶匪,十足的恶匪。你不让我说,今天我还偏说不可。识相的就将金银财宝都拿出来给我。另外,你们把抢来的女子放在哪了?抓紧给我放出来。”叶风看都不看那十个冲过来的恶匪,只要叶风愿意完全可以在三息之内将那十名恶匪统统杀死。

    叶风的话一出口,硕大的寨厅顿时安静了下来,冲向叶风的十名恶匪也愣在了原地。

    长条桌两侧的二十八名恶匪小头目,纷纷长着嘴眨着眼,已经忘记了喝酒食肉,只是傻傻的看着叶风。

    熊天霸捧着猪头的手顿了顿,抬头盯着叶风也忘记了咀嚼嘴里的猪耳朵。

    恶匪脸上的呆愣表情也把叶风弄得一愣,但叶风瞬间便回过了神,用紫剑一指熊天霸道:“哑巴了?说!你到底把韩姑娘怎么地了?”

    咣当一声,猪头重重的摔在了桌案上,熊天霸仰面大笑了起来。

    “哈哈!刚刚我还纳闷呢,今天山寨里怎么突然冒出了一个愣头小子。”捧腹大笑的熊天霸都笑弯了腰,泪水都差点都笑了出来。

    大笑不止的还不止是熊天霸,周围的数百恶匪就像是听见了极为逗乐的事情,连连指着叶风狂笑不止。

    “真……真是不知死活的家伙。拿……拿着……一把破剑就敢深夜闯入熊儿山要人,可……可……笑死我了。”

    “这小子打算带走咱们的压寨夫人。先让我坐会,笑的我都喘不过气来了。”

    ……

    长条桌案两侧的二十八位小头目,一个个捂着肚子都快断了气。

    再看坐在首位的熊天霸,更是长着大嘴不断的向外掉着碎肉,满脸横肉乱颤,笑的更是狰狞恐怖。

    “他……他是冲着……冲着我来的。哈……哈!这愣头小子竟然敢管我要人。小……小子,你家大人没告诉你英雄救美会丢了命么?”前一秒熊天霸还大笑不止,后一秒猛地一拍桌子,凶煞的指着叶风怒吼着。

    笑声入耳,周围一句句讽刺的话语入心。再看叶风额头上的青筋猛地凸起,有神明亮的眸子横扫八方,最后定格在了熊天霸身上。

    “熊天霸,收起你的讥笑。今日不把韩姑娘给我,我就把你的熊儿山老巢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