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34章恐怖的老妪
    叶风怒吸了一口气,将焦躁的情绪压了压,随后身形一动,挥掌再次冲向了熊天霸。

    站在后方拄着拐杖的老妪,自打叶风和熊天霸展开了交战,她的目光就没有离开过叶风。

    别看老妪嘴上说叶风蠢笨,心里还是对叶风赞赏有加的。尤其是发觉叶风使出的武功有些奇特,也不由得将注意力放在了叶风的左手掌上。

    “这小娃娃的手掌上带着寒气,寒气与敌人肌肤碰触的瞬间,便会钻入对方体内破坏脏腑。虽然不知此种武功叫什么名字,却不难发现这是一种难得的黄阶武功。”老妪默默的点头道。

    老妪对叶风的寒冰掌武功赞叹不止,但在她眼中却没有贪婪之色。就好像寒冰掌再好,老妪也不打算抢夺修练一样。

    “叶风小娃娃能孤身闯匪巢救人,足以说明此子心性不恶,也颇有侠义之风。奈何与恒月派的司马川撕破了脸,如果他能扛住恒月派的打压,兴许他在清水国会有一番作为。”老妪心里喃喃,抬头看了一眼山体中段的一个洞眼,轻叹了一声:“紫蝶,苦命的孩子。”

    不得而知老妪和韩紫蝶是什么关系,但这等神秘高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韩紫蝶被抢到了匪巢中到来,可见这位老妪和韩紫蝶之间的关系匪浅。

    但是,具体二人是何种关系,此地除了老妪她本人之外无人知晓。

    老妪站在那里暗自喃喃,叶风和熊天霸也战了三十多个回合。

    三十多个回合不算多,但叶风早已汗水淋漓,白色的衣衫早就湿透了。

    “苍天不公啊,一个恶匪竟然将武功修练到了侠者中期。即便我的寒冰掌威力不凡,却因中期侠者的身体异常健壮,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重创。”

    叶风和熊天霸交手三十多个回合,已经探知到了熊天霸是中期侠者。如果不是寒冰掌可以散发出寒气,不停的破坏着熊天霸的脏腑,叶风也早就落败了。

    虽然叶风还未败下阵来,却也奈何不了熊天霸。非但伤不了熊天霸,反而因为修为不是一个层次,叶风体力透支的也相当严重。

    再看熊天霸,虽为中期侠者身体健壮体力充沛,心里却是愤怒连连了。

    要知道,中期侠者想杀初期侠者要比捏死一只蚂蚁还简单。因为不管是初期侠者的体能、抗击打能力,都远远逊色中期侠者。

    而熊天霸却迟迟不能杀了叶风,作为中期侠者的他焉能不暴躁愤怒?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每当叶风的手掌碰到他的身体,都会被钻入体内的寒气冻住脏腑。熊天霸也只能一边与叶风对战,一边用丹田中的元气驱散着体内的寒气。

    这样一来熊天霸战的也就蹑手蹑脚,无法将全部战力发挥出来,导致了和叶风一直僵持不下。

    一直观战的老妪似乎也摸透了叶风只会一种武功,渐渐的失去了看下去的兴趣,拄着拐杖转身目光鬼祟的盯着那十八位头领。

    “嗤嗤!我说你们十八个蠢货,是让老婆子我动手呢?还是你们自己抹脖子自杀呢?”老妪阴森的怪笑问道。

    这话差点没把十八位恶匪气死,就算知道老妪发暗器堪称一绝,也没有不战就抹脖子自杀的道理。

    “老东西,我砍死你。”十八人中,当即有一个魁梧恶匪弯腰捡起了地上的刀,直奔拄着木拐杖的老妪袭去。

    “十二弟,我来助你。”

    “十二哥,咱们分开攻击,一起弄死这个老不死的。”

    ……

    霎时!随着那位魁梧恶匪挥刀而动,剩下的头目也捡起了地上染血的刀,直奔老妪攻击而去。

    “一群不识相的东西,非要让老婆子我动手。”老妪撇了撇嘴,褶皱的脸上露出了浓浓的讥讽,左手在胸前一抹,八把细小的银针直接飞了出去。

    只见冲向老妪最快的八个头领,口中传出了惨叫声,一个个暮然倒卷直接飞出了三米多远,倒地之后身体抽搐了几下,一息之后全部绝气身亡。

    瞬间杀了八人,老妪的身子猛然一晃,竟然当着众人的面直接消失了。

    下一秒,在剩下的十位头领惊愕老妪怎么没了时,突然闻到了空气中飘出了一股臭味。

    这味道就跟墨水相似,极其的刺鼻难闻。

    还未等十位头领从惊愕中反应过来,铛铛铛的清脆声响突然响起,十名恶匪手里的刀全部摔落在地。

    这还没完,在十把刀从恶匪手里滑落后,那十位恶匪均是抬起了双手死死的掐住了脖子。

    这恐怖离奇的一幕可谓是震慑心神,让人望之都心生恐惧。

    然而更加让人恐惧的,还是掐着脖子的诸位头领面色。

    他们的面色不是因为缺氧产生的涨红色,而是急速的变成了墨色,像是吸入了有毒的气体一样。

    当老妪再次出现的瞬间,这十位恶匪扑通扑通的全部倒地停止了呼吸。

    这还没完,在十位头领气绝身亡的一刹那,十人的身上突然飘散出了团团黑气。

    随着黑气飘出,十具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急速融化腐烂。

    大约过去了半分钟,青石地面上只剩下了十滩血水,那十位恶匪头领的尸体也消失了。

    “哎!自己抹脖子多好?最起码能留下全尸。”老妪拄着拐杖看着十滩血水,吧嗒了几下嘴,好似惋惜着十人落个这样的结果。

    不得不惊叹老妪的杀伐干净利落,从她出手到十八人灭亡,只不过用了短短一分钟的时间。

    这一过程可是被匪众看的极为清楚,更是没能逃过熊天霸的眼角余光。

    “混蛋,那个老东西施毒的手法极为娴熟,而且刚刚她消失在原地的一霎那,我竟然无法发现她的行动轨迹。该死的,这个神秘的老婆子到底是谁?又是来自哪个宗派?”

    熊天霸惊出了一身的冷汗,他在江湖上闯荡已有十几年了,从未见过老老妪这等厉害的角色,即便此时想破了脑袋也猜不出老妪是谁。

    另外熊天霸心里也很好奇,这等高手来到熊儿山做什么?为何要这般针对他们众匪。

    要知道,熊天霸八年前占据了熊儿山。当了数百匪徒的大当家后,清水国成百上千的宗派宗主和掌门都要给他几分薄面,轻易不会来熊儿山闹事。

    当然了,给他熊天霸面子的也只是小宗派而已。至于清水国境内的六大宗派掌门和宗主,还真就不把熊天霸放在眼里。

    不过熊天霸上下打点的很到位,所以六大宗派的掌门和宗主们也没太过刁难熊天霸。

    所以,熊天霸现在心里有个大胆的猜测,眼前的老妪八成不是清水国的人。

    “这小崽子的功法颇为奇特,又有一个神秘老妪相助,此战越是耗下去,对我越是不利。”厮杀中的熊天霸眼球乱转,当他躲过叶风拍来的一掌后,身形一转直奔一个洞眼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