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37章别怕,我带你离开

第37章别怕,我带你离开

    其实,叶风并不是真正想要杀死那个恶匪。

    叶风的心里明白,光是杀死了熊天霸带给众匪的震撼力度还是不够的。只有将众匪的胆气彻底震破,这些恶匪才会乖乖的听他摆布。

    事实证明,叶风想的一点没错。

    当他杀了那个起刺的恶匪后,此处的二百多恶匪都老老实实的,变得极为乖巧。

    过去了半个时辰,山洞中接二连三的有恶匪抬着箱子走出来。

    同时,去取铁链脚镣的侏儒丑鬼等人也扛着铁链,顺着坡路急急忙忙的回到了匪厅。

    看着被十人放在面前的五个大箱子,叶风又看了看身旁近百条铁链和脚镣,转身对着气喘吁吁的侏儒丑鬼冷冷道:“拿着铁链脚镣把他们都给我绑了。”

    “啊?真……真绑啊?”侏儒丑鬼的心里早就有了答案,不过听见叶风说要绑人,侏儒丑鬼的神色还是微微一愣,之后一脸的苦闷站在原地看了看铁链,又看了看众匪为难的吱吱呜呜道:“少侠,您这样做……不好吧?反正您打算将我们送去官府,不如就让我们轻装上阵,咱们赶路也快上一些。”

    叶风的面色刷一下阴沉了下来,剑眉横起怒瞪双眼道:“什么不好?平日里你们用这一条条铁链脚镣绑架百姓,今日我就让你们尝尝被捆绑的滋味。你到底绑不绑?不绑我就让你找熊天霸作伴去。”

    “绑!小的立即动手。”侏儒丑鬼已经惊出了一身的冷汗,紧忙拿起了地上的脚镣,跑向了冲他一脸怒意的众匪。

    别看众匪脸上带着怒意,还真没人敢出头叫嚣,任由着侏儒丑鬼将双腿锁上。

    侏儒丑鬼的确很卖力,但让他一人去捆绑众匪,没有一两个时辰是完不成的。

    “你们几个也别闲着,拿着铁链给我绑人。”叶风看了一眼大箱子旁的十个人,也让他们加入了捆人之列。

    虽说有点不情愿,但十人也不傻。只要众匪被捆绑起来,也就只能他们十个抬着箱子。

    五个大箱子里面的银两有点重,却比被铁链脚镣束缚好受的多,所以这十个恶匪也不推脱,各自抓起了铁链加入了捆绑之列。

    趁着这个时间,叶风走到了一个箱子前抬手将箱盖打了开,当看到箱子里满满的全是金银珠宝,叶风也被惊的不轻。

    “该杀啊,你们真是该杀。”叶风转身指着众匪怒气连连道。

    这里有五个大箱子,粗略估计总数目不会少于十万两银子。

    在清水国境内的平民百姓家,一年的花销也不过是百两银子,熊儿山的众匪能抢夺来十万两雪花银,说明这些年熊天霸带着众匪做了不少打家劫舍的勾当。

    怒吸了一口气,叶风将箱子盖好之后阴沉着脸,目光盯着一个个被捆绑住的恶匪,真恨不得抽出紫剑将他们一个个都弄死。

    “少侠!满满的五大箱银两已经给您抬出来了,我也将他们都捆绑紧了。您大发慈悲千万别杀我,不如……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将二百多恶匪都捆绑了起来,侏儒丑鬼屁颠屁颠的跑到了叶风面前,眉开眼笑恭敬抱拳求饶道。

    叶风眼睛翻了翻,阴沉着脸道:“想走?你等伤天害理的事已经做尽,我若是这样就放你们走了,所有死在你等刀下的亡魂岂能瞑目心安?”

    “少侠,我们冤啊,都是那熊天……。”侏儒丑鬼一脸的苦闷,好似他们的所作所为,真就是熊天霸威胁唆使的一样。

    “冤不冤你等心里最清楚,也不用在我面前苦诉。”叶风皱着鼻子怒道,根本没心情去听丑鬼的苦诉,随后又开口:“你去那个洞眼将韩紫蝶给我带来。”

    “这……少侠……您稍等。”叶风没有松口,丑鬼心中暗叹了一声,不停的咒骂着熊天霸祖宗八代,去抢哪家的闺女不好?偏偏去抢韩紫蝶,招来了一个神秘莫测的老妪,又惹来了一个年少的煞星。

    有这种心态的恶匪可不在少数,几乎还未死的二百多人中,有一大半都在心里咒骂着熊天霸,甚至有些恶匪看着熊天霸的尸体,双眼充满了滔天怒火。若不是被铁链脚镣捆绑着,真有提刀上去砍上几下的举动。

    恨也没用,众匪心里很清楚,随着熊天霸一死,他们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而且这个将熊儿山匪巢端了的少年,八成是不会轻饶他们的。

    众匪猜的一点没错,叶风根本就没打算饶恕他们。

    叶风心里已经想好了,要将这些坏事做尽的恶匪统统送去官府治罪。

    不过,叶风并不打算立即将他们送去官府,他想让众匪吃吃苦头。

    不多时,也就过去了七八分钟左右,位于半山腰的一个洞眼中走出了两个人。

    为首带路的正是侏儒丑鬼,在丑鬼的身后跟着一个女子。

    女子并非旁人,正是施舍给叶风三文钱的韩紫蝶。

    在走出囚洞的一霎那,站在斜坡向下望的韩紫蝶猛然一愣。

    她看到了五花大绑的众匪,看到了遍地的死尸,也看到了身穿白衣、怀中抱着宝剑冲她淡笑的叶风。

    “风……哥……哥!”

    这一刻,她的脑海中只剩下了一人,一个站在数百死尸中抱着宝剑冲她微笑的少年,一个不惜以身犯险孤身闯匪山的叶风。

    韩紫蝶不知道怎么跑下斜坡的,也不知从哪里来的怪异思绪,来到叶风面前,伸开双臂将叶风紧紧的抱在了怀里,两行泪瞬间打湿了叶风的衣肩。

    叶风,有些不知所措了。

    自打叶风记事时起,他还从未被女子这样紧紧的拥抱过。别说拥抱了,就连牵牵手都没有。

    可以想象得到,韩紫蝶的确是被众匪吓得不轻。不然单单男女授受不亲这一点,任何一个未出阁的女子都不会拥抱一个男子。

    感受着韩紫蝶哭泣的越加剧烈,叶风红着脸微微抬起了左手,略微思索了一下,还是轻轻的拍了拍韩紫蝶的背。

    “别怕,我带你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