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38章离开熊儿山
    大火笼罩了熊儿山,这把火是叶风命令侏儒丑鬼放的。

    向着熊儿山的寨门外看去,会发现二百多恶匪全被铁链脚镣捆绑着。

    在这二百多恶匪前方站着一男一女,男子身穿白衣、怀中抱着一把剑,那双有神明亮的眸子看着火势汹汹的熊儿山,其内尽是无情和痛恨。

    站在叶风身旁的是韩紫蝶,她那顺滑的三千紫发随风飘摇,淡紫色的纱衣左右轻舞格外的脱俗似仙。

    韩紫蝶的眼睛还是红肿的,那张倾国容颜透着苍白,虽说有惊无险的离开了熊儿山,却还没有从恐惧中恢复过来。

    看上了片刻,韩紫蝶将目光看向了一旁的叶风,泛红的眸子中有了一抹柔情。

    不过韩紫蝶眼中的那一抹柔情顷刻之间就消失了,取而代之的则是暗淡之茫。

    按理说,虎口脱险是件高兴的事情,但在韩紫蝶的脸上却看不到。

    更让人奇怪的,是低下头的韩紫蝶非但没有太过高兴,反而被浓浓的悲苦之色取代,好似心里有什么事情让她愁苦一般。

    也许,叶风是感觉到了韩紫蝶有些失落,转头淡淡一笑:“紫蝶妹妹,咱们走吧。”

    默默的看着叶风的眸子,韩紫蝶脸上挤出了一抹淡笑,默不作声缓缓的点了点头。

    叶风没看到韩紫蝶眼中的悲楚,虽说心里觉得韩紫蝶有些不太对劲,却以为韩紫蝶是惊魂未定,毕竟一个女孩经历了这场噩梦,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还需要安心休息几天才会好起来。

    轻转过身,叶风看了一眼牵着铁链的侏儒丑鬼,冷冷道:“捆绑他们的铁链给我握紧了,要是有一个恶匪偷偷溜掉了,可别怪我宝剑没长眼睛。”

    侏儒丑鬼被吓的一哆嗦,紧忙弯腰笑着恭拜道:“少侠放心,小的是熊儿山出了名的贼眼,还没有人能从我眼皮底下溜走呢。”

    “哦?既然是这样,那你告诉我那个老妪去了哪里?”

    “她……那个……她……。”

    侏儒丑鬼的脸腾地一下红了起来,站在那里结结巴巴的吱呜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不是侏儒丑鬼不想说,而是他根本就没看到那个老妪是怎么离开的。

    当时,侏儒丑鬼已经被叶风杀了熊天霸一事吓破了胆,哪里还有时间去关注老妪?就算侏儒丑鬼一直盯着老妪,都未必知道拄着拐杖的老妪去了哪里。

    也不是那一时候没有人关注老妪,在二百多恶匪当中还真有十多个人盯着老妪。

    但这十几个恶匪只是看到老妪的身形一晃,之后老妪就原地消失了。

    老妪怎么消失的无人知晓,去了何处也没有人知道。甚至,大多数人都不清楚老妪为何来到熊儿山,又为何要帮助叶风。

    如果说,神秘的老妪是为了杀人抢财宝,单凭她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进入匪厅,即便众匪人数多达三百余人也难以护住一锭银子。

    倘若老妪是为了救韩紫蝶,大可直接闯入让熊天霸放人,凭借老妪发暗器的卓越手法,熊儿山上的众匪一起上都难以挡住她,那熊天霸也会乖乖的将韩紫蝶送出熊儿山。

    老妪为何而来,又为何杀人之后悄然离开,已经变成了一个谜团。众匪猜不透,叶风也琢磨不明白。

    “行了,你也别吱吱呜呜的了。”叶风也懒得去搭理丑鬼,又将目光看向了抬箱子的十个恶匪道:“稳稳当当的抬着箱子,到了百里外的十里酒馆我会赏你们几碗茶喝。要是磨磨蹭蹭的,我可是会换人的。”

    叶风的话音刚落,只见那十个恶匪纷纷拍了拍胸脯。

    “少侠,就算我李壮三天不吃饭,照样有力气将箱子抗走。”

    “三天算什么?我顾迪五天不进食,也能扛起箱子健步如飞。”

    “都别咋咋呼呼的,我石大力人称蛮牛,抬箱子就跟手捧馒头似得。少侠,您放心吧,就算他们都累趴下了,只要有我石大力在这里,就一定将这五大箱财宝扛到你府中。”

    ……

    十个人吵成了一片,互不相让都自吹捧了起来。无非是不想让叶风换人,他们心里很清楚,那一条条铁链比箱子轻不了太多。

    别人信誓旦旦的话语没什么,但最后开口的石大力一语,可把叶风气个够呛。

    “谁说我让你们把箱子扛到府中的?这些大箱子里面的金银是怎么来的,你们不比我清楚?这是什么?是脏银,不义之财,我花之都嫌银子脏。”

    “是是是,这五个满满的箱子里都是不义之财。像少侠这等清高正派之人,岂能对这些脏银动心?”

    “少侠息怒,此事是我等误解了。想必少侠是打算将这些金银都上交给官府吧?这样也好,将来在江湖上谈起您,诸侠都会竖起大拇指的。”

    抬着箱子的十个恶匪看到叶风怒了,紧忙满脸堆笑恭维了起来。

    不过,去看叶风的面色根本就没有自得之色,反而渐渐的板起了脸:“谁说我要将这些银两送给官府的?”

    “不上交给官府?那……。”一个恶匪疑惑道。

    “那什么那,抬起箱子赶路。”

    叶风没好气的瞪了一眼那个恶匪,转身背手拿着紫剑慢步而走。

    侏儒丑鬼和众匪看着叶风的背影,无一不觉得这个灭了熊儿山的叶风,心思真不是他们这些人能琢磨的。

    无奈的挠了挠头,侏儒丑鬼扥了扥手里的铁链,十个恶匪两人一伙抬起了五个大箱子,紧随着叶风和韩紫蝶离开了这里。

    渐渐的,叶风押着二百多恶匪也消失在了夜色中。

    在叶风一干人等消失的一刻,从寨门后面走出了一个人。

    此人的发丝蓬松皆白,手里拄着一根木拐杖。随着此人拄着拐杖行走,顶端由白线悬挂的碗左右晃动着。

    她,正是神不知鬼不觉消失在数百人面前的老妪。

    “他怎么会有那把剑?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江湖上传闻那一人已经消失了五十余年。现在叶风手里拿着他的剑,这代表着什么?他二人又是什么关系?”老妪的那双眼仿佛能看透世间万事,但在这一刻却显露出了不解和迷茫。

    “换句话说,他为何要将那把剑交给叶风?这个叶风又有什么出奇之处?”

    老妪越想越是糊涂,脑海中总像是有一团迷雾,让她看不清在叶风身上发生了什么事,也猜不透那一人为何要将紫剑赠予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