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40章憋屈的东子
    叶风愣在了原地,看着缓缓抬起头看他的韩紫蝶,眼中尽是不敢置信。

    “紫蝶妹妹你……。”叶风眨了眨眼,脑海就像是被天雷炸过一般,轰鸣嗡嗡久久不散。

    “我时常自问何为家,何为父又何为母。从小到大,我从没尝过父爱是何滋味,也不知那飘渺的母爱又是何物。”韩紫蝶苦痛的摇了摇头,略微泛红的眸子中,那一份无法言表的痛让人心怜同情。

    “在我记事起,我就生活在了王叔伯府中。没有人告诉我父母是谁,听到最多的话是我命犯孤煞,面气不和、克亲克友、孤独终老。”韩紫蝶惨痛的笑了笑,缓缓抬头看着天苦叹一声再道:“紫蝶今天也明白了,王府中的那些管家杂役说的没错,我确实是个不祥之人,爹娘将我抛弃也是对的。”

    感受着韩紫蝶身上散发出来的悲楚,叶风的心猛然一揪,撕痛随之充斥了心田。

    “别……别胡说。紫蝶妹妹一笑,足以迷倒清水苍生。我……我就不感觉哪里有不和气。”

    “真的么?那你再看。”

    韩紫蝶收回了看天的目光,当即用那双含泪的眸子看向了叶风,那张俏美倾世容颜再也没有了半点微笑。

    霎时!只见叶风牵着缰绳的左手猛然一颤,在韩紫蝶的注视下,叶风不由得向后退了一步。

    叶风,觉察到韩紫蝶与之前完全判若两人。

    毫不夸张的说,这一刻韩紫蝶眼中的神,以及脸上的色充满了阴寒。

    她不是侠者,全身散发出来的气息却带着杀气。她只是柔弱女子,却让人望之毛骨悚然心生恐惧。

    “是不是觉得骨子都冷?”韩紫蝶勉强的挤出了一点微笑,随后用衣袖擦了擦眼角的泪,长出了一口气看着不远处的十里酒馆,又对叶风道“没想到风哥哥也会害怕,不过风哥哥放心,紫蝶只不过是个柔弱女子。咱们……走吧。”

    叶风狠狠的咽了一下口水,嘴角微微挑了挑,露出了几分勉强的笑容,牵着黑马的缰绳跟了上去。

    “她……真的命犯孤煞?这……怎么可能呢?她不会半点武功,只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而已啊。但是,刚刚紫蝶妹妹的气质完全大变,就像是一个久经杀戮、浴血而生的罗刹一般。”跟在韩紫蝶的身后,叶风低着头暗自喃喃着。

    后方二百多恶匪并不知道叶风和韩紫蝶之间说了什么,也不知刚刚的那一霎,这个被他们抢上熊儿山的女子,怎么会让他们心生惧意。

    恶匪不明白,叶风也是猜不透。但是在这群人的后方林中,站在一颗粗树干上的那位神秘老妪,却神色凝重的盯着韩紫蝶的背影。

    “苦命的孩子。当初将你放在王家真的错了么?如果你不在王府,不在这个小小的清水国,兴许你的命运会截然不同吧。但那样,真的就是对的么?”

    老妪抬手摸了摸拐杖上悬挂的那个碗,说着旁人听不懂的话语,一声幽叹徐徐传开,老妪消失在了那一根树干上。

    清晨的阳光不算太毒,十里坡的路口可见三三两两的赶路人。

    十里酒馆开业很早,店小二肩上搭着抹布,有气无力的从酒馆中往外搬着桌椅。

    每当摆放好一张桌椅,东子都会用抹布擦上一番。

    “啊……哈!困死我了。”

    东子打了一个哈气,漫不经心的在桌面上擦了擦,好像想起了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右手一晃将手里的抹布狠狠的往桌上一摔。

    “娘了个大腿的,东子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竟然会摊上这等倒霉事。”东子捶打了几下昏沉沉的脑袋,一屁股坐在了身旁的椅子上,目光看着酒馆里面赌气嘟囔着:“我这一天就够累的了,你可倒好,大半夜的还不让我睡觉,监视,监视个球球嘛。”

    碎语了几句,东子并没有解气,继续对着酒馆里面指指点点,嘴里还在嘟嘟囔囔着:“抠抠搜搜的样,那该杀千刀的小子不就是喝了你四碗茶水嘛?咱们酒馆里的茶水本来就不收钱嘛。”

    别看东子坐在这里不停的责怪老板娘丁岚儿小气,但他可不敢大声叫喊声张,生怕被老板娘丁岚儿听见,免不了一顿暴打。

    “话又说回来了,那个小子也是个混蛋,跑哪去喝茶水不好,偏偏来这里触霉头。那条通往熊儿山的路我都监视了一夜了,连个鬼影子都没见……咦?”

    东子不经意的将目光看向了通往熊儿山的路,就是这么一看,精神萎靡的东子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睁大了眼睛死死的盯着从远处走来的二百多人。

    “嘿!真够壮观的,看来熊儿山上的恶匪全部出动了。咦?他们这是抽哪门子邪风?怎么一个个都被捆绑着呢?”

    东子的目光快速在众匪身上扫过,看到众匪身上的铁链顿时愣在了那里。

    目光微移,东子又将目光看向了那五个大箱子,挠了挠头一脸的咦楞之色。

    “这是要干啥?难道世道变了?恶匪下山打劫都自备箱子啦?”当东子再将目光看向了叶风和韩紫蝶,他的双眸猛然一闪,死死盯着牵马的叶风。

    “少年……白衣……拿着一把剑。错不了,一定是他,肯定是那个喝茶不给钱的混蛋。”东子没有见过叶风,不过老板娘丁岚儿提起过叶风的装扮,所以东子第一眼就认出了叶风就是丁岚儿要找的人。

    “好小子,长的挺俊俏的嘛。”东子左手掐着腰,右手摸着光秃秃的下巴不停的打量着叶风,最后叹息了一声再道:“就是年纪小了点,跟老板娘有点不般配。要是他再大上几岁……娘了个腿的,我在想着什么?”

    东子像是抽了风一样,狠狠的拍了一下额头,抓起桌上的抹布转身像是见了鬼一样直奔酒馆里面冲去。

    “老板娘您快出来,要……要出事了。他来了,肯定是你昨天得罪了他,他今天便带着二百多恶匪砸酒馆抢劫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