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都市言情 >武林至尊 > 章节目录 第42章 他的傲
    “四碗粗茶就敢要八两银子?你……你怎么能这样欺负人?”

    韩紫蝶本就泛红的眸子露出了潮气,就连出口的话语都带着哭腔。

    牵着黑马缰绳的叶风,脸上的尴尬之色猛然退去,看向丁岚儿的眼中也露出了一丝怒意。

    “给不给?不给也好办。你俩就在我的十里酒馆做上半个月的苦工,还上了四两银子就放你们离开。”丁岚儿将手里的四两银子放在了怀里,慢摇着手里的扇子不耐的说道。

    “四……四两银子,我……。”韩紫蝶噘着朱红小嘴,再次把左手伸进了衣袖,拿出了一个金丝做成的钱口袋翻看了一下,小脸渐渐红了起来。

    韩紫蝶在王员外家长大的,平日基本是足不出户,随身带着的钱口袋里确实有银两,但数目也不是很多。

    此刻,看着钱口袋中一两二十七文钱,韩紫蝶的小脸红的像似熟透了的苹果。

    “怎么?别告诉我财大气粗的千金小姐,就带着四两银子出门。”丁岚儿眼中露出了一抹戏虐,戏虐中又带着鄙夷之色。

    韩紫蝶双手拿着钱口袋,红着脸缓缓的低下了头。

    “不会真被我说中了吧?哎呦呦,还掉金豆子了。哭也没用,不给足银子休想离开。”丁岚儿撇了撇嘴,扭着芊芊细腰摇着扇子,片刻后眼珠一转,又对韩紫蝶说道:“不如这样吧,看你这小妮子长的不错,就在我酒馆门前站上三日,三日之后我便放你二人离开。”

    韩紫蝶抬起头微微一愣,下一秒突然明白了丁岚儿话中的意思,红着脸怒道:“你……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不就是四两银子么?我钱口袋里还有一两二十七文钱,等我回到万古镇再还你剩下的银两。”

    丁岚儿扫了一眼韩紫蝶手里掐着的钱口袋,撇着嘴摇了摇头,开口冷声道:“这可不行。”。

    韩紫蝶被气得直哆嗦,然而丁岚儿的态度很坚决,韩紫蝶将目光看向了手里的金丝钱口袋,咬了咬牙眼中露出了挣扎。

    片刻后,只见韩紫蝶猛然抬起了头,一挥手直接将手里的金丝钱口袋扔给了丁岚儿,羞怒再次开口:“这个金丝钱口袋最起码价值百银,够还风哥哥欠你的茶钱了吧?”

    站在韩紫蝶身旁的叶风一直没有言语,但他看向韩紫蝶的眸子中,却露出了一抹异样的光芒,一股暖流缓缓的在心中流淌开。

    别看叶家资产雄厚,家族内雇佣的仆人也多达百人。平日里,仆人见到叶风都点头哈腰笑脸相迎,但叶风心里很清楚,在叶家真正对他好的也只有父亲叶龙天。

    就像当日伍新明父子在府中叫嚣夺家产,没有一个仆人出面说句公道话一样。

    经历了父亲惨亡之事,叶风看清了很多人,心里也明白了很多事。此刻看到韩紫蝶为他落了泪,忍受着丁岚儿的百般羞辱,叶风心里焉能不记得韩紫蝶的好?

    俗话说患难才能见真情,叶风算是真正的明白了这个道理。

    丁岚儿瞧了瞧手里的金丝钱口袋,满意的点了点头:“行了,你们可以走了。”

    丁岚儿松了口,看都不看哭泣中的韩紫蝶,转身扭着腰向着酒馆里走去。

    “事情做的这么绝,拿着金丝钱口袋就想走么?”

    还未等丁岚儿走进酒馆,叶风冷笑着松开了左手里的缰绳,拿着紫剑走到了桌旁坐了下来。

    “恩?”丁岚儿的娇躯一顿,缓缓的转过身看向了叶风,再道:“小兄弟,你是在跟姐姐说话么?”

    叶风也不看丁岚儿,左手拿起了桌上的茶壶,头一仰借着壶嘴咕嘟咕将壶中的茶水全部喝了下去。

    丁岚儿猛地一皱眉,随后站在那里抱着膀,冲着叶风诡异的笑了起来。

    丁岚儿在笑,一旁的韩紫蝶可是又惊又气。

    她刚刚用金丝钱口袋还清了账,叶风可倒好,又坐了下来将一壶的茶水喝个精光。

    “风哥哥,你……你怎么又喝起茶水来了?还……还真想在这里做苦力啊?”韩紫蝶气的一跺脚,抱着肩膀侧着身子瞪着叶风。

    将手里的茶壶放在了桌上,叶风冲着韩紫蝶淡淡一笑,没有与其对话又看向了丁岚儿。

    “老板娘,凡事都要讲个理字。我喝了你四碗茶水没错,但你说过茶水不要钱的。现在出尔反尔变本加厉的讹诈银两,你不觉得有份么?”叶风的神色变得极为阴沉,没有了先前的尴尬,也没有一点点惧意。

    “有份?那又如何?”

    “呵!老板娘你好大的气魄啊,我在回来的路上曾想过与你合作一事。”叶风拿起了紫剑缓缓的站起身,失望的看着丁岚儿再道:“现在看来,你的确不适合为伍。”

    “为伍?你什么意思?”丁岚儿皱了皱眉,一时之间也没明白叶风到底什么意思。

    叶风淡淡的笑了笑,道:“我的意思很简单,你失去了每年赚取万两白银的机会。”

    闻听此言,丁岚儿愣在了那里,韩紫蝶更是一头雾水,眨着泛红含泪的大眼,心底琢磨着叶风这是要做什么。

    “机会?你把话说清楚。”丁岚儿的气息变粗了许多,显然是被叶风说的机会动了心。

    “你想听?”叶风的脸上露出了诡异的微笑,目光不躲不闪的盯着丁岚儿。

    “说!”丁岚儿皱着眉开口。

    叶风淡然的吸了一口气,缓缓的对着丁岚儿一伸手,道:“拿来!”

    “什……什么?”

    “四两银子和金丝钱口袋。”

    丁岚儿再次一皱眉,片刻后仰头呵呵冷笑了起来。

    “笑话!到了我丁岚儿手里的东西你还想要回去?”

    叶风耸了耸肩,转过身背着手走到了韩紫蝶身旁,淡然开口:“紫蝶妹妹,我看得出你甚是珍重那一个金丝钱口袋,但我不屑与一女子交战。咱们先回万古镇,不出三天时间我一定将金丝钱口袋交到你的手里。”

    叶风说能夺回金丝钱口袋,韩紫蝶的那双含泪眸子闪现出了一抹神采,默默的点了点头。

    韩紫蝶也不知为何,叶风的一席话让她毫无半点质疑,心里就像是有个声音在告诉她,只要叶风说夺回金丝钱口袋,就一定能在三天之内将钱口袋交到她的手里。

    “上马!咱们走。”

    叶风伸出了左手,便想扶着韩紫蝶上马离开此地。

    但就在二人的手碰触的一霎那,后方传来了一阵讥笑:“不屑与我动手么?区区一个初期侠者,在中期侠者面前说出这番话,小老弟你也不怕风大扇了舌头?”

    叶风的手一颤,剑眉皱了皱,显然没看出来丁岚儿是个中期侠者。

    但是,随着他那黝黑的剑眉舒展开,叶风头也不回冷冷道:“中期侠者能怎样?熊天霸也是中期侠者,还不是被我的剑斩掉了头颅?”

    话音入耳,让丁岚儿的娇躯猛然一颤,随即将目光看向了二百多恶匪,瞬间明白了众匪身上为何捆绑着铁链脚镣。

    “你……你杀了熊天霸?”丁岚儿震惊的问道。

    叶风没有立即开口答复,而是微微侧过了头,用眼角扫了一下面色大变的丁岚儿。

    渐渐的,叶风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笑容,大有深意的说道:“我不止是杀了他,还抢了熊儿山上的全部金银财宝。”

    话语一出口,丁岚儿立即将目光看向了五个大箱子,面色带着震惊随之也没有了血色。

    转过头,扶着韩紫蝶上了马背,只见叶风牵着缰绳走出了三步,头也不回的冷冷开口:“你我并无仇隙,但紫蝶妹妹的金丝钱口袋我一定会夺回来。如果你的十里酒馆还想在此地营业,就好好的保管金丝钱口袋。”

    “好狂妄的家伙,难道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丁岚儿定了定神,缓慢的身正对着叶风,暗自运转了丹田中的元气,已然对叶风露出了动手的意思。

    叶风的脚步一顿,冷冷笑道:“死?我叶风十余载都与死字为伍,但我真不知死字如何去写。”

    丁岚儿的绣眉再次一皱,她见过了太多的狂徒,但还从未见过像叶风这等狂妄的,根本就不把她这个中期侠者放在眼里。

    一旁的店小二东子,本来心里还为叶风叫屈。但听到叶风出口的这些话,也渐渐的有了怒火。

    “狂妄的小子,瞪大你的眼睛看看我家的匾额,在十里酒馆门前口吐狂言对着我家老板娘撒野,你想脑袋搬家不成?”东子知道了恶匪不是叶风的帮兵,也没有了之前的恐惧,也敢对着叶风呼喊了起来。

    闻听此言,叶风缓缓的转过身,抬眼看了看酒馆悬挂的匾额,冷笑着收回了目光。

    “十里酒馆?比得过恒月派的紫月殿么?你家老板娘又如何?在恒月派的掌门司马川面前,我都敢亲口休了他的女儿,你家老板娘能排上几号?”

    丁岚儿的柳叶眉已经皱成了川字,但听清了叶风这番话,丁岚儿的美目猛然一闪,像是想起了什么惊天大事一般。

    “你……你真的是叶风?万古镇中,叶氏家族第八代族长叶龙天之子?”丁岚儿瞪大了双眼,不敢置信的盯着叶风问道。

    ...